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观念 走在神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好!

我在本单位、本系统内有一定影响,生活在知识份子成堆的环境中。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交流法会征稿开始了。起初我总觉的自己各方面都做得很差,不敢提笔。后来和同修切磋,认识到尽管自己有许多执著和不足,但是写稿的过程就是用法来审视自己、总结自己、归正自己的过程,也是修心、提高、证实法的过程。所以决定用纯净的心态来总结自己的过去,找到自身的问题和不足。现将这几年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切磋。

一、人神之间 一念之差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得法前,我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刚工作不久,就遭到了中共邪党极左路线的打压,受过团内批判,列为所谓的“内控人员”。在孤立无援的痛苦中,差点去自杀。文革后,由于业务冒尖,被单位系统树为典型,获得了各种荣誉称号。在鲜花、掌声的背后,我尝到了人生的辛酸与痛苦。名利场争斗中的伤害,超负荷量工作的运转,各种疾病的折磨(因我患先天性的再障贫血,导致体内各器官衰竭)使我痛不欲生。人生到底为了什么?我困惑、我迷茫。曾练过其它气功也不管用,又在佛教中找寄托,却发现庙里和尚也在搞钱,很是灰心。就在这时,有三个人先后不约而同给我介绍了法轮功。终于,我在九七年二月喜得大法。我一口气读完《转法轮》,真切的感到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刚炼功时,由于腿脚业力重(脚特别硬,膝关节有所变形,走路双脚呈X形),连散盘都坐不稳,慢慢的,能单盘了,但脚却疼痛难忍,有时痛得心都在发颤。可是一炼完功,走出炼功场,一股清风拂面而来,身心觉的特别轻松。两个月后,各种病痛全部消失,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过了好几个月,我也能双盘了,但全身象捆着似的胀痛,只能坚持几分钟。有一天,在炼功场上,我刚把双脚盘上,只听左腿膝关节处发出三声巨响(象爆火炮似的),由于自己悟性差,没悟到是师父在帮助我调整腿脚、清除腿上的业力。人的观念认为脚糟了,就糟了。真是人神之间,一念之差。这一念之差就带来了不同的后果,使我在以后吃了不少的苦。当场左脚就不能触地,一触地就疼痛难忍,关节处象爆火炮似的“啪、啪”作响。同修只好把我送回了家。

我平躺在床上,脚不能动弹,左腿关节肿的象包子一样,稍一动就撕心裂肺的疼痛难忍。我知道这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应该用正念来对待,该我承受就得承受。我决心不去医院,也不采用常人的任何手段,就信师信法。我不断的背诵着师父的诗:“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白天我不间断的听师父讲法,由于守住了心性,师父很快就给我调整身体。我象睡在一个大法轮上不断的旋转,三天后从体内排出了许多脏东西,于是腿脚的肿就消了一半。这中间亲属的担心、劝告,也不断考验着我的心性。妹妹说:她在农村下乡时,遇到过象我这样腿伤不医治的人,最后就残废了。我坚定的说:“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炼的人,这不是腿病是在消业。”我坚信只要信师信法就能闯过这一关。

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二十多天后,能下床了。感谢师父那时给我安排了一个非常精進实修的学法小组环境。在我消业期间,同修们不断来看望我,与我在法上切磋,鼓励我闯过这一关。所以我从能一甩拐走路(走路一蹶一拐的,很吃力)就马上到学法小组学法。隔天晚上,和同修们齐声诵读一讲《转法轮》,然后切磋交流,身心沐浴在法光之中,整个场充满慈悲和祥和。我的身体很快得到了调整。炼功双盘也能坚持一小时了。如今我走路轻快,腿再也不成X形了。亲朋好友们也从我腿脚的变化过程中,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感到这是我人生中最美好、幸福的时刻。

