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信师信法 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我走進大法修炼已有十三个年头了。在大法的熔炼中、在师父的慈悲、苦心救度下,深感自己,好象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逐渐的成熟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在这风风雨雨的十年中,在救度众生的日子里,深深感到了学法的重要性。更加感悟到在救度众生中,需要我们有强大的正念与慈悲,然而正念与慈悲来源于学法及信师信法。

一、面对面讲真相的心态、做法

在面对面讲真相时,时刻要保持一个慈悲、祥和、稳定的心态,要以救人为目地,形式及方向都不定,可以坐车、也可以行走。无论在车上、还是在路上遇到有缘人,首先的第一念就是我一定要救了你,当发出这一念时,慈悲心油然而生,内心的祥和自然溢于言表,话语自然温和、有力,就能穿透他们的心灵,很快就能叫他们“三退”。因为我们的念很正,场也很纯,有些人在这种正念的感召下,感动不已,连声道谢。

在对学生讲真相时,不仅要慈悲、念正,而且要严肃、智慧的去做,取名字要快速敏捷。几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劝退了多少众生,每周都有一、二百人退出恶党的邪恶组织,获得了新生。

二、面对邪恶的干扰与迫害时,念一定要正

四年前的一天,我在交通路的一个服装店里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时,店内有一个人到胜阳港派出所举报了。当时来了三、四个警察,把我带到派出所,路上我就一路发正念。到了那儿,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问我什么,我什么也不回答,只发正念、讲真相。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说我要回去了,你们也该下班了。在师父的加持和慈悲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到了家,到家正赶上十二点发正念的时间。

时隔不久,我在文化宫发真相资料时,一下发到了一个便衣警察的手上,他又把我带到派出所。我还是讲真相、发正念,这次呆了一下午,天黑了我说我要回去,他们要用车“送”我回去,我说不必,他们中有一个人说我打的“送”你回去,我说不用!那人说我花钱打的“送”你,就这样那人就“送”我一起出了派出所。走了几分钟,那人突然说:你等一下,我去拿点东西,我说:那你快去快来。就这样他往派出所里走,我往大道上走,再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安的走脱。

在讲真相中,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干扰也十分严重,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了几次生死关。有一天上午刚吃完早饭准备出去讲真相(那时还没有劝三退),突然口象被铁焊焊住了一样,张不开,用手使劲掰也掰不开,心里有点紧张,但心里明白这是邪恶因素在干扰、用所谓的“生死”来考验我。我双手合十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心里念道:“师父啊!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耽误了,旧势力安排的所谓的生死关我不能承认,我要抓紧时间救人”。就这一念,口就张开了,我当时感动得泪流满面。

三、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经常展现出大法的神奇

我是一个年近七十的大法弟子,听力方面一直不大好。然而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不仅心性与语言要到位,取名字、记录都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尤其在给学生讲真相、劝三退时,他们基本都是成群结队的,为了让他们都能得救,所以在给他们取名字、记录时都要非常的迅速、敏捷,手、口、耳都要十分灵活的配合好。每次遇到扎堆的人群时,我的手口脚都灵活得象二十几岁的人一样,这时的听力特别灵,他们再小的声音我都能听得到,真是妙不可言。还有其它的一些超常的现象,在此就不一一叙述了。

我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比起精進的同修还相差甚远,特别是家庭环境,总感到很别扭,费了很大劲也没有完全正过来,我知道这是我对亲情还存在着一定的执著所造成的。由此,静心学法、扎扎实实的向内找,真正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将是我今后修炼路上更需努力做到的。

慈悲的对待众生,慈悲、耐心的对待自己的亲人,真正的去救度他们,不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是我们来此的大愿!

层次有限,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