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转眼又是一年,随着助师正法的脚步,我们又迎来了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非常感谢师父和明慧同修在百忙中又一次为我们提供了比学比修,相互促進,共同提高的交流机会。静下心来理顺自己一段时间走过的修炼历程,其中有喜有忧,喜的是邪恶即将灭尽,自己对法越来越坚定;忧的是自己深感不够精進达不到法的要求标准。常被人心羁绊,时而懈怠、麻木、被动修炼,往往出现问题时自己才知向内找。近日看到师父的讲法中说:“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使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坚信自己在大法的熔炼中定会去掉变异,留下纯正。最终走向那圣洁无比的美好家园。下面我就把自己修炼中向内找的点滴体会和同修交流。

一、溶于整体,修掉私心

我是九五年八月得法的,得法后一直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对自己修炼要求比较严格。直到邪恶开始镇压后,没有了集体环境学法就比较懈怠,炼功也没能天天坚持,直到二零零三年我第二次被绑架出来后,又开始了坚持参加学法小组学法。虽然当时环境比较恶劣,因为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路,集体学法,炼功,法会。我还是突破了自己的许多障碍。如怕心,家人阻止等等,坚持走师父留下的路。学法小组同修经常集体配合发真相,挂条幅,去黑窝发正念。来到了小组我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一天晚上,我去学法小组学法,带了真相传单和浆糊,跟同修说学完法我去贴真相,一同修说我们也准备去贴真相。学完法后我发现他们没有准备好,我有点急,同修看了出来,就说你先去吧。过后一位协调人和我说,那天你自己去贴真相没和他们配合,是不是怕回家晚家人不高兴。话中的意思是说我没有配合整体,听后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心想我本来也没想和他们一起出去啊。因为我每次都是利用下班时间或外出办事时顺便做真相。这件事我表面上没有什么错,为什么同修能提出质疑呢?开始我还认为同修那么多事,后来慢慢向内找发现自己有一颗隐蔽很深的私心。在这个集体中,我想的是如何提高自己,在这个集体中索取,并没有想到应该去配合整体。这不是一颗为私为我的心吗?发现了这个私心我努力改正,把自己视为这个集体中的一员。关心这个集体,同修做事主动协助,在配合的过程中,我又发现了自己的一颗心,认为这个同修正念足法理清晰就愿意配合,否则就不愿意配合,怕出事担责任牵连自己。其实这是另一种私的体现。如果大家都是我这样的想法,怎么能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呢?真象师父在《精進要旨》〈环境〉中说的:“我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是要弟子们能够真正提高上来的保障,如我叫你们到公园里面大家集体炼功形成一个环境,这个环境是改变人表面的最好办法。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学员或自学的弟子一定要到炼功点上炼功。”师父的话再明了不过了,如果没有这个集体环境,还很难暴露自己一些不好的人心。所以,我们小组每个人的提高,都是我们小组走向成熟的一部份。

最近在我身边发生的一件事又一次暴露了私心和依赖心,那天看到网上一篇交流文章,《目前大陆弟子不宜开耗材店》。我身边有位同修甲就是开耗材商店的,几年来为同修提供了很多无偿技术服务,给做资料的同修提供了许多方便。我和甲同修很熟悉,当我看到这篇文章,马上想到了甲同修面临的问题,心里很挂念。第二天我去店里去问问她有什么打算,她没在。几天前我在甲同修店里买了一箱纸,因外面下雨携带不方便,我只拿了一包回家,并和店里其他人说下次来取或甲同修方便帮我带过去。一天在小组学法,一位同修告诉我甲同修的店撤了。我马上说我的纸还没拿回来,学法结束走出来时,我看到甲同修正站在漆黑路边拿着纸等我,见到她我马上说听说你的店撤了,你怎么打算的,她回答过几天再说。我接过纸顺口说了一句,拿来三包还有三包,该同修听完转身就走了,我当时也没在意,事隔两天,其他同修反馈给我说,你的话很让甲同修伤心。她是流着眼泪离开的。我听后莫名其妙。我没说什么啊?当我冷静下来仔细回忆自己的所言所行,平时没有意识到的一颗颗人心都浮现出来了。同修开耗材商店,既解决了生活问题又给同修提供了方便条件,是两全其美的事,但长期以来同修对自己要求不严格,觉得店是同修开的,就大大咧咧不注意安全,还有象我这样的同修买完耗材自己不取回,还让开店的同修往回带,浪费同修的时间和精力,光考虑自己不替别人着想。这不是自私是什么?就是这种私心和依赖心才造成开店同修的潜在安全隐患,使耗材店不得不关闭,这难道没有我的责任吗?甲同修耗材店的关闭又面临解决生活问题,我没有给予关心和帮助,光想自己的纸,这种行为能不让甲同修伤心吗?别说慈悲,连最基本的善都没有。想到这里,我感到汗颜。在此也向甲同修致以诚心的歉意。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法每天也在学,就是不对照自己,才出现了眼前不该出现的事。我想师父一定为我们不尽快成熟起来而着急。

