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皮再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在开始大量清除恶党邪灵的实物之后,我心里犯了难,我丈夫是厂宣传部长,爱写作还搞收藏,邪党的东西特别多,精装、简装书架摆得满满的,而且他的东西从来不叫别人动。怎么办?明着不好动,就先收拾暗的,我把箱子、柜子的东西偷偷清理,把书的封皮都撕掉,中间部份就给卖了废品。就在这时儿子又从公司搬回来两个大魔头半身塑像,不叫摆不干,没办法只有等他们不在家时我把它砸了。他们回来发现魔头塑像没了问我,我笑着说砸了,他们以为我开玩笑给收藏起来了。

我手上开始脱皮,以前也有这种现象,脱过去就好了,可是这次脱皮不见好,发展到嘴上脸上,耳朵上都开始脱皮,头上开始长黄痂,越长越厚。在这期间,师父一直点化我,我就是不悟,都给悟偏了。师父见我不悟就一直点化我。有一天做梦,走到门口,有人跟我说,把你家的东西带上去吧,我一看好多衣服,看着这件是我家的,那件也是我家的,这样我抱着一堆衣服上楼,可是到楼上一看,楼上的门全叫砖给垒上了,又从西面开了一个门,正从上往下垒,只剩三分之一就全堵上了。我又悟偏了,认为正法進程快结束了,其实现在悟到,那是点化我原有的生命進程已经走完了,延续来的时间再不精進也就到头了。

悟不到,师父比我还急,有一天我坐着,就觉的我的右门牙一下就掉了,而且很疼,我警醒了,坐着就打了个盹。我觉的奇怪,就和我丈夫讲,他说:“没事,人们都说掉上牙死老的,掉下牙死小的,咱们都没老人了,能有什么事?”可是就在这几天我身上的皮肤从腰开始变红,慢慢向全身发展,手指甲和脚趾甲开始变厚,越来越厚,头发脱落,我想洗个澡,烫烫可能好受点。就在我用热水烫的当中,人就肿起来了,头肿的发胀,手已经拿不住毛巾了。我丈夫看我变成这样,马上要送我去医院。

我对着镜子一看,人整个变形了,这时我全明白了邪恶是要我的命。师父的点化也全悟出来了,我和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我现在全明白了,我改。”这时我心里很冷静,心想哪跌倒了就在哪里爬起来。我和全家人说:“你们谁也别急,你们都是为我好,可我自己的事,我心里明白,听我的保证能好,送我上医院肯定死路一条,报纸上也刚说了,有一个人过敏,皮肤百分之八十坏了,结果死了。你们看我身上哪还有好地方,到医院怎么治?当试验品呀,非得把我治死不行。”

师父就看弟子的一颗心,只要你坚定,师父就能帮你,所以每次他们闹着要我去医院时,总有人帮我说好话。我也和他们说:你们放心,我也不想死。我这一死得给大法抹多大的黑,不但救不了人,反而害了一批人,你们相信我,准能好。知错就改,我加紧学法,按时炼五套功法,勤发正念,我也不把自己当病人。而且不闲着,我丈夫不在家,我就清理邪灵的东西。这样过了一个月,见效不大,而且还添病(用常人的话讲)。

我向内找,觉得这样小打小闹的不行,邪恶太猖狂了,干脆趁他们不在家,我把书架那些精装、简装的邪恶实物全给清理下来。刚好那年我丈夫出了三本书,堆的满地都是,我就把他的一部份书装上书架。然后我和丈夫说:你的这些书影响了我,你是要书,还是要我,你自己选择吧?他虽不高兴,看我人都成了这样,也怕我有三长两短,也不计较了。

我把书皮全撕下来,找了一个很大的编织袋把那些邪书兜着全卖废品了。我平时手痛的吃饭用勺都得戴手套,这么大堆书皮,撕的时候没有觉的疼。书皮也找机会全部给烧了。平时我们小区保安多,你来我往的,可烧书皮那天一个保安都没过来。真感谢师父。一切都为弟子安排的很周到。

做对了,师父也鼓励我,睡觉时就梦到自己在修路,铺一段又一段,上面还种上了东西,这是我在铺随师回家的路。这段时间,我基本没闲着,有机会我就搬梯子,登高爬梯清这些邪的东西。“文化大革命”时,我丈夫在部队收藏了不少大魔头的像,我能处理的全部都撕了,烧了,我处理不了的东西,同修就拿走帮助我处理。在此我很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稍微好一点,我就戴上帽子和口罩去讲真相,身体也开始好转,指甲长出来慢慢变平,手和脚也有了新肉皮。

延续来的生命,旧势力是不轻易放手的,就在这时我又出了乳腺癌。我一看,典型的恶性肿瘤,没有告诉家人,只说是乳腺增生。那时我们医院院长也做了乳腺癌手术正在化疗,我去看她时叫她检查了我的情况,我们院长是外科副主任医师,她一看就让手术。我说:院长,做手术化疗都很痛苦,我不走这条路,我修大法了,我一定会把它消下去。因为自己做的不好,才出现这种情况,我做错了,我按着真、善、忍这三个字改正我的缺点,我一定能好。有一天睡觉手触及到胸部,用手摸摸,还有花生豆大小的肿物,我想我做的不好,还得继续努力。就这样一想,早晨醒来,发现肿物不见了。

我去院长家和她讲这件事时,她给我检查发现真的没有了。院长说:不可思议,我要是不亲手摸你,你和我说我都不相信,两个要命的病,你闯过来了。这时我再给她讲真相,她也容易接受了,她也退出邪党了。后来我又去了几次,把她全家都做了三退。而且院长也听了法,看了大法的书。可能是旧势力挡着一直没有走進大法来。

我们楼上有位回民,经常去做礼拜,听说他是那的负责人,我病时他和我说过:大妹子,你最好到医院看看,身体好了,往这一站也给法轮功争光。我想你们师父不会怪你的,对吧?很明显,言外之意我给大法丢人了。我好了以后,他找个机会跟我说:我做礼拜去,和我们那的人说,我真佩服法轮功的人,人都那样了,还讲信师信法,要叫我做不到。看过我以前情况的人也和我说:你不用讲,往这一站就是真相。所以那段时间,做三退特别顺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