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修去常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随着正法的推進,苍穹从组,乾坤再造,留给我们走在神之路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如何走好最后这一段路,如何在正法修炼中,在救度众生中,彻底修去常人心,最终同化宇宙特性,是每一位大法弟子必须严肃对待的,也是未来大觉者必经之路。

回首往事,在正法修炼十年中,我们有过许多的经验、教训。我们就是在这迷中,在坎坎坷坷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这些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在正法修炼中,我们的路很窄,一定要走稳走正,走出一条纯净的回归之路,正象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下面我就把自己在正法修炼中的心得与同修交流切磋。

在捍卫大法中修去常人的观念

有这样一次证实法经历,在邪恶最猖獗的时候,正值罗干来本市时,在一小区入口处,在两个路灯中间高高悬挂诬蔑师父的标语,用大铁板制作的,非常醒目,在毒害着众生,我得知后就与几个同修商量着如何除掉它,有支持的,也有害怕不支持的。

最后我和几个平时在一起的同修决定:我们是师父的好弟子,决不允许任何诬蔑大法、诬蔑师父、毒害众生的标语出现。当晚我们就去了,用长长的木杆举起黑墨汁涂抹了标语,然后高兴的回来了。第二天有同修去看发现墨汁已用水车清洗掉了,又露出原来的面目,我们几个当晚又去了,用红油漆把它涂抹了,又高兴的回来了。第三天一看,邪恶又用红油漆从新刷一遍,又写出新的标语。

当晚我们又准备好了物件,打算用汽油麻布烧掉它。当我们快到地点时,我忽然产生一念,先把东西放下,我们分头去看一看有什么异常。当我和其中一同修走到标语下时,发现路边树丛中有六七个黑影蠢蠢欲动,我和同修小声说:“不要慌,咱俩慢慢往回走。”回来后听一同修说他听到那里有一个人说:“抓呀?”有一个人说:“等等、看看。”事情这样了,我们的心情很沮丧,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我就去其它的地方和几个同修商量此事,他们都说我不该连续几次去那里,那里一定布置了等着抓人呢,以后再说吧。没有一个支持我或帮我想办法的。我回家后仔细的悟了悟,我觉的不能让邪恶诬蔑师父,而且那里每天都有大量人群出入,天天毒害世人。

我找来上次去的几个同修,大家坐下来静下心共同交流这几次的失败原因,每个同修都讲出了这几次做事时的心态不稳和各种常人式的想法,现在都讲出来了,都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把这件事情当作了常人中的事情,而没有在法理上认识这件事是有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在支撑着。

通过认真切磋,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常人观念,同时也增强了做好此事的正念和信心,我们更加重视在纯净心态下发正念,清除那里的一些邪恶生命的干扰和破坏。发完半夜十二点正念,我们又去了。

这一次是同修们涂黑油漆,我在离我仅有三四十米的一个值班室窗外,对着里面的一个值班人员发正念,如果他一抬头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我们在干什么。可他一次也没抬头,他心烦的坐着乱翻报纸,后来他一转身把灯关了,上床就睡觉了。

就在同修把标语刚刚涂完时,突然在我的不远暗处有一辆轿车拉起了警报,我推着自行车,单手立掌发着十足的正念径直向他走去,车里是一个着装警察,他一边弄响警报一边巡望旁边的一个单位楼房,似乎要喊他的同伙,他见我站在他车前,就启动车,可是启动了半天也没着火,他趴在方向盘上惊恐的看着我。我俩僵持了一会儿,我一想,在这干啥呀,同修也安全离开了,我也得走了,就这样我骑着自行车回去了。

后来听那几个同修说,他们跑到安全地方就一起坐下来给我发正念加持,他们都说我一定没问题,一定会回来的。第二天,邪恶用红布把涂抹的标语包起来了,风一吹,又露馅了,很难看,又过几天,邪恶把标语牌子连带的钢丝绳都撤走了,再也没有挂东西。

通过这件事情我们几个同修都悟到了在证实法中一定要站在法理上看问题,而且整体的配合,思维的默契法力会很大,而不能用常人的观念来解决,那样会带来常人中的麻烦,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就是高层生命安排的,你用常人的手段怎么能解决呢?只有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才能达到捍卫大法的目地。

