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坚信师父坚定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借着明慧网举办的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大会之际,把这十一年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不忘使命,正念正行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们村被封闭,不让我走。那时我悟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责任就是维护大法,走出去为大法和师父喊冤,否则那算什么大法弟子?所以我和同修切磋,要走出去。在二零零零年的六月上省博物馆的前几天,我上镇上同修家,她说有的同修上京有的被抓,有的被打死。那时我想:怕啥?师父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因为当时干旱很长时间不下雨,家家都不敢给玉米施肥。我们村四个大法弟子为了走出去证实法,把肥撒在干土上,随后就走了。走的那天我和丈夫说我要上省博物馆去证实法,因为博物馆展览的都是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图片,我告诉他和孩子:我要被抓你也不要拿钱去要人,咱家没有钱,法不正过来我就一直证实法,为大法和师父喊冤。丈夫和孩子没说什么,因为孩子也修炼,只说你去吧。

那时我没想能活着回来,就这样被拘留了两次。之后恶警黑天白天看着我。一次省里的、公社的、派出所的和大队的一起来了很多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身体受益,讲的他们哑口无言,一句也没说就走了。

十月份的一天,有一个同修说:進京去不去?我说去。然后我告诉同修等孩子放学给孩子做饭。同修说行,等你们回来我和丈夫就去。我说到那儿证实完法三天就回来。

随后我和另一个同修拿点东西就去等车。由于农村乘车不方便,客车又过去了,我们就站在道上等。在这时脑子里反应出了两个孩子——一个十二岁,另一个十岁,他爸爸又不在家,等等。这个念头一出来我就意识到这是情的干扰,立即去掉,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这时正好来一辆车,我就想这是伟大的师父安排的。

买票上火车一切顺利。在车上同修问我怕不怕?我说不怕,说完就想:本乡还有没進京的,三四天回来还得和同修切磋進京证实法和撒资料救众生。

在天安门把横幅打开时,一下子来了一群恶警。当时我们有五个同修打横幅,在远处有两个同修不是一起的,看见就往这边跑、喊“法轮大法好”。邪恶之徒疯狂的抓人,同修都被抓了就没抓我,当时我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一片空白,师父就把法打進脑子里“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精進要旨二》〈理性〉),随后我就走。邪恶之徒喊“站住,站住”,我就听师父的,一直往前走。

在回家的车上我一闭眼睛就听见天上锣鼓喧天的喊“法轮大法好”,去的时候也是。象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结果我三天就回家了。下火车就看见卖东西的同修。和同修切磋,同修说看你们都去证实法,我还卖东西呢,我明天就去。帮我给孩子做饭的同修在我回来的那天就和丈夫去了北京。

一次我们集体学法放师父讲法,警察开车来了,在大门口车灯很亮,可就是没找到我家大门。他们还说:她家不会改前门了吧?转了半天邻居听见了,往我家打电话,我和同修把大法的东西和书拿起来从窗户走了。是师父没让警察看见大门,保护了弟子。

有一次开法会,因为快“七·二零”了,同修说“七·二零”不做了。我说有师在有法在,怕啥?可同修把我说了,我再也不说话了。回家后我就准备自己做,因为本村同修就剩六个人,有一个老伴看着出不来,两个上外地,两个害怕不出来。

晚上丈夫回来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了,说今晚是“七·二零”,我不能被邪恶吓住,我要往水泥电线杆上喷真相横幅,你帮我好吗?我心想今晚是另外空间正邪大战,“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另外空间除恶。他答应了,在晚上十一点多我俩起来做,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把所有电线杆做完。

二、跟师父走 做好三件事

有一次在梦里梦见师父又高又大,我见到师父就哭了,说:师父,弟子可想您了。我的手就能拽着师父的衣服底边,师父也不和我说话,一直领着我走。来到了一个村子,师父不见了。我和一个同修在外边睡觉,那村子家家往外抬人,我们就找没抬人的地方睡。忽然我觉醒了,赶紧挨家挨户的告诉众生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这个村子告诉完了我又飞到另一个村子告诉。醒来后我悟到师父让大面积面对面讲真相。我和一个老同修切磋:咱们要走出去救人。

我想了一个办法,我家有韭菜,我就用自行车推点走到师父点悟我的村子去了。在路上怕心出来了,因为在这之前那村子有一个搬走的同修说那里如何如何,我又想起了师父的法。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想到这我的正念更足了,怕心也没了。

我一路发着正念来到这个村子,到这一喊就有人来买韭菜。我想好了怎么引话题。有一个人说这韭菜这么大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说谎,因为韭菜有病了才捆大的。这些人一听:呵,还炼法轮功?就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你一嘴他一舌的说了起来,我就一一解答。

