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二零零一年看到一篇文章《叫醒身边的人》大致意思是:在天上我们与师尊签约后互相嘱托“如果我在人中迷失了,可千万叫醒我”使我更明确了:我们都是随师下来助师正法来的,在人世中得法后再返回去,千万别误在人中回不去了。我把这篇文章在复印社印了六十份,发给其他同修,共同做叫醒身边的人这件事,包括常人。从那时起,只要看到听到哪位同修走不出来,我就马上去找他,一次一次的去找,与他们一起学法交流: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不能看着众生被江贼一伙蒙骗毒害,而助纣为虐,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也害了他们自己,每个大法弟子都动起来,发资料,救世人,力量大,效果好,很快我所在地区的同修都参与了做发资料救世人的事情上来,有的常人也帮着做,有个同修的爱人刻了一模子印制了一万张粘贴,很快大家就发出去了,大量的灭掉了另外空间的邪恶。

二零零五年我参加了小组集体学法,感到心性提高很快,受益匪浅,心想:如果大家都能参加学法多好哇,这是师尊留下的修炼形式之一。所以我从零六年开始组建学法小组,首先遇到的是:学法的地方难找,哪家都有常人,常人都有很重的怕心,工作很难做,跟家人谈好几次才能谈通一个地方,学了几个月又不行了,说居民委组长监控了等等。只好再找地方,其次是有的同修不愿参加集体学法,一是懒散,二是怕心,要多次交谈才能谈通。我想凡是组建过学法小组的都会有体会,再其次的困难就是要把一些同修带出来,不管刮风下雨,天寒地冻,把同修约到一起,等待,接头,送往都需要时间。有时也感到困难,又一想,吃这点苦算什么,比起狱中的同修,比起师尊为救度众生所吃的苦,我这点苦又算什么呢?这不正是自己修炼的好机会吗?自己没有任何家庭负担,腿脚也好,这事不是正该自己做吗?为什么攀别人呢?

有的同修能运用电脑做资料,有的同修能大量的“三退”救人,有的同修能做协调工作等等,那自己就多做点成立学法小组的事吧。(做好三件事之外)

找个学法的地方不容易,如果没找到人,哪怕只一个人我也要陪他一起学,然后找来一个人,二个人,三个人,这样一个四人的学法小组就成立了。我一边和这个学法组一起学习,一边再组建另一个学法组,有时学法组没学几天有时几个月家人就说居民委组长监视了,不能在我们家了。为了不给常人带来麻烦和顾虑,就多次换地方,这里有我们修的不足的地方,也有邪恶的干扰,有一个小组修的比较扎实,雷打不动一周三次,从未停过,一直坚持了四年多了,尽管也有干扰,如去年“十一”和今年“十一”之前,派出所和居委会二次敲门,我们在里面就是不给开门,恶人只好走了,再没来过。据组长说是居委会和派出所的要找同修谈谈,不要出去乱走,组长说负责,保护了这位同修,因同修到这了,跟居民委组长的关系搞的很溶洽。

每个小组正式成立后,我们都很正式的宣布一下具体要求:如尽量不缺席,不迟到,学习时间尽量不吃东西,不喝水,不穿裙子,不穿低胸坎袖衣服,不穿短裤和背心等,尽量盘坐,这是对大法对师尊的尊敬,每两个月集体炼功一次,纠正动作,对有病业的小组每周炼功一次,使有病业的同修身体恢复的很快。

通过集体学法炼功,所以有参加的同修都感到提高很快,感到了集体学法的重要性,正象师尊讲的“这个环境能够熔炼人”(《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大家感到自己在法理上悟不懂的,在常人中遇到的矛盾,关和难不知如何过去,在学法小组提出来,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谈自己的体会,很快就把自己的事情解开了,知道怎么做了,如家庭矛盾,工作中的事情等,由衷的感到收获很大。

养成集体学法的好习惯,能克服自己的懒散的坏习性,能增强自己的自制能力,在学习小组能达到比学比修,看到别人不把腿拿下来,自己也不好意思过早的把腿拿下来,增加了盘坐时间,在腿疼的过程中又消去了业力,同时大家都感到深切体会到集体发正念能量场强,除恶效果好。还一个体会是:信息及时,跟正法進程快,如营救被绑架的同修,近距离发正念零九年二个小组成员全部参加了。哈市几个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如鸭子圈,女子监狱,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呼兰监狱,大庆监狱等,有一个小组的同修也都参加了。近距离发正念的过程也是去怕心的过程,有怕心的同修,看到别人都去,自己也不好意思不去,去了二次后,怕心去掉了,以后自己也能单独出去了。

由于自己层次有限,在帮助同修也是三起三落的,比如对同修甲帮的不彻底,开始我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她还比较精進,也能出去发资料了,等要成立学法小组时,她儿子不干了,说我是在黑名单的,不准我参加,她也同意了。这是怕心的表现,也是我心境与层次的体现,同修没升华上去,自己也有责任。甲以后又去了女儿家住,被女儿管的更严了,出现了病业现象,住了院,出院后不精進了,什么资料也不要了,只看《转法轮》。今年我通过师尊的新经文的学习和师尊多次讲过的法:“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师尊只能诉其法理,具体就应该我们大法弟子去做,今年我又去了两次,跟她讲:“师尊一直关心着,多次往我脑中打一念,去看甲同修,我就来了。”她很高兴。我说师尊又有新经文了,看不看,她高兴的说要看。从此她又开始发资料救人了,我又定期给她送资料了,周刊她看完后不保留再给我,师尊的洪大慈悲又救回了一个弟子。

对走过弯路的同修多采取师尊的法理去启发她鼓励她,打消她的自卑心,顾虑心,怕心,信任她,不过多的对她要求什么,及时的把师尊的新经文送给他,师父的法才能真正的改变她。同时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特点,找出切入点進一步鼓励启发,增强了走回来的信心,我又一次一个知道在狱中转化的同修家的地址给了她,让她去关心一下别人,增强了她的自尊和精進的心理。

对生活中有困难的走不出来的同修,不是经济困难尽量给帮助,帮助搬运啊,跑跑腿啊,增進联系,目地还是鼓励其走出来。

对不太精進的同修,对比较懒散、自制力不强的同修,我就多跑跑腿,每次绕远也要找她一起参加小组学习,时间长了,这两位同修也能自觉的参加集体学法了。

这四年中我参加过多个学法小组,把他们好的方法经验带给新组建的学法小组,互相促進,共同提高,同时自己也单独组建了三个学法小组,与同修共同组建了二个小组,说是帮助同修,其实自己受益最大,心性每天都在魔炼中。例如在组建过程遇到的阻力,难度,都是在师尊法理的指导下克服的,没有师尊和大法自己什么也做不成,例如自己有很强的显示心,争斗心,不让说的心等,每次学完法都有短时的交流,同修给提出来了,提的比较尖锐,就感到面子上很过不去,触及到自己那颗不让说的心,开始还为自己辩护。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深入的学法,才真正的悟到,执著心是否真的去掉了,不是嘴上说的,必须在实践中魔炼,才能修的最扎实,没有在实践中的魔炼与检验,不能说那颗心已经去掉了,自己独修很难发现。在小组里学习,大家可都看得很清楚,所以大家在一起学,能够互相促進,共同提高。

层次所限,不当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