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小弟子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

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同修们好!

我是北京大法小弟子,十五岁,在此借明慧平台向师尊汇报一下我的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小小子”得大法

我在幼儿园时看见奶奶炼功,我就跟着炼。九九年打压之后奶奶不炼了,我也不炼了。可是我很喜欢到庙里去玩,每次都拿回一些佛像来。五年前,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一个老太太对我说:“找你大妈去。”五月一日那天我去找我大妈玩,她说:“我要炼功了,你看电视去。”我说:“我也跟你学炼功。”就这样我终于走進了法轮功的修炼,得了大法,老同修们都叫我小小子。大家都很喜欢我,说我根基好、悟性好。我还经常带一些比我更小的小孩到我大妈家去炼功。

二、排除干扰意志坚

我一得大法就受到家里的严重阻挠。父母不明白真相,不让我学,有一天我在学法时,父亲看到就抢我的书。我就紧抱着《转法轮》不给他,我说:“我学大法与你有什么关系?”爸爸说:“你小子还敢顶嘴!”就打我,把我打的鼻青脸肿。我记住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理,但我就是不放手,因为我这书对我太重要了。后来爸爸把我按倒在地,掐我脖子,我昏死过去了。我醒来后看见爸爸正在往灶火里扔我的《转法轮》,我赶快爬起去抢,只抢回前四讲,我就抱着这四讲书跑到大妈家里去,不想回家了。

大妈带着我去找爸爸讲理:“你打人犯法。你烧大法的书你是在做坏事,这是教人做好人的书。你打死他你就是在犯罪。谁都不会饶你的,你再这样我就不饶你。”我也说:“你以后再敢动我的书,我就撞死在你身上!这法我学定了。”从此以后爸爸再也不敢动我的书了,也不再找我的麻烦了。有时他也翻一翻我的书,后来爸爸还经常帮我讲真相。

后来同修又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象获得宝贝一样,每天都要认真的学习。把他看的比我的生命都重要。

三、讲真相救众生

我是在邪党打压期间走進大法的。我觉的来晚了,除了每天学大法之外,我还要抓紧时间做三件事。我上课认真听讲,下课发正念。每天我要发好多次正念,还要讲真相做三退。我们班的同学都让我劝退了,办公室的老师也都让我劝退了。有一个主任不明真相,有一次来给我们上课,在上课时说法轮功的坏话,我当场举手站起来讲了半堂课的真相,他终于明白真相了。还有一个主任看我在向其他年级的同学发真相护身符时,借劝说注意安全的机会要了一个护身符揣兜里了。物理老师还向我要书,并主动帮我刻录光盘、要破网软件。其他老师也有向我要《九评》的。有的同学还让我把法背下来给他们听,每当我把大法书拿到学校时,他们都抢着看。

有一次我到县里去讲真相,看见我们班一个女生在发真相资料,原来她是同修,于是我们俩就互相配合,一个发正念一个人讲真相劝三退,一下午我们共做了八十多个。村里的街道要修路,来了很多外地的民工挖沟,我就找借口和他们说话,混熟了劝三退,全都给他们退了。有一天某镇来了十三个警察到我们这里,我也和他们聊,讲真相,他们都很喜欢我,吃饭时还把我带到食堂,给我也买了一份饭,他们说:“退!咱们还不如一个小孩明白,真惭愧,用真名退!”就这样十三个警察都得救了。

“十一”之前,学校里演节目,让我们唱邪党好的歌。发下来的歌片,我们都把歌词改了。我和一个同学在队伍的最前面拿着话筒唱:“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新中国!”节目演完后没有一个老师找我,而且还说:“演的不错嘛!”

邪党所谓的六十大庆前,我用彩笔在村子里,把电线杆子上写了很多“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帮我我才能做的。我有这个愿望去做,师父就会帮我们的。“十一”这天,彩色大字在电线杆子上金光闪闪,没有一个人去擦。

四、正念足,师父护

我讲真相没有一点怕心,我知道师父和众神都在保护着我。每当我做的好时,我看见师父的法身在向我笑、法轮迅速的转。有时邪恶也来围攻我,师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用手一指烂鬼都化没了。我感谢师父保护我。

我很喜欢在家人都睡着了的时候学法炼功,有时不用开灯就能看书,有时大冬天我站在雪夜里炼功,只穿一身单衣也暖暖的。所以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做的,不然一个小孩能做什么呀!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今后我做得要更好。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