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面对中共匪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人们在突然遭到坏人的暴力袭击时,通常就会喊:“快来人啦,坏人打人啦!”目的就是让大家来救自己。毕竟社会上的坏人是少数,而且坏人又最怕自己的罪行曝光,受害人这一喊,坏人可能真的就被震慑住了,或者被闻讯赶来的老百姓抓住去见官了。这是常理。

从另一个角度上也能看出来,坏人在公众场合作案的几率非常的少。为什么?他是怕被警察给抓个现行。

可是,要是警察做坏事呢?本来应当是正义保护者的警察要做起坏事来,老百姓该怎么办?用喊声能不能震慑住正在行恶的警察?赶来的民众会不会因为他是警察就任由他迫害好人呢?如果这些警察又以上司的命令为借口,以妨碍公务为名驱使赶来救援的民众的话,哪又该怎么办?

这样的事情可不是没有,特别是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法抓捕和骚扰中,这样的事例可真是屡见不鲜。

2009年7月17日,安徽省肥西县公安局的八、九个警察闯进一名83岁的老中医周正伦的家中。老人行医60多年,曾治愈了很多疑难杂症,是当地非常有名望的老医生。这次警察闯进家中后,由一人问话,其他警察在家中到处乱搜乱翻。他们看中的东西,就马上抢走。老人要求他们出示搜查证件,警察蛮横地说:“警服就是证件。”老人要打“110”电话报警,抢东西的人说:“我们开来的警车就是110。”

83岁的老人,警察都这样对待,中共的110报警服务是给老百姓准备的吗?开着警车去做恶,这就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现状。

人们常说现在的社会风气要多坏有多坏,看到坏人行凶都得赶快躲在一边,这不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吗?难怪老百姓说:“过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可不是吗?土匪能达到这一步吗?土匪还害怕官军围剿呢,可现在的中共匪警谁敢动他?所以这些人行起恶来,才是真正的无所顾忌。

2009年9月19日,黑龙江佳木斯大法弟子闯静和其他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学法,遭到佳木斯南岗派出所和前进公安分局不法警察的绑架,闯静遭到南岗派出所副所长刘金山等人的毒打。闯静和其他大法弟子的家属分别到佳木斯南岗派出所、市公安局和前进区政府等处申明情况,要求释放无辜被绑架的亲人。刘金山听到闯静的女儿马晓亮向他提出妈妈被其毒打的质问时,百般抵赖:“谁看见我打了?有证人吗?他能出来作证吗?”马晓亮就问他:“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你怎么不敢承认呢?”他狂妄地叫嚣:“我就打你妈妈了,你能怎么样吧?”马晓亮说:“那我就告你。”他听后更加嚣张地说:“你愿意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去,佳木斯所有的律师事务所你随便。”

中共的警察为何如此的霸道?当然是有中共的撑腰。前香港《文汇报》东北办事处主任姜维平,就在大连市政府亲眼目击过薄熙来在座车上亲自对公安局和国安局下达指令,要求对法轮功学员展开大规模抓捕,他说:“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

中共的警察虽然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有恃无恐,可是面对民众的反抗也不是没有一点顾虑。刘金山嚣张的背后除了他的恶毒和霸道外,内心也是胆怯的,要不他开始就不会百般抵赖了。当一些明白真相的正义民众出于义愤,面对无法无天的中共暴徒,真正站出来要求正义时,这些中共的匪警们也不得不中止施暴。

2009年9月11日午饭后,河北省迁安市中医院护士、大法弟子梁秀兰走到自家楼下,刚要发动摩托车上班,突然冲过来一辆车,从车上窜下来几个人,不由分说就把梁秀兰包围、绑架。

当时梁秀兰的女儿恰好也在楼下,拦住恶人让他们放下自己的妈妈。这些恶警不但不放,还破口大骂,并要将她也一起绑架走。周围的居民实在看不下去了,对恶警说:她还是个孩子,你们抓她干什么,放了她!她女儿这才得以走脱。

围观民众的一句话就能救了一个孩子。那些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家人不是更应该出来阻挡恶警吗?他们的阻挡可能是最有效的。

2009年4月20日上午,四川省名山县永兴镇派出所、县国保大队长苟永琼等四、五个恶警开着车闯到法轮功学员李西高家,破门而入绑架李西高。

李西高不配合恶警的绑架。苟永琼见不能得逞,就又打电话叫来五个警察。苟永琼一声“动手”,恶警们抱腰的抱腰、抬腿的抬腿,欲强行将李西高抬上警车。

这时,李西高的儿子已用手机拍下了这一过程。他义正词严地对恶警说:“你们迫害大法、迫害好人,一定要将你们的恶行向全球曝光。”李西高的妻子也坚定地对恶人说:“你们要是谁敢动他,我就与谁拼命。”恶警们一看这种情况,吓得松开了手。

苟永琼不甘心,硬要李西高到镇派出所去。李西高的妻子说:“谁也别想把他弄走,我家今天就是临时派出所,要说什么就在这说,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没有错,错的是你们,不分善恶、不分黑白、颠倒是非。”当时围观的人很多,恶警看没招,一个个灰溜溜地走了。

家人看到自己的亲人受迫害,哪有不出面的道理?真正行恶的正是这些身穿警服的中共土匪,李西高的妻子说的好:“错的是你们,不分善恶、不分黑白、颠倒是非。”

这是发生在一个家庭的成功反迫害的事例。还有一个事例更能说明问题,很能反映老百姓对中共警察的真实看法,和广大民众站起来后中共警察的被迫让步。

湖北应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人员,在2009年9月25日晚上十点左右,开着警车,来到法轮功学员老田的家中。进门就将老田的双手反铐住了,几个恶警推着老田就往警车上上。老田的妹妹、妻子、女儿见状,上前挡住不让恶警带走老田。六个恶警一阵拳打脚踢,把老田打倒在地。老田妻子和女儿大喊:“来人啦!公安打人啦!”一边喊着,一边用身体挡住老田,不让恶警打老田。恶警就对着老田的妻子和女儿暴打。老田的妹妹跑到门口向邻居大喊:“快来人啦!公安局打人啦!”邻居听到喊声,都赶来了。屋子里恶警还在打人,女儿抓住恶首吴小当(应城市公安局政委)衣领不放,质问他:“你们凭什么上门抓人打人,做好人没有错,今天谁也不准抓走我爸爸。”这时老田妹妹又进屋用身体挡住老田,不准恶警拉他,恶警又施暴狠打老田的妹妹。

邻居越来越多,面对警察的淫威,走出二人大声说:“谁在打人?不能打人!”并指着老田的妻子对恶警说:“你们把这个婆婆打得这样了,还不快点把他的手铐打开!”恶人在众人的注视下,不得不把老田的手铐打开。恶警在老田家做恶近两个小时,最后灰溜溜地走了。

在这个真实的事例中,行恶的警察和流氓无赖没有丝毫的区别,完全是一路货色。可是中共的图谋为什么没有得逞呢?一群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为什么就能迫使中共警察做出妥协呢?看来这个外强中干的中共在真正的民意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一旦相当多的老百姓明白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公道话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就只能终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