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欧卫事件更广泛的向政要讲真相、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这里想汇报一下就欧卫事件向政府讲真相的一些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今年六月十六日总部位于巴黎的欧洲卫星公司借口技术问题关闭了新唐人对中国的播出信号,使广大的中国民众失去了唯一的一个可以了解真相的中文电视频道。我体会到,欧卫事件中,我们要向政府、媒体和社会大面积、深入讲真相。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美国首都讲法》中说,“其实无论旧势力怎么做,在宇宙中的相生相克的关系中就是这样,它无论怎么做都是在替大法弟子做广告。比如说大法弟子搞的很多项目,邪恶一干扰,正的善的力量也随之而来。坏人做的什么事情都一样,只要它一抹黑我们,要干点坏事、捣乱的事的时候,本身就是替我们扩大影响。”

向欧洲议会向政要讲真相

五位欧洲议会议员在了解真相后,于九月底共同在欧洲议会里发起了支持新唐人电视通过欧卫向中国播出的书面声明。如果有超过半数的欧洲议会议员签署,就会自动成为欧洲议会决议。我们就拿着这个书面声明,去向欧洲议会的来自二十七个欧盟成员国的七百多名议员们征集签名,并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全面讲真相。同时把我们向政府讲真相的工作拓广、做开、做大。

从七月份至十月份,我们多次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和法国的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所在地讲真相。一部份学员在议会大厦外打出横幅请愿,一部份学员進到议会大厦里面对面向议员们讲真相。我们充份利用当前社会上发生的一切来救度众生;比如大陆的毒奶粉事件,用来揭露中共的新闻和信息封锁,以及新唐人电视对中国人、欧洲以及世界的重要。

有欧洲议会议员的助手告诉我们,我们针对一个个议员的面对面讲真相,是最有效的办法。由于学员们的努力,很多议员明白了真相,采取各种方式支持新唐人,如有的议员直接给欧卫写信、发传真、打电话,要求恢复新唐人对华的播出;有的议员向欧盟委员会提起书面质询,要求欧盟向欧卫施压,有的当面向法国部长提出要求,帮助开通新唐人对华播出的信号。有的议员还通过自己的途径,把事情的真相让更多的人知道,比如,向媒体发布新闻公告,在自己的网站上撰文等等;有一位欧洲议会议员在还特意冒雨去看望并支持在议会大厦外请愿的学员们。

在我们向政要讲真相时,欧卫公司也在同时向政要写信迷惑他们,在证据面前还在抵赖,试图逃避责任。在正念清除这个事件背后邪恶因素的同时,我们悟到,必须持之以恒、深入细致的向政要讲真相。

这些政要在人中都是精英,鉴于其在常人中的角色,我们讲真相做的好,在常人社会中影响面会大;做的不好,影响也会很大。我们应该充份考虑他们的执著和观念,但不是陷入其中,而是不执著于结果,不带观念的、用善心、谦虚的向他们讲真相,与他们交朋友,即站在更高境界对法的认识上,去圆容人这一层的理,让其在我们的慈悲中摆放他们的位置。

目前,虽已有一百四十四位欧洲议会议员签署声明支持新唐人。但离需要的人数还差不少,仍需要我们继续的不抱观念和执着的深入讲真相,需要我们整体的配合。这包括在欧盟外面和平请愿的同修,進到欧盟大楼里面对面给议员讲真相的同修,也包括不能亲自去的同修的正念对待和支持。

在一起工作、配合中修炼

在安排十月八、九日两天在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讲真相活动的过程中,我与几个来自其它国家负责协调的学员商量具体事宜。在讨论中,由于缺乏应有的沟通,我很晚才拿到安排,而且我觉的安排不完善。当时我就指出了一位德国的协调同修的不足和导致的问题,马上,我就收到对方据理力争的强硬回复。当时心想,不管如何,我一定得指出对方的问题,这样才可能避免進一步的错误。就这样,我们在几个来回的电子邮件上唇枪舌剑,各自指责对方。另一位也同时收到所有这些邮件的协调人同修后来对我说,“看你们俩个人,半夜里,电子邮件一来一去的争执……。并不解决问题。”当时我不是在想着如何大家一起做好下一步,而是一味的强调责任,明知是顶着劲,可还是在做。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鼓掌)一有事就要搞个你对我对,这是你的问题,这是他的问题,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象是在解决矛盾,实际上一点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实一点都不理智,没有往后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来在思考问题。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决。”

我自己往往在学法不足时,各种干扰,如人心、情欲、求安逸等就会上来,就会造成讲真相的工作延误和学员的配合中的隔阂。另一方面,我发现,同修之间不同的观念对整体配合的影响真是不可忽视。有时是来自不同国家的学员之间的不理解、有时是同一地区学员与学员之间的固有的隔阂,这些都阻挡我们更好的配合。

十月十八日晚,我们当地学员集体学法,读《转法轮》第四讲。我内心深处强烈的感受到,法中展现出的师父洪大的慈悲,那种完全无条件的对众生的慈悲救度深深震撼了我,无以言表,感动的止不住的流泪。大法教给了我应该如何对待与同修的配合以及向政要的讲真相;让我们以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大法赋予我们的坚定正念,更好的助师救众生,圆满完成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