师父保护我走到今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几年来,总想把师父保护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事例写出来,可时时又被人心障碍:看到同修们稳步走在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路上,可自己却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邪党非法拘留、劳教、判刑、开除公职以致被迫离婚,对此,师父为我格外承受太多太多,我惭愧的难以下笔。今天我再一次拜读师父《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猛然清醒:若自己偷偷在享受师父的恩德,真是罪大难赦。下面就把师父保护弟子的事例一一讲给大家。

一、师父保护我活着回家

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在回答“师父能否对大陆监狱中的大法弟子讲几句?在狱中如何才能做好加强正念?”问题时说:“那里是邪恶最后盘踞的黑窝,大法弟子每个人面对的情况都不同,无论如何别丢失自己的正念,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把法放在第一位就能够保持他们的正念,就能够抵挡邪恶,面对邪恶就知道怎么做。”我感受至深,在那人间地狱里(被非法判刑三年),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弟子我定死无疑。

迫害刚進监狱的当天,恶警让我认罪,首先让我承认是犯人,听到后我心里难受极了:“大法弟子”名字光耀环宇,怎么用“犯人”去替换他、去玷污他?这不止是个人的耻辱,是宇宙的耻辱、众生的耻辱!因此我善意向他们讲真相,证实法,并告诉他们:“我没有罪,我是好人,是大法弟子,永远都不是坏人……”,他们疯了似的对我采取种种酷刑:毒打我至鼻青脸肿、不让吃饭、不让说话、不让上厕所、不让我洗涮、让犯人拿走我所有自带的日用品,连上厕所用的卫生纸全部拿光,又不准家属送钱买,成天蹲着等等。剥夺了我一切的人生权利,妄想用此来摧残、削弱我的意志。越这样痛苦的折磨,越发让我觉得“大法弟子”这一名字的珍贵、伟大,并为捍卫他的神圣而骄傲!想起了师父讲过我们曾在历史上为得大法而掉过脑袋。顿时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给了我无量的战胜邪恶的勇气和力量。十八天过去了,一天邪恶为此与我進行最后的较量:恶警把我弄到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屋子里,進屋就让我说自己是犯人。我又一次向他证实法而不是犯人,气的他嗷嗷直叫,不容分说,对我一顿痛打,然后给我上电刑——用高压电棍电我,迫害的过程中,我一直发正念,邪恶虽不罢手,但我却不怎么疼痛。突然师父把那句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悉尼法会讲法》)打给我,是啊,我反复想,却没有想完这句话,啪一下倒在地上,身子不能动,只是四肢哆嗦的看不清手脚在哪,可浑身却异常的舒服,暖融融的被能量包容的热乎乎的,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恶警才罢手,从此再也没有对我动电刑。

邪恶用方方面面的伎俩迫害我。一次恶警队长逼我干重体力活,我不配合(当时由于心性不到位,不能堂堂正正的反受害),借有心脏病来搪塞。恶警气急败坏的边嚎叫边拽我去那里的“医院”。我深知那里的“医院”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阴暗的角落,已有多个同修在那里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我百般不去,并揭露它迫害我的借口:“我来时身体壮壮的,根本没有病,是某某队长硬把我电成这样,不用去医院,回家就会好的。”我边说边求师父帮我。奇迹又发生了,那个恶警膘肥体壮,而我被迫害的体重不足百斤,连上楼都困难的人,他却怎么也拽不动我。站在那被一股股的能量包容着,如同炼静功“抱轮”的感受,前后悠晃着。恶警看这招不成,就逼我上一米多高的操作台站着,并说:“你当老师让学生站着,今天也让你尝尝那滋味。”我当时的想法是:站着就站着,正好是面对一百多名的犯人揭露迫害的机会。由于基点对了,恶警反而让我回去了。

旧势力的安排就是让我把肉身扔到监狱里。在距回家只有二十天的那天,恶人(犯人头)又一次逼我从楼下往三楼搬料,每件三十斤左右。我告诉她:“我干不了那活”(还是不能正面反迫害),她却大声吵骂:“你还炼法轮功呢,你不干,别人就得多干,就这样做好人吗?”听了这话,心里简直难受的要命:这样的身体怎么能证实法呢?当时根本没有识别出这是旧势力用此激将法来将我的肉身扔到监狱的阴谋,以达到其迫害法的目地。而错把旧势力的迫害当作大法弟子应具有的最起码的善。因此承认了迫害。于是我强迫自己去干那活。并告诉自己一定行(认为是正念)。其不知邪恶高兴坏了,当我把包料用尽全力咬着牙放在自己肩上时,犯人头却不放过我,又把第二包、第三包压在我的肩上,当时我就两眼冒金花,一个跟头摔倒在地。全身不能动,麻木、抽搐,特别心脏抽的一抖抖的,那种极度的痛苦无以言表,真的说不出来呀!只是心里明白,潜意识知道自己不行了。当想到自己要死了,眼泪刷刷的流个没完。心想:自己修的不好,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特别在这里吃了许许多多的苦,眼看就要回家了,难道就这样死在这里吗?(当时根本没有正念,更没有想起师父)哭着哭着,突然生出一念:不,我不能死在这里,我一定要看到法正人间那天,一定跟师父回家!这一强烈的愿望刚刚冒出,变了,一切都变了,心脏不抽了,轻松了,全身抽搐、麻木的现象逐渐的消失。半个小时后自己慢慢的起来上楼了!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一切,把我从旧势力的虎口夺回来了!写到这里,感恩的泪水流个不止。

同修啊,特别处在魔难中的同修啊,不是师父不管我们,而是我们没有修掉的种种的观念障碍着我们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忘记了师父忘记了法,师父在旁边瞅着着急帮不上啊!假如我们曾向旧势力签了约也好或被旧势力欺骗也好,只要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只要相信师父相信法,师父就一定给我们作主!真的!

