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二零零七年初才走進大法实修的新学员。

一、从做事到修心 向外看到向内找

为了尽快撵上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对自己的修炼还是抓的比较紧的。一是在时间上卡的很紧。吃饭常常是凑合,几分钟完事,或者吃点剩饭。有时为了做三件事,常常顾不上买饭、做饭、吃饭,宁肯饿肚子。睡觉也是每天凌晨才就寝,靠闹钟掌握,不超过四、五个钟头。二是争分夺秒多学法,《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以及《精進要旨》、《洪吟》等大法著作几乎就是车轱辘转似的轮着读,一遍又一遍。三是坚持天天上明慧阅读同修的交流切磋文章,把自己溶入这个大的修炼环境中去。四是坚持写交流切磋稿件,介绍同修和自己的修炼体会,揭露本地邪恶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五是主动找事做,找协调人要事做,并且力所能及地协助做一些资料。

这样修炼了两年,误以为只要把三件事抓的紧、事情做的多就是修的好。根本不懂的如何修心性、如何向内找。有时甚至认为修心性、向内找费脑子、耽搁时间。仅仅把向内找、修心性停留在嘴巴上,停留在对同修的苛求、责备上。结果修来修去总是在一个比较浅的层面上打转转,一过心性关就守不住、往前顶、沦为常人。让师尊多操了许多心。

由于我在学法上片面追求数量和進度,只满足用于学法的时间长,满足于法学的多,满足于表面字义的理解,参加集体学法也总是读的较快,有意无意的觉的自己文化水平高、口才好,不但念的流畅还不念错。有那么一点显示的意思。看起来我是囫囵吞枣的学了不少法,其实好多法理并不清晰、并没有入心,几乎等于白学。

同修都知道,我的家庭关过的不好,受的魔难比较大。老伴、儿子、媳妇可以说都是不信大法甚至敌视大法、反对我修炼的。不分白天黑夜,打啊、骂啊、砸啊、闹啊不断。开始“整”的我一头雾水,百般想不通。后来意识到这里面不仅有魔的干扰,还有我消业、还债的因素,更有我修炼的因素在,要我放下对家人的亲情执著。可我觉的这个“情”已经放的差不多了,为什么家庭魔难还不断呢?原来我只是片面的把高兴、喜欢、喜爱这类常人中比较正面的情绪理解为“情”,而没有看到“情”的另一面即比较“恶”的一面。直到有一天学《转法轮》时,突然“恨也是情”那四个字猛的撞入我的心头,引起一震,我这才悟到,透过家庭魔难,一方面是要多层面的去我对情的执著,同时也是家人在帮我去争斗心、怨恨心、替我消业啊!

过去我修炼受到家人的干扰、迫害时常常想不开。有时忍不住就用人心去跟他们争常人的理,争斗不过就在心里生闷气,怨恨,甚至希望他们遭报应,长期处于一边修炼一边滋长争斗心、怨恨心的状态,始终走不出这个情的缠绕,始终在这个情里打转转,才招致家庭魔难不断。

另外我由于受迫害,对单位及领导也在心里积存着一些怨恨和争斗之心,这还不是一个情吗?这些个情、这些个心不去那又如何能修炼提高呢?

以往遇上魔难过不去时,我还有埋怨法理不显示、师父法身不点化的念头。现在悟到不是法理不显示,也不是师父法身不点化,而是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的法理在制约着。你抱着一种“速成”、“取巧”、走捷径的心理,一目十行、贪多求快的学大法,本身就是对师对法的不敬!那法理后面的佛道神怎么会显现呢?

明白了这些个理后,我就彻底放下了对家人的亲情执著,用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去坦然面对家庭魔难的一关又一关,结果家庭环境反而日趋缓和了,连六岁的小孙女也悄悄的得了法,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

另外我在处理与同修的关系上也得益于静心学法受法理的点化。修炼之前我有一个喜好读书的习惯,有时还动动笔。走入大法实修后,其它的书报、杂志和常人网站基本上都逐渐戒了;除了读师父的书,就是上明慧和正见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有时还学着写写切磋文章,明慧同修为了鼓励我,还不时给刊载点出来。

说这些没啥不好的。但由于我实修时间短,没有经过严格的心性修炼,结果把好事变成了修炼中的障碍:一个是把写稿子当成了个人修炼的一条“捷径”,用写稿子代替学法、修心性。二个是认为自己比别人修的快、修的好,在潜意识中有高人一头、瞧不起同修的心理;那说话的口气和态度多少有点居高临下、得理不让人的架式。

特别在“七·二零”十周年前后,我一直对某些同修不注意安全的状况耿耿于怀。经反复提醒也好象没有引起重视,导致同修之间产生了一些间隔。但压根儿我就没有向内找,找一找自己在安全问题上是不是也有什么漏洞和问题?因为我平时一贯自认为注意的比同修要好,有先见之明。往根子上挖,就是认为自己比同修修的好,只有我说同修的,而觉得自己没啥让同修说的。