这样我还利用卖柿子、沙果、韭菜花,反正只要能走出去我就天天讲。一天我刚到那个村子,就有一个人喊“炼法轮功的过来”。我推着车子走过去,她就说:法轮功不是×教吗?说(师父的名字)跑到美国去了。我乐呵呵的接过话茬说,首先声明法轮功是正法,我们师父没有跑到美国,师父在中国是一九九二年传法,九五年初师父就上国外传法,在中国只传了两年。江泽民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镇压法轮功,师父走时还没镇压还让炼,怎么能说师父跑了?师父无条件的为我们弟子祛病健身何罪之有?教我们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去做何罪之有?难道教人做好人还犯法吗?我又讲“四·二五”、天安门自焚真相。我刚讲完,问我的那个人猛然站起来,举手高喊“法轮大法好”,在场的所有的世人都乐了。

由于我不知道向内找,心性修的慢,总是这样想:听师父的话师父让干啥就干啥,直到现在才知道向内找。我们村这些年一直在我家集体学法炼功,现在已经有十七八个人了。我们整体利用送贺卡、卖衣服,送真相挂历,挨家挨户讲三退。这还得感谢慈悲的师父让我接触到一个外地的同修。同修说他们已经挨家挨户的讲了。听了之后我们马上在一起切磋,由于农村秋天忙学法少,收完秋马上背法、加强正念,为的是快去执着好多救人。我们又把周围走不出来的同修也带出来了。我们一个一组、一户一户的讲,有的村子已经讲两遍了。有很多世人笑着说:谢谢,你们真是好人啊。

记的最忧心的一次是和外村同修配合上她们那讲真相。到世人家讲完真相,那人也明白真相了也声明三退了,最后对我说了一句:你怎么才来呀?因为她的丈夫出车祸死了,她明白了真相才说我的。我心里真是难受:是我把大法的福音让众生听晚了。同修快点出来吧,放下人心。为了回报师父为我们的巨大付出、为了兑现誓约、为了众生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每当我远望远方这些无量的众生,就好象众生在喊:大法弟子你们快来救我们啊!

有时我们讲真相有不退不听的我们也不放弃,要多次讲。我们村就是这样讲的,你讲不退她再讲,最后也退了。我们村已经退了百分之九十七左右了。

一次从我哥哥家回来,我哥给我找了一辆车送我。我想正好讲真相,先发正念,然后开始讲。司机是邪党支部书记的小舅子,我们认识。我问他听说过三退吗?他说干木匠活时有人给讲过,没退。他说:“你们反对共产党,参与政治,共产党谁能动的了?”我说:“我们没有反对谁,是因为他们迫害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不让炼功,我们才讲真相。他们诬陷我们围攻中南海,还编造天安门自焚骗百姓。”我就把中南海是怎么回事,把自焚真相揭穿。

我又说:“是啊,共产党,老百姓能把它怎么样,你看看六四、文化大革命它说斗谁就斗谁,国外拿它也没办法,可是天要灭它,你想哪个朝代的皇上不都喊万岁万万岁可是哪个也没万岁,哪个都想江山稳固,铁打的,可是哪个也不是铁打的,到改朝换代的时候它也得换,纣王那时不也是铁统的江山,可是神安排三个妖精就把朝代换了。人说的不算,你听老人讲六月飞雪窦娥冤吧,一个窦娥被冤上苍不也惩罚人六月下雪了吗?共产党害死那些大法弟子做好人的人,上苍能饶它吗?为什么现在天灾人祸不断,不就是迫害法轮功、害好人招来的吗?讲三退是因为共产党操控恶人害好人,我们百姓没干,可是我们都加入了党团队,举手宣誓要跟它走,把生命交给它。在我们举手宣誓的时候被打上了兽的印记,这个印记不抹掉你就是它的人,神要清除它的时候,所有带着印记的人都得清除。如果你声明退出印记就抹掉了,咱们不能当它的陪葬品。老弟退了吧!”他说:“行,退了吧。”

在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派出所让书记派人黑天白天看着(法轮功学员),可是我没有动心。同修说还集体学法吗?我说学。同修在我家学完法,回家时就跟看着我们的人讲真相,后来那些人明白真相了、也不看我们了。我不承认这一切迫害,在我的空间场没有这些迫害呆的地方。大法弟子就是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因为这是师父让做的,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是圆容师父所要的。你常人开的什么会与我们没有关系。大法弟子是主角,大法弟子说了算,不许任何正负生命干扰。我一直和同修挨家挨户讲真相。

在正法修炼、救度众生过程中也留下了许多遗憾和不足,我以后会多学法加强正念,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所托、众生的期盼。请师父放心,我一定听师父的话,无论到哪里,无论做什么、干什么,我都会把大法的福音和美好带去告诉众生。

因文化有限,如有表达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