在证实法中修去名利情

在这个迷的世界里,不知不觉的对学法、炼功出现了懈怠,虽然我走到哪里工作,都是以身证实法,都在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美好和恶党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但是,我们大法弟子都知道,当一个修炼的人一旦法学的少,就不能每天都把自己的思想溶于法中,那么看问题时就会有常人的观念,邪恶就乘机干扰破坏,以至迫害大法弟子。表现出来的状态那就是是非多,麻烦多,时间少。

不知不觉中名、利、情渐渐的滋生出来了。我的职业是厨师,别人要说自己的菜做的好,自己表情虽无变化,可心里美滋滋的,生出了欢喜心,可是这颗人心却被人的虚伪所掩盖着,别人觉得我心性好,荣辱不惊,当别人挑剔我菜做得不好时,我心里好难受啊,总想找理由来为自己开脱。这不是虚荣心吗?当为自己的好朋友花钱时多少都不在乎,可为不相干的人花一点钱心里就不是滋味。我就是在这种看似平常的小事中,心性的标准越来越低,人心越来越重,使自己在自身修炼中一时间裹足不前。常人有句话“打个巴掌就恼了,给个甜枣就乐了”,自己的心经常随着外部的环境因素变化,而带动。

当我认真背法学法时,一下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利之心和各种执著心,这些人心在修炼人的眼里是多么可耻啊。那在神的眼里呢?唉!我低下了头真惭愧。我是大法弟子我怎么能看重这些东西呢,这正是我要修去的呀!在这人生短暂,稍纵即逝的时候,我怎么能陷在这里不拔呢?当大法的法理在我思想中震荡时,我真的认清了这些尘世的污秽,我真的有十足的信心去掉它,因为它不属于我的,也不属于大法的。

师父讲过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很多,人是为情活着的,我们修炼人却要放下它。比较突出的是我发现有一部份男同修色心比较重,当有漂亮女子走过身边时,就不知不觉的看上几眼或上下打量,我看在眼里很难受,有时想给指出来,碍于人的情面就没有说,当遇见这些事情多了,我心里就更难受了。

有一天我忽然向内找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让我看见,我为什么难受?为什么不舒服?师父不止一次的讲过两个人发生矛盾时,你要找自己,这件事情为什么让你看见一定有你要去的哪颗心。当我想到这里时,猛然惊醒,我不也有此心吗?想到这里我不敢再想了,这不和常人一样了吗?而且常人看在眼里会怎样想我这大法弟子呢?宇宙中所有的神都在看着这宇宙尘埃上所发生的一切,这不是败坏大法圣徒的形像吗?

在这里我也劝告还有此心的同修,去掉这颗肮脏的心吧,这种行为别说神看不上,就是道德稍高的常人也看不上。特别现在是正法时期,在大法蒙冤受难之时,当世人被恶党谣言蒙蔽时,正是我们证实大法,展现大法弟子纯正的时候,让世人来认清大法的美好。

在与家人相处中改变常人的观念

在修炼以前我说一不二,妻子十分怕我,百依百顺;自从我修炼后,妻子就大不如以前了,时不时的就给我提高提高心性,特别到了正法时期,在邪党的流氓手段中把我非法劫持关進看守所,妻子就害怕了,她也明白大法是被诬陷的,但在强大的压力下,她不敢面对邪党政府反对它,只能想办法劝我,我没有丝毫的动摇之心。

回来以后她也知道我坚定大法的信念是超越我生命乃至一切的,所以她就把界限划在“在家炼功咋的都行,不可以出去发资料”(我没被抓之前她是支持我发资料的)。有一次她当着给我送资料的同修的面把资料全撕了,同修尴尬的走了,我当时没有发火,可我心疼资料,心疼她伤害同修的心。

我冷静的考虑了一会,我不能用常人的方式手段开创自己的家庭环境,要站在法理上,修正自己,同化大法,改变家庭环境,为自己开拓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环境。从那以后我在家中严格要求自己,堂堂正正的修炼处事,常人中的事情多为妻子考虑,正法中的事我正念十足,谁也不能干扰我。她对我的干扰就越来越少了,最后我这方面的事她也不过问了。但是和妻子在常人生活中这件事上有时好一段,有时吵一段,都是因为琐碎小事闹得不可开交,有时看她简直没法活了。我有时很生气,气得我自己都害怕,似乎我生命的最大弱点就是生气。长时间的处于一种状态中,我就对照大法,我为什么总这样,一对照大法就看清了这是自己魔性的大暴露,为什么和妻子的是是非非这么多?其实就是师父在帮我去掉魔性啊!