同修都是年纪偏大、文化偏低、上不了网的,他们得法都比我早,一般对我能忍,但有时还是能看出他们心里的憋屈。我察觉到了这种不对劲了的情况后,才迫不得已的向内找。

受同修《你什么样 你周围的环境就是什么样》一文的启发,我仔细的回味、检查了自己的修炼状态后,竟然发现一贯指责同修不注意安全的我,却存在着严重的安全漏洞而不自知!联想到我常常振振有辞的批评同修不注意安全的情形,真是惭愧的无地自容!

我静下心来学法。一次通读《转法轮》时,我的眼睛久久不能离开,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是啊,我做到了“真、善、忍”同修了吗?这段法何止学了上百遍,现在才意识到我在个人修炼中只注意了修“真”,而忽视或者说轻视了修“善”和“忍”。善待同修(包括善待家人)不够,忍的功夫修的不好。发现同修(或家人)有啥执著不是善意的提出来,而是不顾情面的“直接开火”,错以为来真的、敢于说就是修的好。这不仅是我摆不正与同修关系的一个根本原因,更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个主要障碍。因为我们作为一个修炼人,快言快语、不顾及他人的承受那是不行的,有时甚至还是错误的,不但帮不了人、救不了人,甚至还有可能把事情做坏,适得其反。

往深处悟,其实同修(包括家人)的种种表现,都是在给我提供修炼环境,帮我去执著心。同修或家人的一些不正确状况,其实就是在提醒自己,应该想一想自己的状态是不是已经偏离了修炼人的标准。可惜我悟的太晚。

通过回顾一年来的修炼状况,我发现为了帮我去这些人心特别是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师尊没少操心劳神。今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半左右,我在电脑上阅读明慧刊载的同修切磋文章《记住“智慧的源泉”》一文时,师尊特地幻化出“炫耀”二字,并放大、增粗、加色(蓝色),让“炫耀”二字不停的在页面上闪现,给我以警示和棒喝,使我深为自己夜郎自大式的觉的自己如何本事而羞愧!

我们的一切都恩出师父、源于大法。有什么值得自傲、自负和自我膨胀的?这些在层层下走、生生世世转世中形成的不好人心和观念,都是障碍我们圆满的执著。“世间上的任何一颗心、任何一个牵挂的因素,都是一把锁住人离不开的锁。”(《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只有通过静心学法,把它们一个个找出来,然后修下去,才有可能一步步升华上来。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窍门”可循。

二、讲真相、救众生是大法弟子实修的炼功场

在创世以来的最后大结局中,在自己“承包”的范围内,多救人是大法弟子肩负的重大历史责任,也是修炼人最大的善。我理解这个承包的“一份”,不仅仅是指我们工作的单位、生活的居民区、周围的街道、社区、机关、企业、学校及各种公共、公益场所等地理概念,而且还应包括我们通过亲友、熟人等各种社会关系辐射开去的一切人脉,包括匆匆一过的因缘际会者。

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可以在家里、在室内進行外,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救众生都必须出门做、必须开口讲。

我是新学员,出门讲真相劝三退做的比较晚,大约是从二零零七年的下半年才冲破障碍走了出去。但我一走出来后就没有停止过。我讲真相的对像涉及到工人、农民、干部、商贩、居民、老师、学生、职员、领导干部、现役军官、战士、保安、执勤哨兵以及政法系统的职工和中层领导、老人、儿童(七岁以上戴红领巾者)、同事、亲友和残疾人、乞丐等;做真相的场所包括街道、社区、商场、学校、居委会、休闲场所、政法机关、部队军营等。

不论是上门维修的、施工的,还是在外头遇上发广告纸的,不论是站在马路中间让车、等人的,还是问路、问事的,只要是有那么几分钟的空隙,能搭上话,我就趁机给他讲真相、劝三退,而且一般效果还很不错。因为中国传统文化中还有一个“礼尚往来”的礼数。不论是何人,只要你進了我家的门你就是客。若主人敬重客人,那客人一般也就比较尊重、信服主人。在外面偶然一遇也是这样。你若主动、周全的为别人着想,或回答了别人什么,或帮了别人什么,或成全了别人什么,或礼让了别人什么,尽管事情不很大,甚至很小很小,但人良知的那一面会对你的敬重、敬意、敬礼心存感激。这个时候你若真诚祥和的讲点什么,那对方一般是能听、会信的。

我这里有两则讲真相中的小故事:

