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高智晟律师采访的大法弟子孙淑香被迫害致命危 【明慧网】

被高智晟律师采访的大法弟子孙淑香被迫害致命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明慧通讯员长春报导)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吉林省长春采访的大法弟子王玉环已被邪党迫害致死,孙淑香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强行送至黑嘴子劳教所,现在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晚,孙淑香在女儿家照看外孙子,次日早晨被长春市国保支队“六一零”恶警强行绑架。她女儿(没有修炼)、侄女(没有修炼)被非法抄家、绑架,当天下午被送回。孙淑香包内的两千多元人民币及一部手机被抢走,至今未还。

恶警酷刑逼供,把孙淑香迫害的奄奄一息。当女儿接到母亲病危通知去第三看守所看望她时,恶警说已送往公安医院,她女儿又去公安医院,医院恶警说:“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情况都不会告诉你的。”孙淑香女儿又去作案单位市“六一零”,恶警拒绝进入,将其拦在门外。女儿经过努力接通了“六一零”办公室电话,办案人员说:“你母亲身体很好。”当要其姓名和电话时却遭拒绝。女儿说:“我妈人人都夸是大好人,在家看孩子没任何刑事犯罪,你们闯入我家将我妈绑架,现在她已病危,我们做儿女的接母亲回家治疗是人之常情。”作案单位说:“你母亲是法轮功骨干,说不定在她身上还能挖出东西来。”

孙淑香被劫持在公安医院一个多月,其间被“六一零”恶警严刑逼供,只是打盐水补糖维持生命。十月二十六日市“六一零”恶警将奄奄一息的孙淑香强行送至黑嘴子劳教所一大队迫害,劳教二年,按常规劳教所收到新人应通知其家属探望并送生活必需品,当其女儿到劳教所要求见母亲,恶警怕恶行曝光,拒绝母女会面。

孙淑香,一九五七年八月二十九日生。由于身体患胆囊炎、萎缩性胃炎、冠心病心绞痛、卵巢肿瘤等多种疾病疼痛难忍,曾先后在各大医院求治用药、打针,怎么也不缓解。经医生检查本应做手术取瘤,可因心脏病很重,做不了手术,所以只能靠用药维持,瘦得皮包骨脸色发黄,对所有的食物都感到厌倦。在九七年八月二十九日修炼法轮功才几天内,身体就有了好的变化,开始停止用药;当炼功四十多天时,却达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身体发轻就象气球一样有要离地的感觉,走路轻飘飘的,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儿。

十年来,孙淑香坚持向民众讲法轮大法的真相,至少遭到十二次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劳教、酷刑折磨,丈夫在恶警恐吓下被迫离婚,老母亲悲愤离世。据高智晟律师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致胡、温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中所述:当时四十八岁的长春市民孙淑香,在六年的时间里总共被非法关押过九次 ,以下是她在其中几次的非法劳教期间的部份经历自述:

“二零零二年七月初我在去父亲家里,穿着便衣的警察突然闯进来问我是不是孙淑香?没等我回答就被绑架走。第二天,长春市局公安一处将我用车在颠簸了约两个小时的路程后,两个警察架着我带入一个阴森恐怖的地下室后,将头上蒙的套摘掉,同时呼啦进来八、九个警察,桌案上有大中小三个电棍,一捆绳套,另一边并列着三个老虎凳,两个警察把我架到老虎凳上,扶手上固定挂着手铐,手一放到扶手上,一翻就铐上了,老虎凳的扶手上有一排不同码的小孔适合不同的胖瘦人。警察老练地用拇指粗的铁棍,从老虎凳的两个扶手经过胸部。腹部穿过把我紧固定在老虎凳上不能动弹。其中一个警察指着刑具问我,‘你看见了吗?如果你如实招来一个多小时就能下来了,如若不然各种刑法让你尝个遍。刘哲等(被迫害者)又怎么样?没有几个能从这上面活着走下来的。’

