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修炼路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一直以来,我都想提笔写下自己修炼过程,可是总是有一种无形的屏障阻碍着我。每次总是以不知道写些什么为借口,以致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写出来。现在想来,其实这其中隐藏了我的无数个没有曝光的执著。怕写的不好啊,怕谈出自己的不足别人会笑话自己等等等等,可是等等的这些心不正是我要去掉的吗?所以今天我坐在这里谈出我的体会,有不足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一直听到的都是小弟子这样的对我的称呼,所以每当自己做的不好或是过关当中也以“自己是小弟子,不用那么严格要求”为由,来逃避心性的提高。其实,我现在也不是小弟子了,也不好意思再用这样的理由来当作提高的借口了。

在上小学的时候,在父母的带领下走進了大法的修炼,那时的自己不知道大法的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只知道这大法是教人如何做一个好人。这样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就遇到了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其实当时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父母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因为我相信父母选择的路是对的,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

那时的日子,过的虽然惊心动魄,但是却充实无比,每天都好象有一股力量牵引着自己。无数个月光皎洁的夜晚,与母亲到挨家挨户发放真相资料――我不感觉到怕;无数次的和母亲配合保护大法书籍,与恶警周旋――我不感觉到怕;母亲被非法关押时,我无数次放学后奔波于公、检、法要人――我不感觉到怕;母亲流离失所在外,我独自一人遭到恶警无数次的非法骚扰,义正辞严痛斥恶警恶行――我不感觉到怕……回想起曾经走过的路,只是一瞬间,现在想来,当时没有一丝的苦,那时一定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用宏大的佛恩浩荡指引我走过来的,可是走过了,自己却后怕,却成了日后干扰我学法的一个最大的障碍。

当面对家人的无奈与痛苦和不理解,当面对邻里的猜疑与冷嘲热讽,当面对同学朋友的远离与闲言碎语……我忘记了这一切都是对自己建立威德的考验,却当成了是人间的一场巨大的魔难。此后的我一点点的沉沦,一步步的埋怨,就这样离道越来越远。

直到上大二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同修,她不经意的几句话,一下子点醒了我,好象一下子明白了人世的意义,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早已离开了航行的法船,一下子想到了回家……。

从同修家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的流泪,似乎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用这种千古的缘份来点醒早已迷失的弟子。回家后的一个星期,只要是我清醒的时候,我便拿起大法的书看。而那时发现看的感觉和以往一点也不同了,不再是以前一味的感性认识,只知道好,却不知道好在什么地方。那时真是每天一个变化,每天一个对法的理解,那时才开始真正的从以前的感性认识转变到了理性的认识。

一个星期之内,我连续做了三个梦:第一个梦是我来到一个小学的教室里,屋子里已经坐满了人,只有前排有我的地方,却还没有座位,醒来知道自己只是个小学生,还没有合格。继续的学法,没多久又做了个梦,梦见那是一个高中的教室,原本是我的座位已经被别人坐了,我站在那想,已经从小学升到高中了,可是还是没有合格,最后一个梦是大学的生活,我知道是师尊慈悲,没有丢下我,给了我机会赶回到正法的大道。

我重回大法已经是大二、大三了,正好赶上了四川地震,看到这个新闻后,几天睡不着觉,心疼那些众生就这样离去,也许就有像我一样迷失没有精進的弟子,才没有得到救度。

回到学校后,一直想开口和朋友讲真相,可是怕心的作用一点也不敢开口。直到有一天,好好的手机,短信怎么也发不出去了,一看表正好是半夜十二点,我知道不是那么偶然的事情,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开口讲真相了,就这样一个念头,我一试手机又能发出短信了。知道自己该在这方面突破了,个人修炼要跟上,救度众生也不能不做,否则不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第二天,我和我最好的朋友去海边玩,路过一个灯杆,上面贴着“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不干胶,我对自己说,不能再因为自己的怕心而不给众生选择的机会,自己口口声声说是好朋友,连对方的生命都不顾及的,叫什么好朋友。我叫住了她,说:“你看,这有个什么东西?”她就过来念上面的字,那天和她说了好多,从《九评》到藏字石,由于第一次讲真相,心里抖抖的,但她的反应和我想的一点也不一样,她很认真的听着,并很自然的说要退出团员和一切邪党组织。我心里很高兴,感觉到并不是你要怎么样怎么样,只要你去做,一切其实都是师父帮助平衡了,这也许就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吧!

有了这次经验,我知道,讲真相并不难,主要是开口的那一瞬间,只要张开了嘴,不去想什么后果,自然而然就讲下去了。当劝退几个人之后,我还停留在几天前的状态,还是一样的去向同学讲真相,可是发现,总好象停滞不前,没有什么起色。晚上,一个人仔细琢磨,原来,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再以救人为主要基点,而是以结果为目地去做了,没有想到众生,而只是单一的去劝退了。找到了这个心之后,我便调整好心态,不去计较结果怎么样,只要履行好自己的责任,给了众生的选择的机会,我就做了我该做的。

我回学校只有七天的时间,每天慈悲的师尊都会安排不同的众生来听真相,好几年不见的同学,非要从北京来看我,本来很厌烦这样,想到也许他就是来听真相的,就同意了,送他走的时候,我说藏字石,还有现在人都退出,我说你也退了吧,心想就这一句,人这都不知道咋回事,能退吗?没想到,他很快答应,那你帮我退了。我真的感谢师尊,又有一个众生明了真相。

七天的时间真的很快,买好了晚上的火车票,能接触的人都讲了,心想我只能做这些了。无意的到走廊看看,刚出门,就看到了对门寝室的朋友背着包刚下火车,我想这又是一次机会,進屋和她说了一嘴,她笑笑没回答,我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因为想,就这几个小时了,讲也讲不明白,算了,这几天已经很累了,就回到寝室等着到点回家了。

到点了,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了,和室友道别时,刚才不退的那个朋友领个人来了。我寝室的见来人了,就打趣我说,她见谁就讲藏字石。我一看,反正说起来了,我就多说一句吧,对着那个不认识的女孩说,现在都退党,反正信了对你也没什么影响,俗话不都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吗”?你也退了吧!她笑着对我点点头,我自己都愣住了,那不退的女孩一看,赶紧对我说,那还有我。我笑了,我笑众生等待的真的是这句真相,师父太慈悲了,就这一分钟,也会给我安排有缘人。

回家的车上,我真的好幸福,比得到什么都轻松。在这过程中,有退的,有不退的,有完全相信的,有半信半疑的,有感谢我告诉他们的,还有说我疯了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只要不想到自己会怎么样,也不要去想后果如何,一心只想救度这个人,我想一切师父就帮助平衡了。我坚信,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管修好自己,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就什么都能过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