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大法展神奇,抓紧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九七年正月初三喜得大法的,也算是一名老弟子了。由于自己是一名村医,整天忙于看病,我家的患者特别多,大多数都是外地的,也有很多陌生人来找我看病,说是慕名而来的,我知道是师父把有缘人往我身边推,从而得救。

得法前,我是一个接近瘫痪的类风湿患者,自己治不了自己的病,每天吃药、打针,手指关节疼的变了形,腿更不行,不能出诊,再严重的患者也得上我家来。得法后,才两三天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同村的人和经常来看病的患者,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都知道我的病是修大法好的,有十多人相继得法,并且很坚定。

两件神奇事例

下面把发生在我身边的两件神奇事例写出来,让更多的有缘人更加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一)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早上,一位潘大娘打电话说她侄女生个第二胎男孩,出生时五斤六两,两个月了还是五斤六两,原因是生下来没吃过一口奶,医生诊断为贲门松弛,一直在医院靠打营养针活着,现在打针也不吸收了,腿肿的发亮。哈尔滨儿童医院说小孩太小,手术怕下不了手术台,让抱回家放弃治疗。孩子的父母又请巫医也没见效,最后想到了我,我听后想孩子活两个月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可能与我有缘,等我救他。我决定去一趟,路上我向孩子的亲人讲了大法真相,告诉她们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给她们做了三退。

到她家时,还没等我说话,孩子就无力的睁开了眼睛,他大娘叫了起来说:“孩子两天没睁眼睛了,今天救命的人来了,孩子有求生的欲望啊!”我看孩子太可怜了,心想你今天遇到了大法弟子一定能好。此时“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打入了脑中,我给孩子针灸,扎利水穴时,针还没拔出来,尿就出来了,我又给扎强心穴位,还有管胀肚的穴位,针灸半个小时后,孩子就排气了,一家人都乐坏了,说我是神医,我急忙说不是我神,是我的师父神。我说:“我一直在求师父,是师父借我的手救了这个可怜的孩子。”

就这样,他家用专车接送我三天,孩子真的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第九天时,他们打车到我家来了,一看孩子胖了许多,眼睛也有神了,并且也能吃奶了。一量体重长了九两,一天长二两,真是太神奇了,在这非常时期,又一次验证了大法的超常。后来,孩子的爸爸给我捎来了二十多人的三退名单,现在孩子都两岁半了,非常健康,天真活泼,什么话都会说了,我告诉孩子的妈妈要叫孩子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我村的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来看病,症状是呕吐,发烧,我给治了两天也没见好,孩子昏迷不醒,我跟着去县医院拍片,医生说孩子得的是肠梗阻,需做手术,县医院还做不了,让转市医院,孩子的爸爸妈妈急的哭出来了,因为钱不够。我帮他们凑齐了钱,决定直接去佳市儿童医院手术治疗。一路上我跟孩子的父母及随从人员说:“不要哭,咱们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不能有事。”刚上车时,孩子还昏睡呢,不到半小时孩子就精神了,给点矿泉水喝了也没吐,车上坐了一个半小时就到市医院了,医生看看孩子在县医院拍的片,又看看孩子的状态觉得不可思议,说这个孩子怎么不象肠梗阻的状态,我们说孩子没来时,昏睡发烧可吓人了,可到这就好了,医生让我们下楼再给孩子拍个片,我们刚下楼孩子就大便了,我也懂孩子排便就是通了,排便后孩子更精神了,又拍个片子给医生看,说肠梗阻没有了,一切正常。

短短两个多小时,一个多处肠梗阻的孩子就这样奇迹般好了,看到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更加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讲真相救人

因家里开诊所,经常遇到危重的病人,我都是一边抢救,一边向他们讲大法真相,并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都是有惊无险,都能转危为安。