1、卤菜馆风波

有一家卤菜馆,男、女老板都属于那种私心重的人吧。一次我给病人买鸡翅,男老板多收了我八元(事后还吵过嘴);另一次我买卤千张,女老板故意少找我五元。被我当场点数识破后,她又慌里慌张地多找给我一元。由于我对他们有些怨气,一时人心返了上来,所以就收下女老板多找的一元钱走了。

但我的心一直不安。师尊教诲我们:“我们都要守住心性,别人可以不对,我们自己不能不对。”(《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是啊,这家店的男人、女人好象是有一点黑,但现在的常人社会不都是这样吗?人家是常人,就是这个层次,就在这个境界当中。而我是大法弟子,是一个修炼人,怎么能和常人一般见识呢?他们多收了我的钱不认账,我收了人家多找的钱不退还,这不和常人社会“黑吃黑”、“以怨报怨”差不多吗?这不是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吗?再说人家也许真的是误会了,不是故意的,为什么总要把人家想的那么坏呢?我静下心来,通过这件事情认真向内找,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或不对劲的地方,促成了这件事情的发生?结果还真找出了一大堆的人心和执著:比如争斗心、怨恨心、利益心、不能吃亏的心、斤斤计较的心、执著常人理的心等等。想到现在的常人是在看我们修炼人的行为的。如果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和修炼人的心性标准做的好,常人自然就会佩服,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得法、得救。

于是我主动的去退还了那一元钱,并诚恳的向女老板讲明了原委,道了歉。那女老板压根没想到我会这样做,感动的不得了,硬是不要那一元钱。我诚恳的对她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们师父教导我们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我怎么能够收下你多找的钱不还呢?以前我还与你先生吵过嘴,都是我不好。我是一个修炼人,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你的先生是一个做生意的人,也可能是因为忙而误会了。我不应该计较他啊!”

于是我趁机洪法讲真相,女老板一脸灿烂,不停的说:“法轮功就是好啊!法轮功就是好啊!”当场高高兴兴的退了队。几天之后,女老板的女儿、先生和三个在店里帮忙的亲戚都因此得救,办了三退。

2、买西瓜的机遇

有一对小夫妻卖西瓜。现在的生意难做,买的人都要包开包甜。于是几个顾客买了西瓜后就等着男青年“包开”再付款。如果不甜就扔下不要。轮到我时,我说算了吧,我的不开。男青年一脸愕然。我笑着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你的西瓜就是不甜我也不会不要,这么大热的天,你们做点小生意不容易啊。”我这么一说,男青年感动的不得了,不但夫妻俩三退了,还一个劲的缠着我问:“到哪里去加入法轮功啊?我也要学!”

不久前,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从老家一个熟人的猪圈门前过,发现猪圈的栅栏门里侧悬挂着一个摇篮,摇篮里酣睡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孩。我大吃一惊,怎么把孩子放在猪圈里呢?这多脏呀?往里边一望,发现猪圈里还酣睡着好几个孩子呢!随便一数,有五、六个。我正寻思他们家怎么会有这么多孩子时,发现满猪圈都是昏昏然酣睡的婴孩!在这样一个肮脏的环境里,他们竟然睡的如此香甜!这当口我醒过来了。想了想,觉的这是师尊在点化我要抓紧救人。特别是在这大戏即将落幕的最后大结局之中,抓紧救人真是刻不容缓呀!

三、彻底清除、销毁附着有共产邪灵的文化垃圾

我觉的共产邪灵的依附点和藏身处,一是受中共邪党操控的各级组织、机构和组成人员,二是社会上和家庭中那些思想不好的人和有不好思想的人,三是我们尚未修去的各种人心和执著,四是依附于各种文字、书画、音像等文化垃圾制品中的各种因素和信息。对于前列第一、二项,我们通过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等证实法的方式進行清除;对于第三项,我们通过多学法、向内找、修心性逐步剿灭;而对于第四项,特别是在我们大法弟子生活空间场内附着有共产邪灵的文化垃圾制品,则应立即动手清除销毁,不给邪恶留下喘息之机和喘息之地。

走進大法实修之前,是一个酷爱读书且有时写点东西的常人,平生唯一爱好,就是藏书、收集资料,用别人积攒财富的劲头充实自己的书房,将近大半辈子走过来,积累了不少。

实修之后,用法理衡量,我知道这其中有很多是不健康甚至是有害的东西。但对这些我亲手珍藏的资料,现在要把它们其中的一部份甚至是一大部份淘汰、放弃,实在一时难以割舍。对它们進行清除、销毁的过程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自己、提高心性、不断升华的过程。

记的刚开始,我曾一再自欺欺人的宽慰自己,认为这只是一个读书人存储的一些参考资料而已。师父和佛道神一定能够理解。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家庭修炼环境总是正不过来,弄的身心俱疲,苦恼不堪。慢慢的我发现我的这种心态不符合修炼人的心性,是属于那种一手抓着神不放一手抓着人不放的情形。我把一大堆附着有邪恶因素和共产邪灵的东西保存在自己修炼的空间场内,让那些不断散发着的黑气和邪恶因素包围、浸染着自己,我如何修炼、提高呢?于是痛下决心,清理书橱,净化环境。