我在外面和人接触很和气啊,很友好啊,为什么自己的妻子却不能包容呢?我联想到师父说过的梦中考验人时是心性的真正位置,因为在梦中所有的掩盖之心没有了,那时是心性的真正表现。对照自己的行为,在外面碍于自己是大法弟子,要高姿态不和人一般见识,其实那是虚伪的,那是在修人的表面。和妻子太熟了,没有太多的顾虑,直接就表现出了自己的真实心性,我还是不行啊!表里不一!心性没有得到真正的提高,那种状态不还得持续下去吗?骗谁都是假的,骗自己才是真的。

我看穿了自己真实心性后,在这方面就严以律己,再和妻子发生冲突就尽量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并背诵师父的经文,向内找自己,看是自己哪方面做错了,哪方面的常人心又重了,就这样我时刻向内找,我们的矛盾很少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家庭环境轻松多了,各自忙各自的事了,当然我一直不放弃引导她来修炼大法,我相信慈悲的师父一定会救度她的。

在常人工作中修去常人之心

我自从走出学校门就四处打工,学的是厨师,流动性很大,有时在国营企业,有时在个体酒店。中国大陆这些年被恶党折腾得是十恶毒世,做好人真难。我没得法前就被污染成为社会的阴暗面典型。得法后,在慈悲恩师的法理指导下,明白人生的存在意义和目地,在学法精進实修中,师父为我净化身心、启迪正念,使我走向回归之路。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经过几年的修炼觉得自己已经不错了,心性很高了,一般的事也都能放下了,可是自邪恶迫害大法以后,当正法越来越接近表面时,我逐步的发现自己有许多的常人之心在社会工作中表现出来。比如在国营食堂里,常人都在唯利是图,吃拿送损,时时发生,我是修炼的人,当然不能随波逐流,可是当别人偷拿东西时,我看到了,心里总有一些不平衡,觉得领导应该知道别人都拿,就我不动,应该重视我,表扬我,给我一个正面的奖励。当单位职工分东西时,心里觉得自己付出那么多,他们啥活不干还尽有好处,难道当官的心里没数啊?心里暗暗不平,五滋六味。当自己干一天活却被领导指责几句,或说一些批评之类的话,心里别提多反感了,总觉得自己工作非常优秀,可领导总是挑毛拣刺的,他就不知道别人和我相差多远哪?当我的下手和我工作配合不好时,我总是厉言相加的说他们,没有丝毫的宽容,还说这么说都是为你们好。

通过学法、背法,我又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发现自己总是和人比,和自己的过去比,却不能用大法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虽然这些人心在表面上看不出来,不和人争讲,人家也说不出来啥,可当我一对照大法时,用放大镜看一看,这些人心都是一根根缆绳在拴着我,不能使我达到正法时期象师父讲的那种状态。我只不过是在用泥坑里的脏水冲洗自己一下而已,还觉得比别人干净。

我是大法弟子,对法、对自己应该严肃的对待,可是当这些人心慢慢滋长时,却还未发现,当有些矛盾突出时,方才明白向内找一找,但是,就已经影响了大法弟子的形像了。言传不如身教,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是在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修炼,而不是和常人一样,和常人一样了不就是常人吗?和常人争什么呢?那怎么能体现出自己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呢?只有自己修得纯正,心态稳定,象师父讲的“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那样才能使自己的环境变得宽松、和谐,使身边的人对自己刮目相看,那才是为我们救度众生而做的奠基。

以上是自己在正法修炼时期的一点体悟,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如有不妥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