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慈悲和善解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看到好几篇同修针对师父《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的这一讲法从而走出病业假相的文章,我也对自己空间场进行了清理,结果立竿见影,一直困扰我近一年的“上火”病业一扫而光。在这之前,我头胀得象皮球被吹得鼓鼓的一样难受 ,眼昏蒙蒙的看不清东西,嘴里苦,粘乎乎的发出怪味。

开始最初一念是广东这地方水热,水土不服,因为丈夫也是上火的头上起包,搞得给他又是煲药又是敷的。一段时间后我否认了,炼功人清心寡欲怎么会上火?再说上火也是常人病的一种。小时候我常头疼,所以有的时候刚一想是老毛病犯了,又否定它——炼功人不会得常人的病,师父早清理过了,一定是干扰吧,但这正念也因头脑不清显得如此弱小。过两天又想“是不是我心性问题,使我象师父说的头上有气下不来那种情况啊?可是大法弟子应该早就不在气的层次了啊。三件事一直做的不够好,很无奈的样子。想多看书吧,一看就迷糊。发正念清理吧,五分钟不到就迷糊的睡过去了,最后连四个整点发正念都完不成,正念强的状态越来越少,心中越来越不踏实。有时又想自己年轻人可能每天睡三,四个小时太少了吧,多睡会吧,睡了头一样不清醒,还常想不起事,脑袋不听使唤,工作上也是出了好几次差错,连正常生活都疲于应付,一坐下就眼睛打架昏昏欲睡。

本来家人一直反对我修炼,在他们面前还要表现得很精神的样子,我只觉得好辛苦好辛苦,身体好沉好沉,找不到一个炼功人走路如飞、精神百倍的样子。也曾按这部份讲法发过正念,但好象收效甚微。这一次为什么效果这么好呢。我总结了一下。

一是看了同修的体悟增强了信心,对干扰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法理清晰了。

二是最近一次悟道加深了对慈悲的理解,使善解干扰因素时力量更纯更大。我是70年代出生的大陆大法弟子,从小生活在党文化漠视生命的自私的观念中,一碰到矛盾首先想到治人的习惯思维在大法中没有得到清晰的认识和归正。在这之前很长时间不理解师父的正法(虽然师父讲得很明了),以为生命总是会新陈代谢的,淘汰就淘汰了。虽然每次都感到师父真是太慈悲太慈悲了,但总觉得对那些一再作恶的邪恶,师尊付出如此多,太不值得,从而自己怠慢起来。那一天才突然明白其实是自己求安逸,满足于现状,不想多付出而生出的怨恨心,跟旧势力说师父“就你多事”一样可怕的私心在作怪。明此真是羞愧难当,原来这颗私心如此之大,如此之深,这回可算揪出来了,更感师尊无私博大的胸怀实在是弟子还不能完全体悟的。

还有一点就是看不起别人的错误,有一种嫉恶如仇,不给点教训就不甘心,耿耿于怀的强烈执著。这体现在儿子调皮犯点错误,我竟真的是恨不得将他扔出去。一次五岁的儿子在我训他后满眼泪水的问我:妈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凶?我一下不知如何回答,是啊,我为什么这么凶?我也问我自己。指出别人的错误时总是声色俱厉,好象不如此难解心头之恨,不过瘾,不足以表达自己感情,过后好半天心里还忿忿不平。有时也觉得不对劲,但好象又认识不清。

在这件事中我真正体悟到了师父的浩大的慈悲,对待宇宙生命的珍惜,也体会到了慈悲和善的力量,为什么我以前发正念清除不了的、在我真正发出纯正的善解一切的慈悲心后一切烟消云散。一方面众生真的是为得救而来,另一方面真的需要大法弟子修出更大的真正的大慈悲心,我们修的好坏真的决定着众生的未来。

生命皆为法而来,有类似困扰的同修不妨也静下心来,用纯正的慈悲,按师父讲的善解一下自己空间场中的干扰因素,毕竟千万年的轮回中我们不知结了多少恶缘,也还有多少旧势力想要淘汰而师父想要救度的宇宙因素有待于在我们归正自己后得救。

只有真正的慈悲才会善解恶缘,善解干扰。一点个人体悟,仅供参考。



后注:师尊讲法如下:

“有时候采取另外一种做法,效果也很好,不一定是极端的处理方式。你可以发出这么一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如果你发出这样的一念,对一些极低生命来讲是太慈悲了。对那些还在干扰的清除起来也会容易。”(《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