我首先清理的是那些涉及不二法门的书籍资料。第二步清除的是共产邪灵和中共恶党的所谓政治、理论类书籍,和为邪党及其头目歌功颂德的那一类东西。第三步清理的是那些诲淫诲盗、教人学坏的糟粕,以及那些涉及术数、命理、风水、面相等三教九流的东西。我曾经对诸葛亮的马前课、姓名判断、相命术理研究、推演过很多年,现在也狠下心来放弃了,片纸不留。第四步剔除的是那些被邪党文化浸染了的文学、艺术、哲学、历史及社会、伦理、心理学方面的书籍、资料。

对于那些质次品和实用性不强的东西还较易割舍,最难下决心的是一些古本、孤本、珍稀本和精装本。好多都是过去花高价托人从外地或境外购得。好多外观精美、崭新的藏书仅读过一遍。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拷问自己: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你今后还看不看、用不用、欣赏不欣赏这些东西?用大法来衡量,你把这些东西留给后人、留给社会、留给未来,合不合适?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由于自己悟性比较差,还受过师尊一再的慈悲点化。在最近的一次清理之前,我梦见家里厕所的两面黑色水泥墙壁上趴满了好多蠕动的蛆虫(现实中的厕所墙体是白的)。我甚觉愕然,就四处搜看,发现两面墙体上大约齐人高处各有一个小黑洞,那些肮脏的东西正源源不断的从里面爬出来!醒后我明白是家里还有脏东西!于是我一个、一个房间的挨着墙体搜寻,也没有发现啥。过了一会忽然悟到,卧室和书房里靠墙摆放着的几大柜子藏书、资料,是不是就是那两个滋生肮脏、腐败物质的“黑洞”呢?我一时还拿不准,就记下一个便条摆在桌上,提醒自己过一段时间后再净化一次书橱。谁知当天夜里又得一梦:客厅地上堆着一大堆淘汰出来的藏书、资料,我在点火焚烧。醒过来后我立刻明白了,赶紧放下手里正做的其它项目,花了整整一天时间,逐柜、逐格、逐本的把藏书、资料又翻检了一遍,把那些附着有共产邪灵的文化垃圾又剔除出来一百多斤。为了不让这些东西继续害人,我把它们一本一本的扯烂、撕破,然后请废品站拉走。按照同样的方法,我把办公室内属于我的范围内的、附着有共产邪灵的文化垃圾也進行了彻底的清除、销毁。

我的两个孩子都是在邪党文化中泡大的,被中共邪党迷的很深。大儿子被单位组织去了一趟韶山,带回一个毛魔的半截塑像作“纪念”。就是依附在这半截毛魔塑像里的共产邪灵和旧势力邪恶因素,经常操控大儿子半夜三更前来砸门、叫骂甚至谤师谤法。一次大儿子外出,把钥匙交给老伴让她去帮他收拾屋子。我跟了進去一看,就发现在他书架的显眼处放着的那半截毛魔塑像。我趁老伴在厨房里忙活,赶紧把那毛魔塑像摁在地上砸碎扔了出去。事后我突然想到,如果大儿子回来后发现那毛魔塑像不见了闹将起来怎么办?想来想去我没啥办法了,只有求师父。我求师父给下一个罩,让大儿子看不见那东西被处理掉了。说起来也真是神奇,现在时间过去两个多月了,大儿子真的就没发现、没提起这档事,而且也不半夜三更来干扰、胡闹了。我深深感到,师父确实就在弟子身边!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师父时刻呵护着我们修炼,这是我们的幸运和幸福啊!

我觉的,这些附着、藏身于我们生活空间场内的文化垃圾制品中的共产邪灵和邪恶因素、信息,实际上就是旧势力邪恶迫害的一个组成部份和能量来源。我们大法弟子对自己生活空间场内的这些附着有共产邪灵的文化垃圾不能熟视无睹,不能任凭它们向外散发着黑气,滋生着那些肮脏、腐败的物质毒化我们的空间场、把我们包裹、浸染在其中,否则在你临近圆满的最后关头,你可能会不断有干扰、迫害或麻烦事出现。

各位同修,师父在《别放纵 别招鬼》的文章评语《清理》中期盼我们:“走好以后的路,还得靠你们自己。等你们都成熟起来了,下一步就开始。”最后的路,又险又窄,不勇猛精進就走不过去,回不了家。让我们勇猛精進奋起直追,在最后的大结局中,把三件事做的更好、救人更多。慈悲伟大的师尊就在大穹的顶端向我们招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