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说“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中国是世界上信史最长、最完整的国家。中国人可根据历史来判断现实。唐代史官刘知几说:“盖史之为用也,记功司过,彰善瘅恶,得失一朝,荣辱千载”(《史通》),也就是说,历史是用来记录功绩、纠正过失,分清善恶、辨别好坏。那么这就要求做史官的人,必须做到如实记录。

在黄帝时期,就有史官了。沮诵、仓颉就是史官,他们那时负责造字。据说仓颉有四只眼睛,他通过眼睛观察到万物的形状,模拟出他们的声音、形状,创造出了象形字和形声字,通过一些事物表达意思,创造了会意字。

“史,记事也。从又持中。中,正也。”(《说文解字》)就是:史,是记事,坚持公正直笔。所以对于史官的要求也就一目了然了,就是要如实地记录,不得偏私。而且古时还有一个规定君王不许观看当朝史书。

唐太宗李世民在魏征死后曾说过:“人们用铜做成镜子,可以用来整齐衣帽,将历史作为镜子,可以观察到历朝的兴衰隆替,将人比做一面镜子,可以确知自己行为的得失。魏征死去了,朕失去了一面绝好的镜子。”从这句话我们知道,李世民是通过历史、人言,来知道自己行为上的过失。所以贞观二年,他在门下省设立了两名起居郎。贞观十年,褚遂良做上了起居郎一职,专门记录皇帝的一言一行。

在《史馆杂录上》李世民和褚遂良(他的父亲褚亮是秦王李世民文学馆的十八学士之一)有这么一个故事:一日,李世民很想看《起居注》,想知道自己的言行上有什么过失,从而可以改正。就问:“你记的那些东西,君王本人可以看吗?”

褚遂良回答说:“今天所以设立起居之职,就是古时的左右史官,善恶必记,以使皇帝不犯过错。我是没有听过做皇帝的自己要看这些东西。”

李世民又问:“我如果有不好的地方,你一定要记下来吗?”

褚遂良回答说:“我的职务就是这样的,所以您的一举一动,都是要写下来的。”

门侍郎刘洎说:“即使您下令让褚遂良不记录,天下的人也会记录的。”

李世民问房玄龄:“为什么君王不能看看国史?”

房玄龄说:“国史是善恶必记的,担心自己所记录的事会触犯了圣意,从而篡改历史,所以才规定君王不许看当朝史书。”

李世民说:“但是我和历代君王想要看史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史书记录的是我的功绩,那就不要提了,我的过失当然可以记录在史书上,只是我希望你一定能告诉我,这样我才能到注意自己的言行,不犯同样的过错。”

中国的历史之所以能保存的如此完整,是因为在古代不乏有史官因公正撰写历史而遭受刑罚、甚至是丢掉了性命的例子。正因为古时规定,君王不能观看当朝历史,史官要公正如实地记录,才能使我们今天能看到古代的真实历史,才能知道圣贤的德行,小人的奸诈,才能知道如何面对个人的荣辱与得失,才能看到几千年的朝代更替和起落兴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