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清除另外空间邪灵干扰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年初,妹夫得了一种很少见的病,这下牵动了我的心,因为修炼前我就是一个爱操心的人,亲情很重,学法后,明白了这颗心得去,就反复背师父的法:“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这时心就能放下来,可是不知不觉又冒出来了。

一天,儿子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妹夫家有很多大乌龟,大蜈蚣,很可怕。我说那是你玩游戏的原因(儿子平日玩魔兽世界,我常这样说他)。之后儿子就病了,发烧很厉害,打了几个点滴,几天后儿子突然说,自己那场病就是那个恶梦引起的,我当时只是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再也没有多想。

有一天,我在送妹夫去医院的车里,被他身上发出的腐臭的味熏的头痛、恶心(别人没这种感觉),回家后我就病倒了。由于学法少,人心重,正念不强,我以为自己感冒了,可是病越来越重,我突然想到了师父讲的修炼人没有病的法理,我这不是病,不承认它,于是我坐起来向内找,发现,最近由于妹夫和父亲的病(父亲瘫痪在床),把我的人心勾出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

一个学法十几年的大法弟子被低能灵体钻了空子,我觉得无颜面对师父,怎么办?发正念:即使我有没修好的地方,或修炼中有漏,或者以前犯过错误,有过污点,我也不允许任何邪恶干扰我,因为你们不配,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我的师父是李洪志,我师父说了算,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别想动我。并解体旧势力的黑手烂鬼,乱法烂鬼,邪魔烂鬼,低灵乱鬼和共产邪灵的一切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这一念真管用,我的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觉得身体上不好的东西掉下去了,我炼完了五套功法,发完六点正念,就在床边坐下了。

这时我突然发现,地板上有一个细长的黑东西,我以为是黑色毛线,仔细一看是一个蜈蚣,全身都是黑色的,我家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虫子,它僵死的卧在那里,我没有动它(平日我就不愿动这些虫子),这时婆婆来了,捡起来扔到了垃圾桶,并说它已经死了,又把它头狠狠捏了一下。我转念一想是不是干扰我的邪灵在正念作用下受不了了,现了原形?

我找同修切磋,同修的一番话,使我恍然大悟,这不和儿子做的那个恶梦应验了吗?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转法轮》)妹夫的病正是因为另外空间那儿卧着一个灵体(当然与家族和他本人业力有关)。而这灵体又乘机钻了我的空子,在正念的作用下,在师父的加持下,它受不了了,现了原形,僵死在那里。我后悔当时为什么不把它一下踩死,这时我的怕心出来了,它要没死怎么办?恰好今天的垃圾桶没倒,我到垃圾桶里找,结果找到了,它真的没死,又活了,我立即用火把它烧死了,烧成了灰,烧完后我觉的自己心里一下敞亮了,几天病的不想吃饭的我突然感到饿了,我坐下来吃了一大碗饭,吃的很香。

第二天晨练时,我准时起床,起来后我突然觉得以往那种疲劳乏累,浑身酸痛的头脑昏沉的症状一下子没了,我第一次感觉到时刻保持着正念,不叫邪恶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钻空子是何等的重要,师父的法理又一次让那个我感到,修炼是严肃的,对自己真的不能放松,一思一念都不能放松。

当我决定把除恶过程写出来时,妹妹又来电话了,说妹夫又病了,很重,我们去了医院,几项检查,一切正常,这时我突然想到,是我写出这件事的原因,邪恶受不了了,作最后垂死挣扎,这更坚定了我把它写出来的信心,把邪恶曝光,解体,叫它形神全灭,不允许它再来干扰大法弟子,阻碍世人得救,也让妹夫、妹妹放下其它信仰,真正明白真相,最终能走進大法。(已经给他们讲真相,三退了)。

由于自己修的不精進,对法理认识的很肤浅,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帮助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