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常人之忍到修炼人之忍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十一月二十三日晚,发生了一件让我刻骨铭心的事情。起因是因为妻子半个月前给了二百元暂用于我出差外地的差旅费用,但由于临时的变故而推迟了行程,因为平时家里的钱都是由妻子统一收支管理。这半个月来,这两百元钱一直由我妥善保管着,最近几天,在妻子知道的情况下,分两次为家里买了生活必需品,但具体花在哪儿我却实在想不起来了,因为我平时身上不装钱或装少量的钱,对于为家里花过的钱也从不放在心上而导致过后就忘记了。二十三日晚她这一问,开始我心平气和的说,两百元钱确实是这几天花在家里买东西了,其中只记得有一桶价值五十元的油,还有妻子让我买的水果,我确实没有乱花一分钱。但她坚持要我说出二百元钱具体花在哪儿了,就大吵大嚷的说一定是你乱花钱还不敢说。我也就急着说,算了,我也不解释了,就当我吃喝嫖赌乱花了吧。她一直暴跳如雷大吵大嚷,什么陈谷子烂芝麻的凭空想象的虚无缥缈的事情都拿出来说,且越说越来劲。我终于忍不住了,就大声的说:你为什么十一年来一而再再而三的凭着主观臆断冤枉我……从小不打人不骂人的我,第一次打了她、也骂了她。

当时我完全失去了修炼人应该有的清醒和理智,心里只是委屈。当时我的想法是,完了,看来我只能当人了,师父肯定不会管我了,我当时的想法就想自暴自弃,出现想喝酒的念头,想用酒精麻醉自己,因为我想永远都不要醒来,因为我不想看到这个纷繁复杂、道德不断快速下滑的变异扭曲的社会,因为像我这样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与人为善的人是不容于这个社会的。我大哭不止……晚上九点多,我晚饭都没吃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正常起床,协助孩子泡好牛奶、吃过早饭,便匆匆送孩子上学了,因为我想,不管怎样,不能耽误孩子正常上学。整整一个上午,坐在办公室里,或是骑着车,我脑子里总是在想着前一天晚上的事情。

修炼十一年了,一直谨记着师父的法,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与人为善、遇事忍让……但是一想到这个“忍”字,就陷入困境,怎么那么难忍呢?象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当时的想法也是想着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十一年来,在妻子面前,一直是忍气吞声,一直是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活着,实际上就是常人认为的“妻管严”。我突然想到,原来这就是常人之忍!修来修去,我还在常人中徘徊!

我深深的叹口气:能做到修炼人之忍确实是修炼的最高境界啊!我怎么就做不到呢?想到这儿,我汗颜了,十一年了,我是怎么修的啊?!仅仅只做到真和善,但这是远远不够的啊!因为修炼人的忍没做到,就谈不上修炼人的真和善!师父在《转法轮》里明确说出了法理:“道家修炼真、善、忍,重点修了真。所以道家讲修真养性,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点落在真上去修。佛家重点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但是真也有,忍也有,重点落在善上去修。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原来我修炼了十一年了,并没有按照师父说的按照真善忍“同修”啊!

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忍〉中也明确指出:“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师父的这两句法始终在我脑海里回响,我想,怎么回事啊?我昨晚都那样常人了,怎么师父的法还在我脑海中回响呢?难道师父还在管我?想到这儿,我眼睛湿润了,心里不停的说:师父,对不起!是我这十一年没做好,没有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切切实实的修自己,让师父操心了!

“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转法轮》)师父的这段讲法也在脑海中回响,我怎么就做不到呢?我终于在这次刻骨铭心的心性考验中找到了根子上的原因:我的忍是常人之忍!还有就是我对妻子常人的情太重!

想到这儿,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要从今天为新的起点,按照师父说的真善忍同修,从新做好,在最后不多的时间里,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