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之心让我沉沦 恩师慈悲将我救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一直以来我都想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写出来,一方面是为了证实法,一方面也想借此向伟大的师尊表达我的无限感恩。

我是九七年七月份得法的,那时我十八岁。当我第一次听到大法的法理的时候,我感到很新鲜,从未听过这么高深的道理。同时又看到自己的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与性格上的巨大变化,我想这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功法,于是抱着一种想要把自己变的更好的想法走入了大法修炼。

色欲之心深藏其中而不自知

其实当初我抱着那样一种想要把自己变好的心态里面,早就藏着一颗色欲之心。我从小的生活环境还算优越,所以在那种互相攀比的氛围中形成了一种非常敏感的性格,怕别人说我的不好。我尤其看重外表打扮,到后来严重到我每要出门都会花很长时间来决定我应该穿哪件衣服的地步。其实我这样做的目地就是为了引起别人注意和叫别人欣赏。所以走入大法修炼的目地就是想能通过修炼而使自己变的更好,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欣赏我了……。当然,我确实也从修炼中得到了很多“好处”,比如皮肤变的好了;没以前那么胖了;人也自信了,看到我的人都说我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当时还有好几个同班同学看到我的变化跟着我炼了一段时间的功呢。听到这些赞扬我更加觉的自己不错了,那个时候对法的认识还只浮于表面,根本不懂什么叫向内找,只懂得一些做好人的基本道理而已。

母亲遭受迫害 自己随波逐流

正当我在这种家庭和睦、又受人称赞的环境中“修”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个最黑暗的日子到来了。那时我放学回家,一路上都听到每家每户的电视机里都在播放着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新闻,我一下懵了,不知所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回到家中,看到母亲正在看电视上放映的那个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母亲对我说:“这些肯定是假的,我们炼法轮功的怎么会去自焚呢?!”我也相信母亲的话,心里隐约的觉的更大的压力迎面而来。我也问过我自己到底信不信法轮功、信不信师父?我回答说“信”,但那种“信”更多的是一种感性上的,通过自己身体上的一些变化和炼功时的一些感受得出的结论。

正因为自己在法上的不精進,二零零二年我的母亲因为出去讲真相而被恶党非法处三年劳教迫害。在那种找不到别的大法弟子,在那种孤独与寂寞的情况下,我开始在常人中寻找安慰,填补自己的空虚。我在读大学时交了一个男朋友,我们花前月下,制造各种浪漫,以至于使我荒废了学业,也放弃了大法,沦为一个常人。

毕业了,我不能在学校住了。男友要与我同居,刚开始我坚决不同意,因为最起码的这点我还是知道的,但后来在情的诱惑下,觉的反正现在常人都是这样的,也就彻底放弃了自己做人的原则,和他同居了。这个时候我再也不敢面对大法、面对师父,就想我已不再是个大法弟子了,师父也不会再管我了。殊不知我的这个想法恰恰符合了旧势力对我進行毁灭性打击的要求。

母亲回到家中 我迷途知返

就这样,我一边深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痛苦、懊恼,一边又用各种方式来缓解自己的痛苦。特别是在和男朋友因为工作关系分手后,我变本加厉,我学会了玩网络游戏,和朋友去唱歌、蹦的,搞网恋。那时我感觉我彻底完了,却又无法自拔。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三年,直到我的母亲回到家中。

我怕妈知道我的现状深感失望,所以我总是躲着她,但是我还是从她在劳教所的经历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听到这些,我既羡慕又自卑。最终我在和当时的男朋友发生的一些争执中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大法。我虽然离开大法几年了,但内心似乎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只有修大法才能从这些常人的情中跳出去。经过了三年的痛苦挣扎,我从深陷了三年的污浊里又爬了出来。

回归的路跌跌撞撞 修心断欲反反复复

从新走回大法后我很珍惜自己的修炼机缘,特别是看到了师父在《走出死关》中对像我这样不争气的大法弟子的盼望,我为自己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做了这么多有辱大法修炼者形像的事而感到羞愧,同时我也发誓要从情里面跳出来。

可是旧势力对一个修炼人的迫害是无孔不入的,只要有一个念头不正,就会被钻空子。当时因为比较注重学法,三件事也在努力的做,所以对于法慢慢也从感性认识上升到了理性认识,也意识到自己很多念头是不正的,是有情的。比如我还是很喜欢漂亮衣服,还是很喜欢听到赞扬的话。我也向内找这些心态正是由于自己很多从情中派生出来的欢喜心、虚荣心、争斗心、色欲心所造成的,但意识到了却没努力去排除。随着执着心动,加上以前在这方面造下的业力,旧势力想继续把我毁掉。结果一看到好看的衣服,我就有一种控制不住想买的冲动,而且还动用了大法弟子做资料的钱,这是罪上加罪。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是有罪的,但控制不住自己。为了给自己不符合法的行为找点借口,使心理上达到“平衡”,我就对自己说:现在先借,以后我再从工资里把钱补上。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我老是反反复复,一会能做好,一会又做不好,一会清醒,一会糊涂。旧势力一看我有这么大一个漏洞,当然不能放过,又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在等着我了。

师父的法不断引领我 踉踉跄跄总算走回来

二零零八年二月,我在外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公安局绑架,最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我静下心来想了想自己为什么会被邪恶钻空子,其实最大的一个漏就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的色心不去,不但不能静下心来向内找,反而还为其找借口掩盖,同时在这种色心的带动下,听不進同修的意见,只喜欢听好听的,失去了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理智与智慧。找到了这些不好的心以后,我警惕自己不能因为有怕心走了“转化”的路而意志消沉,因为如果“转化”或消沉,我就又中了旧势力的另一个圈套了。

我又从新振作起来,我要从新做好。我每天把自己能记住的《洪吟》和法都背一遍,一有时间我就针对不同的情况发正念。同时也慢慢试着去理智的讲真相。我发现那段时间我只要正念正行,我的大脑就被打开了,智慧源源不断,遇到什么突发情况我也能理智处理。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在和别的同修形成整体和运用各种方式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真正体会到了一个修炼人只要不断向内找,找到执著的根子并去掉它,就能开创一个好的环境,无论是在哪里向内找都绝对是修炼人的法宝。那段时间我把身边的每一个人、遇到的每一件事都当成是我的镜子,学习她们身上的长处,从各种矛盾中发现自己的不足,坦然讲出自己的各种执著,毫无保留。我感觉自己真正成熟了,会修炼了。我无数次的流泪,感谢师父一次次将我捞起,用法理启悟我的正信,让我又一次从旧势力的毁灭性的打击中挣脱出来,又走在了正法修炼的光明大道上来。

坦坦荡荡向内找 堂堂正正走出来

我深知自己在色欲心不去的情况下,犯下了很多修炼人的大忌,回想以往为什么会多次明知故犯的犯下严重错误时,我悟到就是因为自己不能做到坦坦荡荡向内找,我以前的向内找只不过是在做给别的同修看的,显示自己“修的好”,结果还真造成了一种我“修的好”的假相。而我也让这样的假相自欺欺人的存在着,更加不敢去触碰那些执著心了。

从劳教所回来后,我把师父的新经文全看了一遍,最让我感到惭愧的是这场迫害迟迟没有结束,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师父不愿放弃像我这样不争气的弟子,一再的给机会,给机会,一再的等待,等待。我第一次感受到佛恩浩荡的深刻内涵。我告诉自己我再也不能拖正法進程的后腿了,我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在最后的修炼路上精進实修,堂堂正正从各种人心中走出来,修成无私无我的大觉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