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缘

我的十一年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体大法弟子好!

师父说:“正法的整个过程是最珍贵的”(《美国首都讲法》)。我深知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是师父给大陆大法弟子精心安排的又一个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机会,机会不容再错过。现将我十一年的修炼经历及实修心得写出来,以归正自己,進一步溶于法中。

入门不易

以前,我曾患多种疾病,是单位出名的老病号,胃痛、胃胀、腹泻、类风湿、严重的视神经疲劳、双目白内障等,真是度日如年,苦不堪言。为此,我参加过多种锻练,在气功高潮中,也参加过所谓的气功学习班,感觉被骗,后又改学其它的。

有人给我介绍过大法,但直到一九九七年九月,我才忍不住想看看法轮功到底说的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炼?这样,我借来了宝书《转法轮》。一翻开书,看见照片中的师父满面笑容,眼睛看着我,我顿觉似曾相识,好象在哪里见过?我的心猛一跳,下意识的把书合上,静思片刻,若有所悟。当我再次把书打开,如饥似渴的看完全书,激动不已,觉的真如《论语》所述:“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我马上打电话给亲戚,要求缓些时间还她书,想再看几遍。

炼功后,出现了几次消业,使我亲身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从而与大法喜结圣缘。

正法修炼,同化法光

“树欲静而风不止”,以江××为首的邪党利用御用文人在报刊杂志上大肆污蔑法轮功,同修们决心护法,三五成群的到报社反映法轮功真相。我们在报社墙外学法炼功,给路人讲大法真相,报社开始答应不再刊登有关污蔑法轮功的文章,然而公安人员却在公安部的授意下将我们驱散,我们都感到要有大事发生了。

九九年震惊中外的“七·二零”发生后,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到全面的迫害,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造谣宣传铺天盖地,一夜之间全国各地辅导员相继被抓,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成了邪党的迫害对像,我该怎么办?回想着大法对整个社会的稳定、对大法弟子带来的身心变化,我决心不管形势怎么变化,我都要修。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江××虽是国家主席,他不能让我圆满,只有师父能让我圆满,我跟师父走。”此念一出,师父的法像金光闪闪,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告诉我选择对了。

在那红色恐怖的日子里,失去了与昔日同修的联系,没有任何消息和资料来源,女儿同修又不在身边,我一个人在家学法炼功。退休委员会主任二次打电话施加压力,不准炼功,要交书。尽管我给他讲法轮大法好,也拒绝了交书的邪恶要求,但还是做了违心的表态,并毁掉了三本大法书,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错事,造成了终身遗憾。

到十二月初,我消沉到了极点,停了二十天左右没有学法炼功,在这二十天的时间里,我的心无比难受,感觉离开了师父离开了大法,整个人就象没魂似的,简直是在慢性自杀。我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了!我要修炼!我要跟师父回家!就这样,在十二月底,我又从回修炼。经过这次摔跤,我真的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从而,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增强了修炼的意志,想想真是后怕,险些错过了这万古机缘。

当我看完了“大陆大法弟子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的相关资料(这也是“七·二零”镇压后我第一次接触大法真相资料),被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揭露邪恶镇压的伟大举动感动的泪流满面,久久不能平静,我该怎么办?后来我有幸看到师父在美国山中“静观世人”的照片,照片上五颜六色的光一闪一闪的。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回想起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有弟子问:“请问师父,当耶稣要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他的弟子都在干嘛?请师父转告世人及天上,我们大法弟子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心里想着师父为宇宙、为众生的巨大承受,现在师父蒙冤、大法遭难,你干吗去了?一股强大的正念从心底发出:走出来证实法,为师父、为大法讨回公道。

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和同修逐渐联系上了,形成了一个整体,我们用真名实姓给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写信讲大法真相,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有的写真相条幅,同修将真相条幅挂在气球上放飞空中;有的挂在树上;有的摆在树丛上。我们还到文化批发市场买来不干胶签,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等真相标贴粘贴在电杆上、墙上、社区里、公共汽车的车头上;到小区、商店、公园等处发各种真相资料,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在那段时间里,我们曾被警车跟踪过,也曾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怒吼过,但是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