二、放下观念 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旧势力利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发动了疯狂的迫害,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的电视宣传滚动似的播出。我和学法小组的同修毅然走了出来,到省政府上访反映情况。我们坚信师父是清白的、伟大的,坚信修“真善忍”没有错。面对荷枪实弹武装的警察,面对一辆辆呼啸而来的警车,面对广播里一遍又一遍的邪恶宣传,我们没有怕。下午四点左右警察把一个个大法弟子强行推上警车,我们高喊着:“做好人没有错!”警车把我载到郊外体育场,每个人作了登记。七点左右我们照常集体炼功。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晚上十二点左右,我安全的回到了家。

回家后,女儿告诉我,当天单位、朋友、同事打来无数电话,担心我的安全,怕我出事,劝我不要出去。我心里明白,面对师父的法像,我泪如泉涌。我暗下决心:不管今后出现什么情况,我都要坚修大法到底!

为了证实法,全国各地不少同修都陆续到北京上访或到天安门打坐、打横幅。我们学法小组也有去北京、去报社反映情况的,都被非法拘留或劳教了。我非常佩服他们,也觉得自己应该走出来。但关键时刻人的观念就钻出来了:考虑到自己在社会上影响比较大,又想到丈夫和儿子都特别老实,怕他们承受不了,我就退缩了。面对自身和外界的巨大压力,我虽然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内心却痛苦得如坐针毡。师父的法一段一段打入我的脑中,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是师父把我这个业力满身的人,领上修炼的路,使我成为走在神路上的人。作为一名真修弟子,面对师父被诬陷与诽谤,大法被打压,我怎能坐视沉默?我怎么就不敢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呢?我自责、我内疚,我要解体这来自自身和外界的障碍,坦然走出来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和几位同修切磋后,决定到北京去证实法。六月下旬的一天,我们乘火车到了北京。一下火车走出站台,就被一个警察拦住了,他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不加思索理直气壮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的(那时还不知道应该理智的对待),法轮功净化了我的心灵,净化了我的身体,有什么不好?”于是,我和另一位同修当场就被绑架到驻京办事处,后被送回本地非法拘留。在拘留所,我和同修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并抓紧时间给犯人及前来监视我们的警察讲真相。一个月后,我正念闯出拘留所。

回家后,我才知道家里的亲人为我上京上访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丈夫半夜从床上摔下来,女儿鼻血长流不止,儿子持续高烧。那时在我住地上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大多遭到了开除公职、扣发工资(只发生活费)的迫害。我早已有了思想准备(那时不知道应全盘否定这种迫害)我怕丈夫承受不了,就给他交了底,没想到平时老实巴交的他却刚强的说:“既然你都走出去了,以后的困难就让我们共同来面对。”他的一句话给了我莫大的安慰。一天我向片警讲真相,片警问站在一旁的丈夫:“你的态度呢?”他毫不犹豫的说:“我支持、理解她的信仰。”在这十多年风风雨雨证实法的过程中,丈夫始终和我站在一起,这使我对自己的婚姻也有了重新认识。过去我自认为我比他强,我们的婚姻不般配。现在我认为他才是最适合我的丈夫,是上天安排他来协助我助师正法的,我与他是有恩缘的。能成为大法弟子的丈夫,也是他的福份。

从拘留所回来不久,我的事情很快就在本单位、本系统内轰动了。单位领导虽然很了解我平时的工作表现及人品,但还是受到上面和来自各方的压力。我抓紧时间给领导讲真相,得到了他们极大的同情和理解,最终,在师父的加持下,单位没有给我制造任何魔难和麻烦。与此同时,我以平和的心态对前来监控我的片警讲真相:我讲了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高德大法,我以自身的经历,讲了大法修炼给我带来的身心巨大变化,给家庭带来的幸福;我用身边同修修大法心性提高的典型事例,讲了法轮功是一片净土;我讲了师父教我们遇到矛盾要向内找、修自己,师父不要我们一分钱,而只要我们那颗向善的心。电视、报纸的宣传完全是诬蔑、诽谤……。我越讲越激动,讲到动人处我泪流满面,他被震动了,从此再也不给我找麻烦,还暗地里保护着我。