一个看起来表面很斯文的警察打了我两个嘴巴,当问我认识哪些功友时,我说不认识,他就拿起电棍,用电棍前的两个爪子插到我的肋骨间电我。之后问我功友的电话,我不说,就拿起电棍从手指尖开始电我,边电边问我认识哪些功友,我不说,他用电棍从我手臂外侧经过头到身体的另一侧,电了身体的一圈,接着又慢慢地电了身体的一圈,然后又换了一个高伏电棍充足了电,又开始从脚趾慢慢电我身体外侧的一周,我还不说,又开始从另一只脚尖开始电了身体的一圈,我是还不说,他们就用电棍集中电我的眼睛,眼睛有要蹦出来的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我还是不说,他们又开始电我的肋条骨,我疼痛难忍,又电我的前胸部,边电边问和哪些功友有联系,我疼的说不出来话,所有功友熟悉的面孔一个一个的在我面前闪过,心头只有一念,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一个功友,只要说出一个功友,就会立刻被抓来迫害。警察又把电棍放在我嘴里电,嘴被电糊了,肿起来外面全是泡,他们边电边说,叫你不说、今天就要撬开你的嘴。然后电棍又插在嘴里电击,一天一夜的折磨,我已是奄奄一息……!”

“二零零三年初我在刑桂玲家借住,有天半夜听见惊天动地的砸门声,两道门迅速被砸开,惊恐中见一群拿铁锤、拿枪的警察闯进屋里说:‘不许动,动就打死。’之后我们被抓到绿园区公安分局,把我们关在一个小铁笼里,把我锁在老虎凳上。他们当着我的面开始打刑桂玲,用皮带勒她的脖子,她撕心裂肺地惨叫,我看见刑桂玲被打倒,打倒了就用脚踢站起来之后再打倒,打踢着让她说与功友的联系,反复的折磨,然后解下皮带,勒她脖子直到喘不过来气,警察吼叫着说:‘让你不说’,刑桂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一个功友的名字也没说,然后开始折磨我,经过三天的折磨后把我们送到第三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八月四号,我再次被警察抓走,把我抓到南关区公安分局,一个满脸麻子的警察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被撞的晕头转向,之后又给我坐老虎凳。紧扣我的双手,然后一个警察砸我的胳膊,手被铐子勒破,他们用铁环紧扣我的双脚腕,然后踩铁环上的铁棍,使铁环越扣越紧,脚腕疼痛难忍,又用塑料袋套在我的头上,然后在脖子上扎紧,一点都喘不过气来,憋的我要窒息了。看我不行了再放下头套,缓一会儿再来一次,看不行了又拿下,反复共三次。还有踩脚腕铁环上的铁棍的,铁环越来越紧,使我疼的抽起来,脚腕已破,流了很多血,我疼的昏死过去,他们用冷水浇醒我,之后把我送到第三看守所,我一直绝食绝水,昏迷了,27天的时候已奄奄一息了,才通知家属接回。”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孙淑香去探望同修,被蹲坑的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到第三看守所,九天后恶警非法判孙淑香劳教一年半,当时孙淑香身体被迫害出多种严重病症,已奄奄一息,劳教所不收,恶警企图没得逞。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孙淑香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在红旗街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红旗街派出所恶警绑架、酷刑折磨。二十多天后,孙淑香已奄奄一息,市局还非法判她劳教一年半,送到黑嘴子劳教所,劳教所不收,恶警才不得不在过年前放人。

大法弟子孙淑香,再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现已生命垂危。望国内外大法弟子与正义人士采取各种措施营救。

劳教所电话: 0431-85384312-8001 所长 马丽婷 0431-85384312-8002 副所长 田园

黑嘴子劳教所总机:0431-5384312
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一大队电话:0431——85384312转6106
一大队队长:闫力丰电话:0431——87931582长春市龙泉路南一胡同8号 226栋中门
长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610办公室头目 李东升,男,汉族,中专文化1964年7月17日生人,身份证号码是220104196407172031,籍贯山东省宁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