二、在营救同修中去执着

今年年初,本地多名同修被绑架,同修们立即行动起来,从各方面开展营救工作。如有向被绑架同修家属讲真相的,有陪同家属到公检法要人的,有以请律师的名义到律师事务所讲真相的,有近距离发正念的。

在营救中我们请到了北京律师,在被绑架同修非法开庭前,当地同修也做了充份准备,向全市公民和所有律师事务所发了邀请函。让广大民众了解这场迫害的真相。在非法开庭的前一天,我印制了很多传单,除给同修外我自己留了近百份,想下班后去发放。下班前一位协调同修给我打电话,让我和她去见律师,我没有多想,马上前往,这样打破了我发真相的计划,见到律师又去找另一协调人,几次往返,直到晚九点才结束。我带的真相资料还未发,心里有点急,一是明天非法开庭,今晚不发出去,广大民众就看不到消息,二是明天我还要近距离去发正念,于是我飞奔在黑夜中,一个楼群一个楼群走,没带手电,扶着楼梯扶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上,由于刚刚下过雨,路面也滑,虽然满身汗水,双脚沾满了泥土,却不觉的累。走着走着,我发现后面有人跟踪,我想他动不了我,还是发完吧,当我马上就要发完时,跟踪的人开始喊,站住!一听喊声,我慌了手脚,骑上自行车飞向小胡同,没想到小胡同前方是个水坑,当我要穿过时,连人带车摔倒在水坑边,跟踪的人追了上来,问我:“你发啥哪?”我说:“法轮功真相”。“发那干啥?”我说:“我要告诉大家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他说:“谁看呢?”我说你不看了吗?他问我:谁给你的传单,又问我姓名单位家庭住址,我一律拒绝回答,他说:“我现在把你带走至少判你三年劳教”。我说:“你不能带我走,你知道吗?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的,我希望你得福报”。这时我的心稳了下来,不断坚定自己的正念,心想决不能被邪恶带动。我反问他:“你是什么单位的”?他不回答。我又问:“你家住哪啊,我哪天好登门致谢。”他说不必了。他又对我说:“愿炼在家炼,别出来撒传单,像你这么年岁上有老下有小,万一進去值得吗?”……由于已深夜,我只讲了法轮功如何好及我学炼后受益情况,没和他说三退的事,过后有点后悔。

通过这件事我向内找,是什么心让邪恶钻了空子呢?我没有怕心,没有怨同修耽误我发真相的心,想把真相发出去揭露迫害也没错,想来想去,就是一颗急躁心,快完成任务的心,使做的大法之事没那么神圣,让邪恶钻了空子。但师父看到了我对大法这颗坚定的心,给了我慈悲的呵护,使我有惊无险。在此谢谢师父!

