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师父《致欧洲法会》的感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看了师父新经文《致欧洲法会》我想到几点和同修交流一下。在经文中师父是针对那些因同修之间的矛盾,不向内找,而不参与证实大法的事或甚至不修的学员讲的。我们一直出来参与证实法项目的同修知道周围还有这样的学员,也一定会着急,一定会想办法交流,使这样的脱离整体的学员回来。但進一步理解师父的法,我觉的师父不仅是针对不出来的学员说的,也是针对我们已经出来的学员说的,我们从中也能看到自己的问题,甚至也是很严重的。

我们一直出来的同修中,我们虽然没有不干证实法的事了,没有一气之下不修了,但我们却经常会在几个同修一起做项目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不好的话了,他总是和自己过不去了的时候,而一气之下不干这个项目了,跑去干其它项目了,或者还在干这个项目中,却因为别的同修的态度不好而赌气不干这件事了,干这个项目的另外的事情,从而使项目的進程受到严重阻碍。这样的事情真的还是时常发生的。

我理解正法的总体進程情况和我们每个项目的進程好坏有密切关系,那么当我们因为个人的不满而导致某个项目不能很好推進时,不也是严重的违约吗?

从个人修炼角度上来看,同修之间的矛盾,不管对方是否真的错了,自己产生不满的情绪已经是自己有问题了,但这还是个人修炼问题,每个修炼人都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我理解这一切也是修炼中正常的表现,是需要我们在问题矛盾出现中如何看自己,一时过不去,也是自己的问题,也不是大问题,可是一旦这种矛盾和证实法的事情联系起来,一旦我们把自己的情绪和证实法的事等同起来时,甚至把自己的情绪看的比证实法的事更重要时,问题就非常严重,旧势力为什么成为被淘汰的对象,就是因为它们把自己所执着的东西超过了师父的正法需要,师父在法中讲:“可是旧势力不是这样干的,它们是把它们的选择作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为为它们所要的那一切圆容,整个反过来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那么在这一点上,我们不是和旧势力同样的心性呢?我们怎么能同化法到新的宇宙中去呢?

我个人理解师父讲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其中一方面原因是我们在参与助师正法中,遇到矛盾时向内找,不断修好自己,使正法進程推進,那么我们个人的修炼升华完全和我们在正法中起的作用、能否救度更多的众生紧密相连了,所以我们修好自己就意义非凡。但反过来,我们不修好自己就会干扰师父的正法,同样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将来无法面对神的审判。

我们修炼人都是有人心在,都会有遇到问题过不去的时候,但当看到我们的不满在影响项目正常進行时,我们无论如何不能不考虑证实法的事,即使一时想不通,对某某同修情绪很大还是过不去,一时间过不去就过不去,但我们不能对眼前的证实法的事不顾,我们不能置众生于危险的境地而不管。有的同修认为,我和他们合不来,他想做这个事,就让他做吧,反正我有我的事在干,谁也不能说我不在做证实法的事,如果那些同修的事不是太重大,我干的事也比较重要,那么这种想法可能不是大问题,但如果那些同修的事是涉及到我们大局中的项目,这种不参与、不关心的想法就有很大问题。

修炼是很严肃的,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们也越来越向表面上修好,我们的一思一念都要归正,我看看我自己,我虽然行为上没有不配合,但思想上时常有不纯净的念头冒出来,对自己不喜欢的、不满意的就不想关心,我也会因对别的同修的不满而不想合作的念头,虽然没有表现在行动上,但行为是思想指导的,即使我表面勉强在做,也是没有尽心在做,这个场就不祥和,同时也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出现阻碍。如果长期下去,不去此心,影响到项目的進展,那也是严重违约。

我们参与正法的任何一件事都是神圣而伟大的,那么我们就要有一种神圣的心态去对待,都应该本着慈悲的心态无条件的圆容师父所要的。救人就是救人,不能说我必须用我喜欢的方式我才去救人,不是我喜欢的我就不管了、漠不关心、不支持。

目前我们地区神韵的租场地的问题出现暂时停滞不前的状态,也许是我们需要静下心来好好向内找的时候了,问问我们面对神韵这么重大的事,每个大法弟子是怎么样的心态去对待的,我们在选择什么,这也是我们提高的一个机会,我们整体在法上提高了,神韵的事就能突破。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就是针对神韵这么重大的证实法项目,针对出现的一切干扰,第一念还是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我个人的理解是:一件证实法项目不能顺利推進,一定有我们不足和执着,我们遇到阻碍一定要向内找,提高上来,证实法项目就会突破;但反过来,我们有执着,一个证实法项目就不能成功,这是在承认旧势力,我们决不认可。但我们遇到问题一定要向内找,因为我们是修炼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