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三个“特别”的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每个大法弟子都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有愿意听的,有不愿意听的,有感激的,也有恶语相加的。我今天想说的却是另一种情形,因为这些人有点特别。

一、趴肩头的“傻”孩子

今年夏天,我和两位同修开车去另一个同修家。路虽然有点远,但是同修说很好找,一条笔直的大道,只拐一个弯就到了。我们三个人一边开着车,一边交流修炼体会。车越开越远,可就是看不到该拐弯处的路标。后来看到路边挨排三家卖自产水果的,我就将车停了下来,想买点水果带给同修的家人。另一个同修看我过去,她也下车跟了过去。我走到第一家那儿,问了问价,也没还价就要求给装上一袋。卖主是位农妇,她蹲在地上装水果,我就站在边上给她讲真相。

在付钱的时候,从地边上来一个看上去傻乎乎的孩子趴在我的肩头往我包里看,农妇赶紧说:“这孩子傻,你别当回事。”我笑了笑说:“没事。”然后就对那孩子说:“你念法轮大法好,就啥都好了。”那孩子咧着嘴一直朝我笑。农妇找完我零钱,惊讶的喊道:“他咋跪下了呢?”我回头一看,那个傻孩子真的是笔直的跪在了我的身后,而且仍然使劲的朝我笑。我走过去,反复的叮嘱他念“法轮大法好”。

那个农妇说:“他爸妈人都可好了,也不知咋生了这么个孩子。这孩子不会说话。”可是几分钟后,我竟听到了从“傻”孩子嘴里发出的含混的但却很真挚的声音:“谢、谢、姐、姐。”这时,同修也在对那两家讲着真相,看着这边的情形,所有人都围了过来,气氛一下子变的活跃起来,仿佛我们早已经相识。同修也深入的讲真相并劝“三退”,其中有加入过少先队的就欣然同意退出了,当我们离开时,他们都满怀感激。

我们讲完真相,也顺便问了一下路,这才知道离我们要去的地方已经远出二十多里地了。当我们原路返回到了该拐弯的路口时,发现指路的牌子有几米高,上边的每一个字也非常醒目。这时我们才知道,这二十多里的“冤枉”路,是因为那儿有一个“傻”孩子在等着我们。

二、有“问题”的同学

我有一个同学既是中学同学,也是大学同学,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认为他有问题,因为他很少和同学往来,遇到矛盾的时候也不知道为自己如何辩解,有时候僵到那儿了,就一直用眼睛盯着你,一句话也不说。大学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提问题的老师都被他给吓住了,同学们就给他下了个结论:脑子有问题。

今年十一后,我和一位同修(也是中学同学)一起去给这位“有问题”的同学送同学聚会的光盘,也是想借机给他讲真相。没见到他时,我其实心里是有点打怵的,但是刚一开始讲,却发现这位同学真是太明白了,思路非常清晰,对中共认识的也非常透彻。我以为象他这样的人在单位不可能是党员,我就说:“你声明退出入过的团队吧。”他说:“我是党员。”“啊?我真没想到你是党员,那就退党吧?”同学非常痛快的说:“行!”临别时,我们送给了他神韵晚会的光盘,他真诚的向我们道谢,对我们非常客气。第二天,我收到了他的短信:“那盘舞蹈光盘太精彩了。”这位同学是第一个主动告诉我神韵观后感的常人。

三、有点“潮”的乡亲

08年的冬天,我到一个农村的亲属家参加婚礼,只要有机会和谁搭上话我就送给他们真相护身符,并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宴席散时,宾客都陆陆续续的往外走,我坐在火炕上和亲属们唠着家常。这时,一个男士贴到炕边来大声的问我:“听说你有名片?”我一下意识到他说的肯定是真相护身符,就说:“我没有名片,我有护身符,送你一个。”我刚说出这句话,身边的亲属就给我使眼色制止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管他们,就将护身符递了过去。那个人非常高兴的收下了,嘴里还一遍一遍的念着“法轮大法好”。后来在院子里再看到我,他还在念,而且还问我:“我念这个是不是就对我好?”我笑了,非常肯定的告诉他:“那当然。”原来,这个人在乡亲们的眼睛里有点潮,就是缺心眼,可我却感觉到他很聪明——他是我这次婚宴之行,唯一一个伸手要真相护身符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