二、师父给我保留下了左臂

那是九七年六月九日晚十一点多,我正在家学法,丈夫(迫害入狱时与我离婚)从外边喝过酒回来。看见只有我家的灯光还在亮着,就知道我在学法(他曾多次威逼我放下修炼)。还没有進屋就跟我发火。骂我搞迷信,无论我怎样向他解释都无济于事,今晚非让我向他保证以后再也不修炼了不可,否则就没完。当时是个人修炼阶段,我只是把此当作是过关,象以往一样默默的承受着他的打骂。折腾近一个小时,他见我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他就更加暴跳如雷,吼着跳着让我说“以后再也不炼了”这句话,我看他没个完,就找自己不足:以前多次逼我说这句话,由于怕他的打,不敢告诉他我要炼到底这句话,看来今天必须向他明确真实态度了,才能过了这一关,于是我就豁出去了,告诉他:“我什么都能依着你从着你,让我放下修炼是绝对不行的!”

听了这话,他简直失了控的说:“好!我把你的胳膊砍下来,看看你怎样炼!”说着就到厨房取切菜刀。这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把《转法轮》宝书藏好,别让他伤了。刚藏好书,只见他拿一把菜刀進了房间。见状心想:前世我可能欠了他这些,今天我就算了结。我既不跑也不躲,把心一横顺势坐了下来,左臂挨着他。

他用一只手抓住我的左臂说:“我再问你一遍,告诉我以后不炼功了、我不砍你”。当时在脑海里立刻闪现出:“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这个平日连针都不敢扎的胆小之人,顿时浑身是勇气与力量,我既不回答他也不看他一眼。把头向右一扭,心想,随你的便吧!

丈夫举起刀就砍,第一刀砍在左肩头与臂的交界处,第二刀几乎也在那个位置上。边砍边喊:“看你以后还怎样炼。”奇怪的是我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也没有刀痕,只觉的用拳头轻轻的打在那个位置上,闷乎乎的。心想:噢,他是用刀面在拍我呢,吓唬我的,夫妻二十多年了怎能真砍我呢?于是我把头扭过来一看。呀!第三刀正用力下砍,这哪是用刀背在拍,分明是刀刃在砍哪。但心里马上正了过来:砍掉了那就是我前生欠你的胳膊。就这样第三刀第四刀砍在左臂上。其感觉如同前刀一样,只是第二天看时,后刀砍处有凸棱痕迹(给我身边不精進的同修留下了惊叹的见证)。

四刀下来后,他把刀扔在床上,用双手挤刀砍的位置,发现什么都没变,气的骂了起来:“连一点血都没有,我就不信,刀枪不入了!?”折腾了一会儿,他被操控的魔性消失了,留下的是对不起我的歉意。

下半夜呀,我一直没睡,那时我刚刚得法一年,亲身感受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佛恩的浩荡。反复抚摸着被师父保留下的胳膊,从心底发出誓言:师父啊,无论以后自己的修炼路多么艰险、坎坷,弟子定跟您走到底!!感恩的泪水伴我到天亮!

三、师父救我出虎口

那是零二年的五月末,市政法委、“六一零”、市公安局、当地派出所来了一群人到单位绑架我,妄想把我送進洗脑班转化。当场被我否定。向他们洪法讲真相,讲述我由于修炼身心的转变;讲述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的功法。同时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真的是违背宪法,也就是犯法!当时语气不够祥和,有争斗心。他们见我不动,就拽我上车,我喝斥道:“谁也不准动我”,说着当着他们的面坐下双盘立掌发正念,吓的他们真的不敢动我。他们就一个派一个的让我把手放下把腿打开,我只管发正念。

就这样从上午九点到十一点半,一直这样的状态,从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弟子遇难了,求师父保护弟子脱离虎口”。不一会儿他们那一帮人从前门出外站着,可能他们认为我在屋内不会有闪失。我一看机会来了,就从后门出去,抄田间小路径直奔公路跑去,不到十分钟,我就听到后边有嘶嘶的喊声:“站住!站住!”我知道是他们追来了,我回头一看,黑压压的一群人,距我不过百米远。

尽管我年长他们多岁,可他们就是追不上我,我边跑边求师父给我安排车。眼看到公路不足十米,一辆载人的小客就停在这条田间小路头,一向没有人居住的公路边。我刚上车,师父用售票员的口点我马上换车,否则他们会打车追上来的(后来我知道他们真的追上车亮出了工作证抓我),我在前方不远处的一个丁字路口下车,刚下车,一辆三轮摩托车从对面急速地驶来,司机边驶边喊:“大姐呀,你坐车不?”看他那样子比我还急呀,哪有人会知道我急需救命车呀,只有师父啊,又给我安排一辆车把我送到了安全地带。就这样师父又一次把我救了下来。

在十几年修炼的过程中,我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体现出法的神奇。还不止上述所叙述的真实事例与真实感受,由于篇幅有限只能列举这些。

同修啊,有这样了不起为弟子耗尽一切的伟大的师父,为我们回家的路劈开荆棘,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呢?我们只有修好自己,去除阻碍我们精進的种种人的观念,相信师父相信法,在这最后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轻装上阵,做好三件事,兑现我们历史上的承诺与大愿吧!

以上是几件真实记录与感受,若有不当敬请同修更正或删改,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