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证实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至今,一路走来,感受很多。有撕心裂肺的去执着之苦,也有走出人生低谷的心路,还有一次次过关后心性升华后的喜悦和感恩,更多的是感受到正法修炼路上师尊的慈悲点化和呵护。前几届法会交流,只想看别人的稿子,不想付出的私心导致一次也没投稿,感谢师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把这几年的一点心路历程整理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走出怕的阴影

二零零四年从劳教所回来,怕心非常重,我就在家学法、发正念、找同修切磋。通过大量学法,法理渐渐清晰。回想自己走过的路,为什么屡遭迫害,旧势力在钻我那些人心的空子,心里豁然明朗了许多。站在法上做事才有法的威力,才是最安全的。我学着用法的标准去衡量我做的事与我的心态。

讲真相、救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与历史责任,是义不容辞的事,关键是怎么做,什么心态做。那时当地还是从外地大资料点拿资料,光盘很少。我发现光盘讲真相效果好,我就用自己家的电脑刻录光盘,自己买盘、自己刻盘、自己散发。

后来大资料点的负担越来越重,在我们本地建一个资料点势在必行,我和同修商量由她做,还有一人负责资料的运送。我当时怕心还是比较重,而且我屡遭迫害,自己想保持低调做事,还想保持自己家庭小资料点的运作,不与别人联系。可自己认为修的好、走的稳的那些同修并没有热心做这件事,或条件不合适,都在那等着、靠着。我着急,转念一想,我能行吗?抬头看看墙上师父的法像,师父正笑眯眯的看着我呢,心一下踏实了,眼泪一下涌出来,师父就这么安排的,谁也别看了,我毅然走出来做协调。我自感责任重大,所以很重视学法。

师父说,“因为咱们大家都知道,特别是在中国大陆的学员,哪个学员能走正、走好,在那样的环境下,全凭学法。你不学法,你的正念就不足;不学法,你的表面上的改变就慢,你在社会中所起到的制邪的作用就弱。”(《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我基本上每天保证有半天时间学法,发正念总是加长时间发,必须保证学法、发正念状态好我才出门。特别是《九评》发表后,我把一箱一箱的《九评》运到同修家。一开始,我一出门老是注意周围有没有可疑的车,有没有跟踪,后来想,我这不成了特务了吗?我努力排斥思想中那些想法,不承认旧势力给我大脑里安排的这些念头,行为上做到堂堂正正,就感到师父的巧妙安排,每次出行都在师父的安排呵护下神起来,做起事来真顺。

我们为了安全,基本上不通电话,跑空的事却基本没有,如果这两天办事不顺,先停一停手里的活,看看做事的思路对不对头,学法、发正念,状态好了再出去。按部就班的做。资料点就我们俩人,为了保密,有些事也没法跟别人商量,我就多学法,遇到问题就从法中找答案,该不该做,怎么把握尺度,自然就知道了,急需资金,我就自己掏。《九评》刚印出来,同修商量怎么发放,我主张挨门挨户的发。同修顾虑资金问题,我大包大揽下来。那时当地资金并不宽裕,受心性、家庭环境、经济条件等的限制,能拿出的钱并不多。我就从自己家拿,缺多少,拿多少。我让资料点同修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钱从来没断过。与此同时,我又与同修们切磋办家庭小资料点,走小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路,我们通过切磋,排除一些“资料点是邪恶迫害的重点”、“心性高的才能担任资料点的工作”的一些观念,就让有这方面能力、家庭环境比较好的同修做这件事。先试着自己做、自己发,然后再负责一小片。我们达成共识,为了避免犯错误,资料点的材料(切磋材料和散发材料)全都来自明慧网,别的网站的材料再好,原则也不用。逐渐走向独立运作。

在小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推行上,也遇到很多困难,有的同修有能力、有条件却无心做。等、靠、要,满足自己三件事都做了。有的同修有热心做,但机器却老出问题,老是依靠技术同修解决,自己在这方面不会向内找,这就需要耐心帮助同修在这条路上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一次一次的切磋。我急于卸下自己运送材料的担子,所以在推广小资料点时,有时会着急,甚至抱怨,心里不平衡,这时丈夫同修说会提醒我一句:“你做大法的事还抱怨,你在和佛讲条件吗?”呀,真危险,我赶紧理理思绪,调整自己心态。

二、着急也是一颗人心

二零零五年,我地成立了学法小组,成立了几个学法点,组织学法、切磋,同修接触多了,了解多了,摩擦也多了,特别是同修间的不修口,感到自己的心里压力大,往往是着急的强调同修要修口,要保密,过后又反省自己的心态,找到自己的怕心,扩大内心容量。同修被绑架,我跑到前头通知同修,出主意,参与营救。以往发生同修被绑架的事,第一反应就是害怕,后来知道要上网,要贴不干胶,要联系家人,写劝善信,还要通知同修近距离发正念等。有这么多事做,去做的过程中,自然就不害怕了。我被迫害过,深知同修这时需要我们的帮助,所以我做这件事非常主动。