我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态,除了对症药和针灸给患者治病外,还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病好的都非常快。有的患者还说:“在家时病的很重,到你家还没等用药呢就觉的舒服,好的也快。”我向他们讲真相,说你们说对了,我是大法弟子,家里的场好,你们都是有缘人。稍有时间我就给他们三退,也有个别人,不理解跟我争辩,说当大夫还信这个。我说当大夫不一定不得病,得病了吃药,打针都不好,修炼大法就好了。我说现在这个世道,谁都是为自己如何过的好,唯有大法弟子才真心为你们好。信不信可是你个人的事,我只能劝善,你找我看病是与我有缘,我不能看着我的有缘人被淘汰掉,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谁能幸免,只有明白真相记住大法好并且三退才能幸免。就这样也记不清三退的人数了。

我给有缘人做三退时,都是先发正念,清除有缘人空间场的共产邪灵因素和自己空间场的坏物质及干扰因素,彻底解体,我要救他,请师父加持,效果特别好。

九九年邪恶镇压时,乡镇派出所不少人由村干部领着到我家来,让我放弃修炼,逼我写保证,我没有配合他们。我让村干部帮我证明我的类风湿打针、吃药没好,是修大法好的,而且我修的真、善、忍,不多要患者一分钱,针灸也没收过费,到我家来看病的患者,保证花钱少,好的快,大法对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让我学,不让我炼,简直是要我死。村干部也说我的病确实是修大法才好的,后来乡镇派出所的人相信了我的话,走时对我说“既然这么好,那你就在家炼吧”。就这样十年过去了,我的修炼环境一直很宽松 ,每天都在向有缘人讲真相,因为我慈悲心常在,都知道我是为他们好,也没人向邪党恶徒告发我。

全家受益于大法

由于诊所太忙,四个整点发正念不能保证,学法又少,炼功静不下来,旧势力一再钻我的空子,近两年时间我家几乎都没消停过,我想,可能是历史的因缘所致,要没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早出大事了。当我每一次遇到大关大难时,我就想起背师父的《洪吟》〈苦其心志〉里的“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这样就能过来。特别是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心里明白了许多,师父一再强调向内找和大法弟子碰到的一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我从此不再执着钱,坦然放下了,我的身心又一次得到了净化。

暑假期间,在参加学生升学庆典仪式时见到很多昔日的同学和好朋友,有的十多年没见面了,她们都很惊讶,说我怎么比以前还年轻了呢!而且气色非常好,我告诉他们我是修了法轮大法才有这样的好身体,我让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一定有福报,并给他们做了三退。我的父母和弟弟妹妹都住在北京,知道我家发生这么多事,都很担心我和丈夫的身体,今年夏天回来主要是想看看我们,看我红光满面,精力充沛的样子都很高兴,特别感激李老师的大法。

我爸爸说我要不学大法,可能早就没命了。我爸爸虽然没有正式修炼,可没少证实法,在邪党镇压的头几年,邪恶利用电视等宣传工具诽谤大法、污蔑师父,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仇视大法、骂大法,每次我爸爸遇上都和他们理论,一点怕心都没有,直到他们也认同大法好时才停下来。老爷子以前得过糖尿病,十来年了,不但没有并发症,而且还精神十足,眼神也好。三年来,在老年大学学画画,练书法,都快七十岁了,在老年大学里,还考上了研究生,这一定是保护大法和支持大法得了福报,我们一家二十多口人都这么说。

这一次我要写体会,爸爸打电话告诉我,代他谢谢师父。我妈妈、嫂子、妹妹也都学大法,十多年谁也没吃过一片药,我的小女儿从小体弱多病,得了支气管哮喘,哈尔滨儿童医院都没治好,自从九七年跟我学了大法,至今也没得过病。

我很羡慕那些有时间的大法弟子,他们不但能多学法、多发正念,做好三件事,而且能走出去证实法。我的学法时间大多都是在晚上九点以后,或处理完患者,做家务时听听MP3,看周刊里的弟子切磋部份,有时看同修们修的、做的、付出的都令我感动的落泪。同样是大法弟子,人家能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写出来,向师尊汇报,而我由于自己写作能力差不能把我身边所遇到的大法神奇事例表达出来,深感愧疚。

让我们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特殊历史时刻,慈悲、理智的做好“三件事”,别给将来留下遗憾,只有多救人才能对得起为我们承受巨难的恩师,努力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正念清除邪恶,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