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同修“去掉作案心”一文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看到《明慧周刊》第四零六期学员文章,“去掉作案心“一文很有感触。

正法修炼已经走过十年了,可我做证实法救度人的事时,总是做不到堂堂正正、坦坦然然(这里指人心里的感觉,并不排除注意安全的因素)。发真相资料也多采取晚上,借着夜色可以作一些掩护。甚至在发的过程中,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小时候看过的一些邪党拍的关于“地下邪党闹革命”的电影里的镜头,有时候觉的真有些“地下党”的感觉。从法理上悟,明知道这样想不对,可有时就是不断的闪出这样的念头,甚至排不掉,压不住。很显然,那些不正的念头绝不是我!

我在面对面讲真相时,也遇到有的常人反驳我们说:“如果法轮功好,为什么国家不让炼?”我就给他解释为什么。接着她又问:“既然你们发资料是做好事,为什么在晚上偷偷摸摸的发,而不是在白天公开发?”尽管我也一再给她解释,可是总觉的底气不足,甚至心里还有赞成她的那种说法的因素。

在我第二次被绑架的那天,当看到那么多警察冲進我家要绑架我时,脑子里头一念不是否定邪恶势力的考验、迫害,而是:“这一幕终于发生了。”那种“只要做证实法的事,就一定会遭到迫害”的想法,在我的潜意识中一直存在着,而我却没有察觉。尽管从法理上也知道,师父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可是总觉的学法归学法,一落实到实际当中,各种人心、观念,“怕被迫害、怕不证实法不能当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念头总要冒出来。正象师父所说的:“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精進要旨》<警言>)

有一次,我地有两名同修出来发资料、光盘。在发的过程中有一个人骑在摩托车上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你的兜子里装的是什么?有光盘吗?”她们俩一看那人的面相不善,就认为是“蹲坑”的,心里就有点慌,嘴里说着“没有光盘”,可能表情已经不自然了,脚下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刚走出十来步远,就见那人用手机打电话,说:“你过来一下。”她们更加加快了步伐,包里还有没发出去的《九评》、神韵晚会光盘、护身符,慌乱中藏在了一户人家的柴房里,打了一辆出租车。按以往的做法是要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的,可这一次却担心出租车司机也是“蹲坑”的,一路上都没敢讲。下车的时候,勉强告诉司机“记住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没想到司机的姨姥姥也是炼法轮功的,早已知道了真相。她们俩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本来心里就不稳,一有人问就慌了,当时只想着快些离开,别叫抓起来、被迫害。

还有一次两位老同修晚上出去发资料,一位身体灵活,走得快,另一位身体不灵活,走得慢。她们一人一户挨着发,走得快的同修发得快,发完后远远的藏了起来,走得慢的同修心里就埋怨那位同修不管她,只顾自己发:“你该发的户都发了,我还在发着。出来人正好把我抓住!”(这一念已经不是正念了)正想着,忽然有一家门开了,出来人了。她怕人家知道她在发真相资料,于是“灵机一动”:装腿瘸!她一拐一拐的装腿瘸,一边喊着“你慢点走,等等我”,走开了。

虽然那次发完资料她们就回家了,但事隔不久,装腿瘸的那位同修腿疼了好长时间,有一段时间真得一拐一拐的走路,真象腿瘸了一样,本来可以双盘一个小时,后来发展到连散盘都盘不了,炼动功都站不住。通过师父的点化,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学法,现在一切都正常了。尽管悟过来了,毕竟走了一段弯路。由此可见,我们修炼人一思一念都非常关键。正象师父说的:“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有时读同修的文章感到很震撼,尤其是看到同修在讲真相、救人过程中的壮举,真的让我很佩服,真有一种“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的感觉。可我在做证实法的事情时为什么就神不起来呢?通过看同修的这篇文章我明白了:同修在做证实法的事情时是神的状态,而我在做证实法的事情时是人的状态,而且还是一种很不好的人的状态──作案心!带着这样一种心态去救人又怎么会神起来呢?

正法修炼十年了,我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尽管每一次讲真相救人的过程都会有遗憾和不足,都想着下一次一定做好。不管有多少人心、观念,我也有决心修下去,有师父的加持,有一颗返本归真、救度众生的坚定信念,我们的路一定会越走越光明。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在白天,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的讲真相、发资料救人。那种“作案心”永不会再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