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努力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看到第六届网上法会又开始征稿了,真的很欣慰。因为每次法会看到同修的文章都促我再精進。前些日子由于很忙(其实还是惰性),没来得及交上答卷。幸好还能赶上。

我是二零零七年三月得法的新学员。得法前就已经退了团。那时因忙于本专业的资格考试,真是在朋友的鼓励下看着《转法轮》。记得第一次看的时候闻到一种味道,与众不同的味道,就试着单盘。可是对于业力满身的我,腿疼的很厉害,只要是稍微搬过来一点都很疼,真的是咬紧牙关的数着时间。从几分钟开始,慢慢坚持着。记得当时有个问题——“魔难”应该是“磨”,怎么是“魔”呢?当时就悟到是有魔真正的阻碍着,所以要一关关的闯过去。终于我的考试很顺利,一次就通过了,我知道是大法帮了我。后来有时间了,就开始认真的读书,开始炼动功。第一次炼动功,我坚持下来了,虽然胳膊也疼。我做事一直都是这样,很能坚持,从不轻易的放弃。这种坚持给我以后的修炼路打下了基础。在那之前我得了甲亢,当时也有一个想法,就是可以使身体好,但是以后的看书过程中,慢慢的就忘记了身体有病的事了。最后也没有再去医院检查化验,因为我相信大法,相信师父。之后亲戚看到我说我精神可好了,跟前些日子比真不一样了。以前甲亢的症状也没有了。有朋友问我:“你不去检查怎么知道好了呢?”我心里非常清楚是怎么回事。

六月份时候,我未来的婆婆(老同修)来看我们,我们三个就一起学法炼功。那时每天早上晨炼,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后来也就习惯了。那时每天都盘半个小时。炼功之后就开始一天的工作和生活。那段日子我一直很怀念,也是我身体、精神感觉特别好的时候。以至后来炼功怠慢时很想从前的日子。所以认识到师父给我们开创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最好的,收获是最大的。由于同修都是外地的,我们不认识当地的同修,学法的初期,真相做的很少。只是对身边的人讲真相。婆婆来也是为了我们结婚的事。关于我们的婚事在当地还引起一番争论。有个人认为我是新学员,会对我的先生有影响。还有人认为时间不多了,不应该这样。就这样,带着很多人的不理解我们结婚了。也许是前世的姻缘,注定我们是今世的夫妻。不管怎么样,我告诉自己,我们一定要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有一天,正上班,头晕的厉害。就请假回来了。就是想睡觉。回来就睡,先生回来了,问我不行就去医院。我说不去。我知道原来我总是头疼,现在是师父给我调整呢,不睡觉是受不了的。晚上醒来了,拿起书来。一下就翻到:“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睡一觉第二天就没事了。心里无限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从那以后头再也没有疼过。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当然后来生孩子的时候在医院输液,如果你认为它是药、会对你起作用的话,或者你想信赖它的话,那就是药。如果你认为那只是为了符合常人的,那么它就不会对你有作用,必有师父相护。和我们一起住的一个朋友明白了真相,和我们关系可好了。也学大法,但是不能坚持炼功,也曾劝过,最后也没有强求,因为是不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师父说了算。

由于真相做得不好,我们想自己做真相资料。当时先生的工作不稳定,收入也相对不是很稳定。所以就买了一个比较实用的打印机。让我先学多版打印,虽然没有完全弄明白,也能打《九评》了。后来我悟到还是自己用心的成度。没有对这个项目重视起来。又由于装订等问题就没有做《九评》了。主要是打印真相纸币了。那时的学法只是陷于表面的形式,没有真正的悟道。面对事情不能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来想问题,完全是常人似的。和人发生矛盾,没有想到找自己,完全是他怎么这样啊?怎么对我这样啊?和先生有矛盾,也是常人似的耍脾气。书也在看,法也在学,但是真正的按照炼功人的要求做却是很难。而自己稍不注意,就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有一次想盘一个小时,真的是不容易啊。疼得身体总是前后的晃。本来嘛,腿都麻了,可我发现当晃的时候反而更疼。盘到最后腿都要掉下来了。但是坚持就是胜利。

