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过程中渐渐成熟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我九七年喜得大法,第一天去炼功点炼功,回来后就觉的一身轻。昨天还在看医生的我,真的,今天就象换了个人似的,法轮功太神奇了,我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高兴的心情无以言表,心里喊着“师父,师父”!从那时起我就坚定了修炼的决心,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渐渐成熟起来。我这里向伟大的师尊说声谢谢,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今天要和同修切磋的是怎样在讲真相中渐渐成熟起来的。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告诫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抓紧要救度众生。我通过学法深知作为大法徒,讲真相、救人、助师正法是我神圣的职责,也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说是讲真相救人,但对我来说做起来很难,开始贴个真相标语都吓的哆嗦,给人家门缝放一份资料,第二天怕看见主人,开口面对面讲更是谈不上。渐渐的随着学法的深入和与同修的切磋,看《明慧周刊》,我查找自己,为什么张不开口,怕这怕那?原来是“私”在作怪。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我发正念清除障碍我讲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自己和自己说不敢讲也得讲——救人。因为救人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与责任。

只要有一颗救人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一次,我们学法小组几人准备去农村讲真相,俩人搭伴骑摩托车,我也想去,但当时摩托车不够。晚上我梦见我去了那个村子,第二天一位农村同修骑着摩托找上门来要和我们一起去讲真相,使我如愿以偿,就是到什么地方讲真相都是师父安排好的。一次我们去旅游点讲真相,一進大门就看到门卫穿着警服,还有好几个小伙子,哦,这不就是我梦里那几个同化大法的小警察吗?原来师父早有安排我到这里来讲真相。有时同修问今天去哪讲真相,我风趣的说师父叫去哪咱就去哪吧!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体悟到有些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去哪讲,但师父早已知道了。

一次和同修骑摩托车去乡下面对面讲真相,本来天很阴,我问同修会不会下雨,同修坚定的说下不来!我也没多想,连雨具也没带,骑上车就上路了。我们来回一百五十多里,村村落落,乡间小路,田地里,走到哪讲到哪,从午后到晚上七点半才回来。结果越讲天越亮,傍晚时一缕缕阳光竟穿破乌云光芒四射。那天光盘送出六十多盘,小册子四十多本,劝退二十多人。师父一切都帮弟子,讲真相回来的路上,我想今天回来晚了,家里丈夫和孩子还等着做饭呢。到家一看家里没人,原来丈夫参加同学聚会去了,孩子也和同学出去吃饭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回来这么晚,我心里高兴的直谢师父。

我居住的是一个小镇,有时骑自行车出去转转,一次在一拐弯处几个乡下人拿着买好的东西,看样子在等着什么。我和同修上前搭话,送他们光盘、资料、护身符,有人当时就把护身符套在脖子上。不到五分钟车来了,他们高兴的说着谢谢上车走了,其实他们是在等着得救的真相啊!

不管是路人,做买卖的,只要出去,就能碰到有缘人。一次,我和同修在路边看见几个人走進一个农家院,便不失时机的追了進去,送他们资料看,劝“三退”。一个说戴过红领巾,另一个一边认真看资料,一边说他是党员,是在部队入的。当问到退出邪党组织的名字时,他们有些犹豫,我马上起了吉祥的化名,他们愉快的接受并谢谢。

在讲真相过程中,在同修相互配合中,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出差距,通过学法提高上来,在法中归正自己,修去一个个“私”。同修们,特别是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赶快走出来吧!师父只要你那颗救人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