有一次,一位同修被绑架后绝食,我们一边与他家人沟通了解他的情况,一边组织近距离发正念,不能近距离发正念的也要在家里高密度发正念,我担心发过一段时间后同修就容易懈怠,所以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下去,往往是每通知到一处,就与他们切磋切磋,增强重视成度,消除他们对同修的埋怨情绪,加强发正念,往往下通知就要跑上一天。一边担心被绑架同修安危,一边着急在家同修的状态,一遇同修被绑架就着急,难过的要哭,我也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同修指出我这是同修情。我的状态才好了许多,可还有,心胸不宽。还是不能站在法上象个觉者那样信心十足的做事,只是着急。

三、修出慈悲心

好长一段时间,我苦恼于我没有慈悲心、善心,对同修的态度经常是指责、埋怨,执著于别人的执著,缺少宽容对方的心态。丈夫给我指出过,也给我做出了样子,可我一到事上还是把握不好,提高不快。

直到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去集市讲真相,我在她不远处给她发正念,一会儿我们就走散了,看不见她了。原来她被绑架了,我却浑然不觉,什么也没看见。这件事情发生后,我向内找了一些皮毛就算了,主要还是强调她的错误:听不進别人意见、这心、那心等等。后来一位同修跟我切磋时说,我在这件事上没有挖到根本的执着。我追问,他说:“你为什么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你去干啥去了,她的安全你不该负责任吗?”当时他的话象一记耳光扇到我脸上,我知道我应该面对这个问题,好好的想想。

过后,我找到了自己的怕心、私心,为了保护自己,不愿离她太近,老是考虑自己今天的状态行不行,适合不适合讲,忘记了自己的责任是正念加持同修,保护同修。找到了这颗肮脏的私心,我羞的无地自容。我的好同修,对不起,我错了,心里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对别人好,不求回报,默默的、真心的、真正的为别人负责的对他们好。这种状态,感觉持续一两天就过去了,我把这时的状态记在心里,当我又想指责别人时,希望能回想起这段难忘的心路历程。

接下来的几件事我想我都把握好了。一位老年同修一次在切磋会上对我说一件事,看的出她以为那件事是我做的,她对我意见很大。当时我不服气,有很多的理由,情况不是她说的那样,我只对她说了一句“你该向内找呀!”就到发正念的点了,我们开始发正念。我心已不平静了,我想我也应该向内找,情况是不是这样这并不重要,关键是我确实有高高在上的心、指责同修的心造成的。发完正念,我立即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曝光这些心,诚心向她道歉,我们之间没有造成间隔。

四、互相配合、互相补充

现在当地小资料点遍地开花,并且独立运作,学法小组也都成立。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散发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

我经常喜欢找个搭档一起做事,互相配合。二零零六年,在当地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很少,力度不够,我就与一老年同修搭档讲真相,这种形式直接触动着自己的怕心,这怕心象一堵墙间隔着我们与众生的距离。

一开始一上午才能退一个两个,我俩象云游僧一样,什么人都遇到,当我们真正拿出自己的慈悲、善心、用道理劝善时,人们渐渐能听進去了,劝退的人数也多起来。俩人配合很关键,她年老,我年轻;她腿脚不便,我用摩托车带着她;她讲,我记名字,拿资料;她讲不通,我打圆场,或我来讲;有时觉的她讲的过于简单,我就在后面再补充几句,或给人一份资料;有时她讲的话有些高,别人不理解,我就再从另一角度谈一谈,或为她解释几句。也有配合不好的时候,刚开始讲真相时,她讲时我在一边听着觉的别扭,我就建议她这么讲、那么讲,她越讲不通,我越觉的她讲的别扭,着急、埋怨的心都出来了,向内找发现自己这块拧劲了,及时调整,用正念加持她,就发现她讲的真好,讲出的理朴素实在。她也承认,是师父给了她智慧。

有一次,我与这位老年同修出现了摩擦,我的思想中激烈的反映出她的种种执著与不对,我都不想与她合作了。我理理头绪,想想不与她合作的心是怕她的执著与人心给我们招来麻烦,我知道这个心不对,极力排斥头脑中对她的种种不满。然后,我对自己说:我的错,就是我的错,我必须向内找,哪颗心招致的这种不正确状态。后来我找到了自己执著别人执著的心,不宽容,怕心、私心。当我在学法中救度众生的愿望越来越强时,我发现她的那些缺点不再那么重要了,我们能够互相配合,形成整体多救人才是在圆容师父所要的。

风风雨雨十年路,无论是做资料,讲真相,营救同修,做协调,都经过了一个由不会到会的一个过程。心性在过程中升华,问题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也很多。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