我们觉的拿起笔写信讲真相是一种很好的形式,能起到很好的效果,是灭邪的利剑,很适合我们做,我们就加大了写真相信的力度,从报刊杂志、亲朋好友那里收集地址、姓名,从黄页中查找邮编,而且我们觉的手写真相信收递率高,阅读率高,我们就坚持用手写真相信,根据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对像编写不同真相内容,以劝善信、散文诗、贺卡等多种形式劝善。为了不引起邪恶注意,每次都到不同商店或文化批发市场批发不同颜色的信封、薄而软的各类信纸、到不同邮局或邮票市场买不同的邮票,尽量变换字体写信封,每封信都是真名实姓,详细地址,每个邮箱最多交两封信,写信和交信前都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证实法是最正最正的事,我们的真相信件一定会安全、准确、迅速、及时的送到收件人手中,让他们得救,请师父加持!”几年下来,先后写了大约三千多封真相信,确实起到了很好的救度众生的效果。

我们感到真相光盘的内容更全面、更丰富,在讲真相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就买了带刻录机的电脑,刻录真相光盘,随用随刻,效果也很好。

写真相信、刻录真相光盘不但能救度世人,而且写信和刻录的过程也是去怕心、修善心、去各种执着心、增强正念的过程。

正念破除迫害

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记得在十六大前夕,邪恶更加疯狂迫害,对大法弟子实行易地监控手段。一天,我和女儿正在写真相信,忽听轻轻的敲门声,我以为是邻居来放门钥匙,就把门打开了,结果拥進五六个恶人,有派出所的、政法委的、街道居委会的,他们以查户口为名,盘问说:听说你在炼法轮功?我说:“在炼!”又问女儿是不是在炼,女儿也说:“在炼!”我和女儿一起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讲大法给女儿带来的身心变化,讲善恶有报是天理,讲迫害是错误的。

他们要女儿交书,女儿说:“不交,我要看,那是我的私有财产,我拿钱买的,你们无权干涉。”我在一旁发正念:“邪恶赶快走!”不一会儿,片警站起来拿起手机走到窗前打电话叫警车来接他们,打完电话,片警立即走出去了,余下的几个恶人也悻悻的跟着走了。我们赶快写好真相信,发出去,又汇入到正法洪流中去了。

我向内找,反思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一是“怕心”,怕在异地暴露我们是学大法的,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那么怕的因素是什么?深挖下去,发现在怕的背后隐藏着一颗自我保护的私心;二是配合了邪恶,说了不该说的话,暴露了女儿,加大了女儿在修炼中的魔难。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那为什么邪恶一问,我就冲口而出说 “在炼”呢?我悟到一方面是曲解了法,以为我们修“真善忍”就是要讲真话,在炼就是在炼,没有用师父的法理智慧的保护同修。另一方面是对同修不负责任,是一颗肮脏的争斗心在起作用,是不善的表现,其根本原因还是法没学好,没有重视修。

因为我的“冲口而出”被邪恶紧紧抓住不放,异地政法委、派出所、居委会和当地政法委、派出所、居委会联手开了五六辆警车,二十多人到我单位施压,扬言:在X月××日不写三书,就抓我母女進洗脑班。单位成立了转化我母女俩的领导小组,保卫处对女儿進行了所谓的“预审”。在预审中,女儿明确表示:炼!

我知道情况后,马上赶回原单位,先后和保卫处处长、主管厂长、生产厂长及保卫干事、邪党退委会书记等讲真相,以亲身经历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迫害法轮功是违宪的,是错误的。

我说,你们看我现在的身体,真是无病一身轻。他们都说我比退休前还年轻。我说,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比好人还好的好人,警察是专抓坏人的,改造坏人的,你们把按真善忍标准修炼的好人抓来办洗脑班,你们要把他们转化到哪去?这不是错了吗?你们想想,共产党的历次运动,哪一次不是整了人又来平反的!何况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历史证明,凡是镇压佛法的没有一次得逞的,都要遭报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希望你们不要助纣为虐,参与迫害法轮功,为你们家人,你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最后,我说:炼法轮功没错,三书我们不写,办洗脑班是错误的,是不合法的,我们不去!

