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劳教所闫立峰、魏丹凶狠迫害大法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我曾经被绑架到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在那里经历了、目睹了中共邪党教唆下的恶警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一大队邪恶大队长闫立峰和恶警魏丹非常凶狠残忍。她们对刚抓进去的大法弟子首先是精神洗脑,放污蔑大法的光碟、看污蔑大法的书,几个邪悟的帮教和恶警一起围攻,不放弃信仰的就开始用电棍。对坚定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她们就进行更残酷的肉体折磨: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用电棍电等。

大法弟子张波(通化市)连续13天,每天2次(上午和下午)被电击,每次约30分钟或1小时,2个电棍分别电。电棍的“啪啪”声和被电者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大家只能在心里流泪。张波又被罚站多日,脚肿的都要裂开了才停止罚站,还要自费打针。然后就是连续至少是七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直到折磨得张波咳嗽发烧,去医院检查肺部出现阴影,才放她所外就医回家。不知张波现在如何。

魏凤举(辽源)曾三次被劳教,最后一次解教回家不长时间就去世了。二零零七年八月明慧刊登了她被闫立峰、魏丹迫害的经过后,闫、魏二人手里拿着明慧文章在走廊里说:“你们谁看见我们电魏凤举了?”其实魏凤举最后一次劳教期间的一个半夜里,被魏丹弄到管教室电刑,闫立峰、魏丹二人手里的电棍放到魏凤举的脖子上都不拿下来,还电阴部等。在一大队,一个传一个,老人传新人,基本都知道她们的恶行。魏凤举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出所时已弱不禁风,回家不长时间就去世了。

卢桂平(舒兰),年龄比较大,被连续罚站十几天,半夜才让睡觉,脚、腿肿的鼓鼓的。闫立峰、魏丹的罪恶行径引起了一大队所有被劳教人员的愤慨,不管是常人,还是信仰其他宗教的都偷偷的说:“她们作恶太多了,将来一定会遭报的。”

我们还要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劳役,从早上五点半到生产车间,一直到晚上八点才停止干活,中间只有上下午两次洗漱和方便时间,每次五分钟,吃三顿饭排队走到餐厅来回要十几分钟,吃饭的时间也只有五分钟,年龄大的和牙不好的苦不堪言。午间有时休息一小时或半小时,活忙了就不休息,还要加班。偶尔让大家到操场活动一会儿,那是给记者拍摄用的。

我们每天都累的筋疲力尽,不敢抬头,不让说话。管教在走廊里来回走动监视,只要发现一点儿“违纪”被叫到管教室,少则所有的管教一起训斥,重则挨电棍、加期。在那度日如年的日子,我们不放弃信仰均被加期:王冰被加期一年;张远航被加期半年;于淑芳、王玉霞、卢桂平、贾桂华等都被分别加期几个月、几十天或十几天不等。

我们犯了什么罪?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身心健康受到极大改善,从心里说了一句实话“法轮大法好”,没在他们那歪曲污蔑法轮功的“五书”上签字,就遭如此迫害。

我写的这些只是广大法轮功修炼者遭受迫害的一点点。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打压已经持续十年了,恶警们随时都可以到法轮功修炼者家中询问、搜查、抓捕。被判刑、劳教、抓进洗脑班迫害的事还在发生着,家人跟着担惊受怕。

我们呼吁全球各界正义人士为我们法轮功修炼者伸张正义,解体这邪恶的、灭绝人性的中共邪党,审判那些施暴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