今年九月中旬,我与同修乙乘车去异地看望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同修。当我们接见要结束时,我在接见室门口等同修的家人,这时一名中年男子也站在那里,他看见我时就象认识似的说,现在的社会真黑,我感到莫名其妙,就问他:“你来看家人还是朋友?”他说是律师来办案的,我见他先跟我搭话,想可能是有缘人吧,就想给他讲真相。于是就顺着他的话题说,律师的职业很好,在社会上很受人们的尊重的。我说现在北京有很多维权律师帮助弱势群体,如拆迁,征地,假奶粉,法轮功等……我说:“要是法轮功请你辩护你去不去?”他一听法轮功马上说不去,并气呼呼的高声说法轮功是什么哪!还让人退党,你说法轮功为什么让人退党!我说:“你多了解了解就知道了”。这时屋里所有人包括警察目光都聚焦在我们这里,气氛显得有点紧张。回旅店后,乙同修跟我说,你在那讲真相不太理智,我当时没说什么。几年来一直我俩配合营救同修,互相鼓励着往前走,出现了许多神奇和意想不到的效果。深知互相圆容弥补的重要,过后我详细对她说了讲真相的过程。当时乙同修看到听真相的人炸了,对我生出了怨心,并远远站着对我这里发正念。在她眼前出现了马上要出事的假相。我说当时我一点也没动心。事隔几天后,乙同修对我说,你有时说话很冷,并提出那天在监狱接见室讲真相一事,她说很担心,我却说一点也没动心。同修的话引起了我的反思,進一步向内找,表面我讲真相没有错,听的人发火我不被带动也没错,而且我跟乙同修谈这个过程时心态很好,语气并不生硬,为什么乙同修说我说话冷呢?细想是因为我心里坚持着讲真相没有错,因为师父说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虽然表面平和,心里坚持着我没有错,显然是一种潜在的争斗心,执着自我的人心。反映在同修那里就说我说话冷。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这段讲法让我明白了一个理,一件事的出现不在表面的对错,关键是看我们的心是怎么动的,我们所动的一念达到了在这一层次法的标准,这才是圆容了师父所要的。

我们在营救同修中,为了揭露迫害需要一些信息传递。一次同修将我的信息误传,我听说后心里一惊,埋怨和怕心交织在一起。修炼人碰到什么问题都不是偶然的,这里虽然有同修的不足没有认真核实,我想更大的问题还是自己有漏,否则决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向内找,发现自己在营救同修中有一种潜在的显示心和求名心。修炼真的很严肃,任何一颗人心都可能被邪恶钻空子。几天来周围的同修也为此事发正念,解体了邪恶妄图干扰迫害的因素,使我们平稳的走过了这一营救阶段。

三、在带小弟子中修自己

我身边有几个孩子,都是从小和父母一起得法修炼的,迫害发生后,没有集体环境,修炼也是断断续续,我想不能让他们落下,应给他们创造一个集体学法环境。于是在我家成立了小弟子学法组,每周末学法一次。现在几个孩子都到外地上大学读书,只有假期来我家学法,得知,他们在学校不能经常学法,有的甚至一个学期都没有学法,孩子们已经受到了这个社会大染缸的严重污染。在和他们一起学法时看到在他们身上有许多变异的东西。我就在网上摘录一些青年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進行学习和交流,归正思想和行为。如:敬师敬法,学法时的姿态、穿着,如何去掉玩电脑游戏、看常人电视的执着,从一点一滴做起。以前在我家都是坐在沙发上学法,这个假期我买了坐垫,都要坐在地上学法,以免歪着靠着学习。我鼓励他们给同学讲真相,有一个小同修做的很好,把同宿舍的同学都做了三退,我经常给她一些小册子让她带回去给同学看。但是他们普遍不愿炼功,在学校没环境,放假在家也不愿炼,甚至不愿发正念,只是在小组学法时才发正念。虽然交流了学法时的姿态,但他们并没改,学法时还是照样靠着歪着,自己就动心,认为现在孩子真难管。过后我反问自己难道我自己都做好了吗?他们的表现让我看到在我身上是不是也存在着这些变异思想行为呢?自己有时在家学法时也靠着沙发,孩子们不愿炼功,自己不是也经常三点五十分起不来炼功吗?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还有很强的安逸心,不能在法上严格要求自己。虽然我的工作较忙,其实任何不在法上的行为都不能找理由为自己开脱,自己做正了,才能有一个正的场,也会使周围的环境向好的方向转变。暂短的假期学法小组给小弟子们的思想進行了一次清洗,盼望他们寒假回来时,能在法上有一个飞跃。

在修炼的风风雨雨中,不知不觉已走过了十四个春秋,能证实法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近期师父的连续讲法,让我深切感到师父期盼我们尽快成熟和众生急盼得救,真的没有时间再麻木、消沉、懈怠了。找回当初得法时的那种喜悦和别人得不到法的那种自豪和幸福,找回当初敢于发誓下凡助师正法的果敢刚毅,努力同化大法,就一定能达到法的标准,才能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宇宙中的第一伟大称号。

以上是自己在修炼片段中向内找的点滴体会,但找到、意识到和做到还有一定的距离,还是需要努力和决心的。我决心从现在开始,多学法,多救人,向内找,去执着。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肩负起自己的历史责任,完成助师正法的洪愿。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