刚回到家,我家水管阀门破裂,水哗哗往外喷,我们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们有漏。我们赶快向内找,悟到我们还有一颗隐藏很深的,想依靠常人(单位领导)给我们摆平的心。我们马上发正念清除并坚决否定旧势力强加在我们身上的一切安排,从心里发出强大一念:师父没安排大法弟子被迫害,我们也不承认这场迫害。结果此事不了了之。

到了第二年,单位保卫干事拿来代写的三书报告,叫女儿签字,说是上面的要求。女儿接过来就把它撕了。第二天,我厂保卫处长等多人提着水果,说是来看我,其目地还是让我签字。邪党退休支书(女)抱着我,把笔夹在我手指间要我签字,我叫保卫处长把“三书”拿来给我看,他一下把三书报告往兜里一揣,怕我也给它撕了。保卫干事说要为他们着想,因为我们修炼法轮功,他们每年的先進都取消了,官也要做不成了,你们不是修炼“真善忍”吗?你们的善到哪里去了?我说:正因为修善,我们才不能签,签了你们会遭报应的。他们若有所思,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来找过我们。

传《九评》劝三退

当我第一次看《九评共产党》这本奇书时,心怦怦跳,我被邪党的暴政、整人、杀人的手段吓了一跳。由于历次政治运动,尤其“文化大革命”运动的亲身经历,实在是整怕了。

我知道这次邪党肯定是玩完了。但是心里还是不时的返出“怕心”,就反复的看、听“九评”和“解体党文化”,渐渐的怕心越来越少,坦然的汇入到传《九评》劝三退的正法洪流中去了。

劝三退,我先从亲朋好友、同事、同学开始做起,他们中有离休干部、高级知识份子、医生、居委会主任、物业公司经理、居士、工人、农民、家庭妇女、学生等,当他们明白真相“三退”后,一般都会说“谢谢”。

大约在十六大开会的那天,恶人指派小区保安以各种理由三次敲门,看我在不在家。开始我没注意,当敲第三次门时,我越想越不对劲,到外面一看,只见保安正站在我家单元门的马路上,背着手,叉着腿正监视着我家呢!我走过去问:哪个喊你来敲门的?他说:他们(指物管)。我说:我去找他们。我径直来到小区物管办公室,大声喊:X经理,你为啥叫人几次敲我的门?还派保安来站岗,你这是在骚扰。屋里几个人都笑了。经理笑着说:我没派人。我说:你自己去看,还在那儿站的。他马上叫来保安队长说:去看看。队长去了后,回来对经理说:已经撤了。我说:X经理,到你经理室去。我把他推到经理室,详细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对他震动很大。

《九评》发表后,一次,他对我和另一同修说:你看看你们法轮功把这个(指护身符)都发到我这来了(指办公室)。我说:这好啊!好好保存!有福报!我们又问:你是党员吗?他说不是,是团员。我们就给他讲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他说他是从公安局出来的,知道那些公安乱来,并同意退出团、队。我们真为他高兴。

他明白真相后,一到所谓敏感日,就主动给我打招呼,叫我们注意安全。他曾坦然给派出所、居委会的人讲,他巴不得小区住户都是我们这样的人(指大法弟子)。后来,有一次,小区发现了《九评》,被不明真相的业主把《九评》送到经理室,要他追究此事。经理把这事压下来了。此人不甘心,就往上告,市公安到小区反复折腾,要求小区保安配合,检查所有报箱,被经理婉言拒绝。当地派出所也埋怨物管经理没有事先告诉他们,搞的他们很被动,也被经理婉言搪塞过去了。后来,我给他看了《转法轮》。当他离开小区的时候,还专门给新来的负责人打招呼,说我们是好人。看到他得救,真为他高兴,相信他一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师父在《致法国法会》中讲过:“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但我们在给陌生人讲真相时,开始比较困难,开不了口,想放弃。但是,我们不能只停留在给身边的人讲真相,也应突破观念,大量救度陌生人。在小组学法时,同修们向内找,觉的主要是怕心在干扰,怕人家不接受,怕恶人诬陷,还有爱面子心、顾虑心、争斗心、分别心,保护自我的私心。找到了就修去它。我们一方面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清除干扰我们面对面讲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清除干扰我们讲真相的各种执着心。另一方面我们又形成一个整体和有经验的同修一起走出去坚持面对面讲真相,感到效果很好。

