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心的牢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得法以前,我曾苦苦寻找真法,冥冥中感受到将来我一定要修炼,只是当时年轻,总希望经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再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之后,才不虚此生,再遁入空门不迟。

当我接触大法时已经是九八年下半年了,我一下就知道这是自己最终的归宿,却由于放不下人心而无法下决心立即修炼。在慈悲的师父安排下,在迫害开始前的几个月,一位同学(也是同修)着急的找到我,匆匆带我走入修炼的行列。

在迫害之初,由于实修时间短,对大法的理解有限,虽然坚定的修炼大法,认为失去一切也在所不惜,但无形中却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失去学业和自由。当我被非法关押了近三年,出狱后再次面对社会时,才发现我必须承受不同于暴力威胁的另外一种难度。

我曾经是家里最懂事的孩子,学业上从来不让大人操心,家里亲人大多在党政机关工作,我从小便理所当然的认定只有那样的工作才是正常的,丝毫不了解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在中国社会底层生存的艰辛与无奈。而此时的我没有学历,没有工作技能,也没有任何社会经验,更没有亲人及朋友的理解和帮助。为了自食其力,我独自在社会上找工作,从事的都是低层的、时间长、薪水又少的工作,这种落差让我身心痛苦而疲惫。

旧势力疯狂的给我造成一种假相,所有的亲人都认为是我修大法才失去前途,他们张口就是:你什么都没有了,全是炼法轮功炼的。而当我与陌生人讲真相时,旧势力也会利用他们的人心而不听真相,反而劝我别炼了,太可惜了等等。我完全被假相所迷惑,以为只要我有一份稳定高收入的工作就会容易讲清真相,让世人认同大法,从而在执著心的带动下,无法踏踏实实从事现有的工作,对低阶层的工作挑剔和不屑,常常是短时间内掌握了某项工作之后觉的再继续下去也不会对我的个人发展有任何好处,就不想再干了,幻想着如何才能做出一番自己的事业,结果往往是老板会嫌我不全心工作,而我也自知没有表现出大法弟子先为他人考虑、任劳任怨兢兢业业的工作风范,而不敢正面讲真相,错失许多宝贵的机缘。

我抓着名利与虚荣不放,以讲真相证实法为借口,渴求师父给我安排一个好一点的工作机会,甚至冒出更不好的念头:找个有一定社会地位、有经济实力的人嫁了算了,自己可以不用辛苦工作,可以有更多时间做好三件事,可是与常人浅浅的接触后却深深的体会到人神殊途,根本无法凑合。

几年来屡屡碰壁,心里也疑惑师父为什么不帮我呢?从而失去了精進的意志,心灰意懒,苦闷至极,三件事越来越懈怠,越来越敷衍。总以为修大法是有福份的,我应该破除邪恶对我的经济迫害呀,如何让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展现出来呢?却想不到冠冕堂皇的借口背后,是意识不到的名利、虚荣与怕吃苦求安逸的人心。

救人的时间越来越紧迫,身边的同修都在精進,而我却提不起精神来,直到前些天,一位阿姨因为别人错误的言语而觉的自己受到干扰,从而不愿意和此人接触,找到我交流此事,我一面开导她不要过多的关注自己,就不会受外界的影响,应该继续与那人讲真相;一面我思索着,为什么这么点小事,她一定要大老远找我交流,是不是有我提高的地方?想到这里我恍然大悟,以上所述种种烦恼,不就是因为我过于关注自己的名利而陷入了旧势力给设下的圈套吗?

有很多同修受迫害失去工作或是生意,从事很低微的工作,可每天想的做的就是讲真相救人,一个人都没少救,红眼石狮的故事中,菩萨就是化成可怜的讨饭老婆婆去点化世人。虽然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并不是受邪恶迫害的路,但是迫害已经形成了,已经失去了常人中的很多东西,但是这不足以成为修炼及救人的障碍,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那么无论我在人的空间中贫穷还是富有,高贵还是卑微,都不影响我告诉世人真相,如果他因我受的迫害而不理解大法,那也是他被既得利益迷惑了双眼,接不接受真相,是他的选择,我也没必要因为他们的不理解而认定是自己修的不好从而消磨着精進的意志。有的同修成功的破除了旧势力经济上的迫害,那前提一定是大法弟子做的好,人心少。而我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结果会怎么样呢?

当我意识到我是名利心被旧势力利用了后,才真正冲出了心的牢笼,一切都豁然间明朗。其实在别的同修看来很简单的道理,却因自己迷在其中而不自觉。也许当我认识到之后,在常人中的生活会有一个转机,也许会依然很辛苦,但是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明悟师尊的安排,无论在任何环境都全心去救更多的人,而决不是自己在执著心的带动下给自己设定一个什么路,之后才能救人。

近日的一些感触,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