三、解体障碍 慈悲救人

在知识份子成堆的环境中生活,总觉的讲真相劝“三退”特别难。一次我约一位在常人中知识面较广、名利心较淡的朋友讲真相。事先我还做了充份的准备,可是没想到他受邪党宣传毒害太深。我刚说了一会儿,他就不爱听了,并且坚决要求我换个话题。当时我就感到很难过很失望。以后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却总是迈不开大步,甩不开手脚,好象被一根无形的绳索捆住了。

这根绳索是什么?在痛苦的摔打中,在剜心透骨的内找中,我找到了,它就是我在后天形成的观念,那种自我保护不受伤害的“私”心。由于人生中的大起大落;年轻时遭整,名利场争斗中的伤害,使我形成了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并且根深蒂固,所以在讲真相劝“三退”时,就充份暴露出这种怕心和顾虑心。

师父说:“越强调自己、带有自己的时候,就越没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因为大法的事就应该是最神圣的,所以越不带自己的观念、不带有自己的因素,做起来就越好、越容易成功。”(《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明白了带着人心,带着顾虑心,带着人的因素去讲真相劝“三退”怎么会有效呢?此后,我不带任何观念,只有救人的一念,完全为别人好的一念去讲真相,就没有障碍和压力。其实事前也不需要刻意准备,只要念正,讲的时候就会畅通无阻娓娓道来,并且能根据对方的反应,有针对性的解开其心结,对方一般都能同意办“三退”。

一次我和一位在科研单位工作的朋友讲真相,由于我抱着一颗真诚的心,救人的心去讲,我们从上午十点一直谈到下午六点,谁也不想离开。她讲了自己人生的苦难经历,我谈到自己在人生中的苦苦寻觅,谈到了大法修炼,使我明白了人生真谛,谈到大法修炼使我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谈到了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以及天灭中共的预言和警示,劝她“三退”,她听得很专心。神奇的是,就在我们相互交谈中,她的身体就有反应,师父的法身就在帮她调整身体。此后,她立即办了“三退”,并很快走入大法修炼来。刚炼功不久,经两家医院确诊的眼底黄斑不翼而飞,这使她深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至今炼功学法都坚持得很好。

当今社会物欲横流、道德下滑、人世浑浑。在极大的追求物质享受的同时,很多人内心深处都有着许多烦恼和困惑,甚至感到精神空虚。我常常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抓住他们的执著和烦恼,用大法的法理帮助他们破迷,谈自己修炼后对人生的感悟,他们会感到直指人心,有时甚至会体会到心灵深处的震动。例如我曾两次深入与外地工作回家探亲的博士生侄女讲真相劝“三退”。事后她告诉她母亲(我的妹妹):“与姨妈谈心交流太舒服了,有时有一种心灵的震撼。”其实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我所为,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的法力打到了他们的生命的深处,让他们明白的一面清醒过来了。离开了大法,脆弱渺小的我又能做什么呢?这就是大法的威德,师父的威德。

一次我和一位曾误解大法,练过其它气功的表妹讲真相。开始她很反感,我没有动心,大热天里,我三番五次到她家讲真相劝“三退”。她感动了,很快就同意办了“三退”。一天她打电话给我报个喜讯:她父亲(我的舅舅)已八十多岁了,股骨颈骨折打了个钢钉,行走都很困难,可是就在我到她家讲真相的第二天,她父亲居然能自己扶着楼梯上楼了,她说:“我觉的这与你有关系。”

大法救人的神迹显现还不止一次。我曾与一位同学讲真相,她欣然同意三退。一天她突遇车祸,一辆面包车把她撞出好几米远,六十多岁的她,居然奇迹般的被一股力量弹回到车子底部,她竟然血流满面的从车底爬了出来。家人都以为她完了,把她送進医院。奇怪的是经医生检查诊断,她的头部及内脏却没有大伤。住院不到一个月,就基本康复出院。我见到她的那一刻,她激动的说:是你救了我。我说:不,是师父和大法救了你!

