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法庭不公判决之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11月17日下午四点,法国巴黎商业法庭决定不派独立专家调查欧卫切断新唐人对华信号事件,理由是新唐人与欧卫公司之间无直接合同关系。对此整理出昨天和今天我们部份学员的交流供大家参考。

一法国学员说:这次新唐人告欧卫,希望法官任命专家调查欧卫事件。现在结果出来了,法官不同意调查。法官不任命专家调查欧卫事件,不等于是支持欧卫切断新唐人在中国大陆的卫星信号。个人认为,欧卫是否能开通新唐人的信号,还需要大法弟子的正念,需要修我们自己,不要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有这样一段:

“弟子:西方政府对邪党的态度越来越软,弟子感到救度他们的力度还不够,做的学员太少了。

“师:别管这些事,旧势力是在玩平衡。它不会让他们谁现在压倒谁。它觉的考验大法弟子的邪恶不够了,它就搞平衡。但是总体形势上在转,整个形势在转,在向好的方向转。”

一位法国学员交流说:个人认为检查和追究都不是我们的目地,即使同意检查也不是短期的事情,讲真相救人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在上诉的同时也是向更高层讲真相的机会,法国的高层还没有明白真相,我们要再努力。

一位德国学员说:法官和律师已经知道真相了,但法国高阶层还不太了解真相,还应该在下面的过程中让高层了解真相,本质觉悟,摆放自己,進入未来。

前几年诉江案就是类似的经验,哪个律师都说要五年。这样我们就是等,也不再给更多的世人讲这方面的真相了,几个国家的诉江案最后仅仅限制在几个人范围内了。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从新上诉的过程不一定是坏事,肯定接触一些以前没了解真相的人,随之能救更多的世人。

我们学法组今天晚上学到《欧洲法会讲法》,大家交流后都认为我们当时认真发正念了,接下来如何在过程中让更多人知道真相从而多救人,我们就如何做。

几个法国学员谈到,回顾这次告欧卫的过程,真是给我们创造了一个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好机会,为我们打开了许多以前没敲开过的行业的门。

前两天,一个很有影响力的金融信息、分析公司的巴黎分部给我们打了电话,询问关于这次官司的具体情况。上个月原定的开庭日,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西方电视媒体来法院听取了我们的意见。另外一家欧洲专门分析上市公司商业行为是否符合国际公司运行伦理标准、人权标准及为投资人服务的公司,这两天做出了欧卫这次把新唐人从其卫星上拿下去,拒绝恢复新唐人信号的这个行为是违反了正常国际商业运作规矩的判断。

能吸引了这些西方主流社会对我们的关注显然是过去的这一年多参与此项目的学员的共同努力的结果。从每次我们参加他们的股东大会到我们在他们股东大会时发的欧卫事件真相报纸、与他们的股东交谈,到把欧卫送上巴黎商业法庭,到我们巴黎的学员480多天来不停的坚守在欧卫门口。每一件事都促進了这些金融公司及这一行业的人士想要对这件事的了解。

法庭判决书下来之前,一个学员的交流文字能看出那么一点,发完这次正念就图安逸的倾向漏出来,一个两个人没关系,大多数就是大漏了。他写到:再过几个小时就是法庭给决定的时间了。在这时,如果我们可以再鼓一把劲,一鼓作气,坚持发正念,抱着希望通过这件事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让我们都有救人的紧迫感,这,应该是我们要的。

还有一位上次整理交流稿的学员向内找发现,自己把“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写成了“一时间全球大法弟子都没有间隔了”等等,这类话有点儿过了,是欢喜心的一种表现。其实,每一次发正念也有很多学员没有认真参与進来呢。

修炼是严肃的,我们的路很正,也很窄,差一点,都要修。

一位纽约学员交流:说实在话,我现在觉的我们做这类事情,过程中是讲真相救人,但是结果也是我们想要的,一定要这个结果。如果能够真的去调查,揭露出内幕,那么这就是铁的事实,邪恶和那些倒向邪恶的人无法再找借口,能够有力的制止邪恶,震慑那些随着坏的人,而且这个结果可能会导致从新开通新唐人对大陆的信号,那么重新开通的结果难道不是我们想要的吗?

如果我们自己头脑中不清醒,没有一个强烈的想要成功的愿望,那怎么能行呢?我通过在某公司上班这两年,遇到的一个中国人做的事情,我就知道邪恶那边它对我们進行的破坏盯的是多么的紧。如果我们自己没有坚强的决心和意志,没有清醒的头脑,根本不行的。

师父说“有心炼功,无心得功”(《转法轮》),但是我们自己要有修炼成功的愿望。

还有一位学员说,救人的事太多了,哪个都不能执著,不动心,该干啥还干啥,不要影响手头的其它事。什么事过于执着,状态又达不到大法的要求标准,就容易被钻空子,就是讲真相这把万能钥匙还没转到位。

也有的同修认为,卫星的确能解决很大问题,但如果欧卫起了这个决定性作用,旧势力会认为欧卫的威德太大了,所以肯定要挡的。只有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真能突破了旧势力的安排,才能突破旧势力对这些事的阻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