有一次,我到公园去讲真相,来到一个中老年妇女身边,得知她丈夫和女儿是某公安局的。我思想中浮起一个念头:对这样家庭的人还讲不讲真相?想到师父说:“首恶除外,其实就包括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吗?”(《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感到师父太慈悲,除几个首恶外,要救度所有可救度的众生,其中包括迫害者,顿时我心生慈悲,决定给她讲真相。当我得知她夫妇都是从农村出来的,我就问:你信不信神?她说:我不信,他信(指她丈夫)。我告诉她,我原来也不信神,认为人死如灯灭,但现在我相信有神。我以第三者的身份给她讲真相,讲大法的神奇,破除了她无神论的观念,她欣然同意退出团队。我又叫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得福报,她高兴的答应了。

这事让我感慨万千,世人真的是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就看我们有没有救人的心。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们一定不负师父重托,放下一切固有的旧观念,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做好师尊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尽力救度更多众生。

正念显神威

发正念是“三件事”中重要的一件事,是大法弟子的责任,责无旁贷。我们每天除全球大法弟子四个整点发正念外,每天都尽量增加发正念次数。长期坚持定期、不定期的到邪恶聚集的地方近距离发正念,如: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各公、检、法、司、“六一零”、政法委等邪窝近距离发正念,清除了大量的邪恶。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在近几年的发正念过程中,我们也时时体验到正念的威力。现举几例:

有一天下午,我将《九评》发到一货车驾驶室里,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后面有人在恶声恶气大喊:老太婆!老太婆!开始我还未意识到是在喊我,喊声越来越急,我才意识到是在喊我,我只好停了下来。他满脸凶气、气急败坏的跑来大声问:你在车里放了什么东西?我看着他胀红的脸,心里很平静,心想,我一定要走!就说:没啥!他紧盯着我手里拿的小手包,又继续问:你在车里放了什么?我又平静的说:没啥!没啥!他象被定住了,没有了思维,我就转身走了。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

我家附近有个学校。有一次在他们升血旗时,我心生一念:让血旗变殇旗!然后对着旗杆发正念:我是一个顶天独尊的神,身体巨大,我要发出最坚定最纯洁的正念,让血旗变殇旗!请师尊加持!就看见血旗升到三分之二处时,再也升不上去了,僵持了几分钟后,血旗忽然快速降下去了。

记的有一老年同修,被邪恶钻了空子,又拉又吐一整夜,黄疸和血都吐出来了,胸部疼痛难忍,一夜之间,整个人都脱形了。老年同修家人通知我们,我们一行三人立即赶到她家,围着她发正念,该同修自己也坚持着发正念,四十分钟后,同修的脸和嘴唇开始出现红润,胃也不疼了。下午又再次给她发正念,第二天就完全恢复正常。

我的天目没开,看不到另外空间正邪大战的情景,但有时能体会到发正念时的威力。如前所述,十六大前夕,恶警在家骚扰,发正念叫他们走,他们就乖乖的走了;在发资料的过程中,附近有人,就发正念叫他走,我们要发真相资料救人了,不一会儿他就会离开;也有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时,天忽然下起雨来,我们就发正念说:我们要到×××地方近距离除恶,请师父加持,等我们回来后再下,不一会雨就真的停了下来。

但在发正念的过程中,也有不如人意的时候,我悟到这时我们是在严重杂念的带动下用人念而不是用神念在发“正念”,所以不起作用。

发正念是师父给予大法弟子除恶灭邪的法宝,除恶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众生。我相信在今后的修炼中,随着我们执着心的放弃,正念会越来越强,最终终能达到如意运用各种神通。

结语

在这十一年的大法修炼过程中,虽然走的跌跌撞撞,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师尊说:“这是多么伟大的责任,这也是你史前结下的圣缘,这是在成就一个伟大生命的未来圣德,不做好能行吗?”(《曼哈顿讲法》)我常常为我有幸被师尊选择来助师正法而感到荣幸。在这洪大的佛恩浩荡中,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唯有努力做好三件事,坚定实修,才不负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