放下观念,解体一切来自自身和外界的障碍,怀着一颗慈悲心去和亲朋好友,同事讲真相,我劝退了一百多人。但是由于观念的障碍,至今我与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还做得很差。但我相信,随着自己学法修心的不断提高,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我一定能破除障碍,救度更多的世人。

四、相互矛盾 内找内修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环境相对的宽松,我的人心也在和同修的矛盾中渐渐暴露出来。

同修甲是我侄女的继母,她婚姻坎坷,过去在和我侄女发生的矛盾中,受到过极大的伤害。一段时间里,她很难放下过去的恩怨。一次她和我谈到过去的矛盾时,心里老放不下。由于当时时间匆忙,我们没有充份的交流切磋,再加之我刚受到黑手钻空子的病魔干扰,怕她放不下这些执著被干扰,心里很着急,就居高临下的指出她不应该再执著过去常人中的恩怨,应该向内找。还有一次,她又和我谈到过去和侄女间的矛盾纠葛是非的细节时,我忍不住了,用指责的口气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还老纠缠这些干啥?你到底是真修还是假修?”我的话对她刺激很大,她想不通,打来电话问我:“你要我向内找,你为什么不向内找?”她的话引起了我的警醒。是啊,我也应该向内找,这件事到底暴露了我的什么人心与执著?通过认真学法,我恍然大悟。通过这件事,充份暴露出自己的自以为是的显示心和不善。因为我没有做到以平和心态去倾听别人的倾诉,没有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的角度上去体谅别人的难处和痛苦,更没有做到以慈悲宽容的心去解开别人的心结。而是以自己的标准、尺码去要求别人。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尤其长期受党文化的毒害,争斗心、显示心还是很重,喜欢处于高处,不愿处于低位,所以在与同修的矛盾中,就充份暴露出这种为“私”为“我”的本性来。

通过这次内找,我才深刻的认识到了生命在“为他”的机制中,才能得到真正的升华。这种“为他”就是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中,对每一个人都要有善心,每一念都得为别人着想。尤其对同修更应该慈悲宽容、相互圆容。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大量的被销毁,我的修炼环境也越来越宽松,渐渐的就滋长了求世人的安逸之心,觉的过去修得很苦很累,有缓解缓解松口气的想法。一次小组学法交流时,我谈到自己最近的修炼状态和想法。没想到一位同修没等我把话说完,就打断我的话尖锐的指出;“你吃的那点苦比起师父为我们承受算什么?你的业力那么重,师父都给你消掉了。今天给你开创那么宽松的修炼环境,是让你去享受常人的生活吗?是让你抓紧时间学好法,救度更多的世人。”听了她的话,我本想辩解两句,却忍住了。回到家后,心里翻腾得特别厉害,平时很少被人批评的我,当着同修的面,听到这样尖锐的批评,心里很不是滋味。在剜心透骨的割舍中,我想到了师父告诉我们的修炼法宝:无条件的向内找!同修的话是针对我的什么心来的?我想到了最近一段时间,由于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学法犯困,讲真相效果也不好。师父曾多次点悟过我,都没能使自己惊醒,原来今天慈悲的师父是借同修的口重重的敲打我,让我警醒:“精進之意不可转”(《洪吟二》〈坚定〉)。

是啊,正法進程到今天,师尊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邪恶的迫害还没有结束,那么多的众生还没得救,我们的历史使命和责任还没有完成,有什么理由能放松自己?师尊曾告诫我们:“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致加拿大法会》)

由于向内找挖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第二天上午,我的身体特别舒服。午休片刻,天目中不断翻动着粉红色的花瓣,花瓣中翻出四个大字:“博大精深”。的确,佛法是博大精深的。人的理与神的理是反的。人的思维习惯是向外看、向外求,而佛法修炼就要求我们向内找、向内修。最近学习了《曼哈顿讲法》,我更明白了,我们遇到的每一个矛盾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提高自己的一个机会。我从心底感谢同修的提醒,感谢师父的慈悲点悟。

的确,用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也难以形容大法修炼的美好、殊胜,用人世间任何方式也难以表达师父对我们的救度之恩,佛恩浩荡!在正法修炼最后的最后时刻,我们唯有精進再精進,用纯净的心态抓紧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才不愧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