去年下半年,我怀孕了。有一段时间感觉特累,躺床上就睡着了。向内找自己,我发现当把自己当个孕妇时,有了这样的一个思想,那么就会象孕妇一样的状态。人怀孕就是容易困、累。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是我的不正的想法才导致我不正的状态。而炼功人发出的思想会持续很长时间。就这样,从法理上明白了,就要克服这不正的状态。我告诫自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把自己真当个孕妇似的。学法炼功讲真相都不耽误。“五.一二”发生了地震,北京也有明显震感。回家后和朋友聊起来,她似乎很怕。我就顺势给她讲真相。当时我讲的自己都出神了似的,嘴在不停的说,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后来我感觉是师父看我有想救人的愿望,把我的思想打开了。他们夫妻俩都退了。我真为他们高兴。

过去的十个月也就是我婆婆来的日子里,对我们彼此触动都很大。后来还有一个同修和我们在一起相处了半年。四个大法弟子,还有一个大法小弟子。在这几个月里,每个人都是剜心透骨,但还是有很多心没有去掉。婆婆没来之前就想了很多和她顶的话,怎么应对她。嫌她干涉我的生活,换句话说,怕她唠叨。挖到根上是我那颗不愿意让人说的心。说这说那的。不符合我的看法的非要跟她争个谁对谁错,就是要证明自己对。争斗心不去怎么能行啊?还要跟佛去争吗?还有妒嫉心。看到她和儿子嘻嘻哈哈的就生气。尤其是当我不高兴时他们在一边嘻嘻哈哈时气就更不打一处来。非得要这个家你们都要看我脸色。我不高兴也不许别人高兴。同修说她做事都要看我的脸色,自己还没发觉。其实我嘴上没说可是行为上已是这样的了,否则同修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而当同修给指出时,自己还不承认,非要往外推。而当同修给指出来时,应该好好找找自己,看自己。而不是一味的不承认。这才是真正的向内找,修心性呢。那颗肮脏的心已经暴露出来,师父已经让它暴露出来了。师父说过会利用一切办法让它表现出来。就看我们能不能认识到它,抓住它,去掉它。这是我刚刚悟到的。修炼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就看怎么样去对待了。别人对你说的话时应该找自己。别人说话你听到了也应找自己。多反省自己。

另外就是名利之心。别人说我不好,就受不了了。非要争个对错。说话做事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只想到自己。反而还说别人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对老人不孝顺。从小到大,父母都是把最好的给了自己,所以也就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了。别人就应该对我好,就是应该那样。而当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觉得怎么那样?要是我的父母就不会这样?看不惯别人的做法。眼睛老盯着了人家看,人家都修成,自己是帮着别人修的吗?为什么就不能多看自己呢?师父已把大法传给我们了,已经告诉我们怎么修了,自己还不去修,还不悔悟,更待何时?自从孩子出生后,对她越来越信赖。对她的情越来越重,舍不得让她离开我。孩子这时候来,也是来得法的。引导她走進大法才是最重要的。有的时候人总是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让别人和我一样。殊不知这是不可能的。每个人的生活环境不同,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每个人的文化水平也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做事方法,怎么能一样呢?我们不能要求别人,只能要求自己。

之前先生自己制作了真相光盘。二零零九神韵晚会出来后,最主要的真相资料就是神韵演出的光盘了。还有手机短信项目,邮件群发项目。手机短信项目我一直在做。明白真相的替她高兴。发来不好的信息时替这个生命感到惋惜同时再继续给他发。从光盘的制作到发放,我们相互配合。当然也有各持己见的时候。对与错又能怎么样呢?去掉执著心才是关键所在。

大家一起炼功。不足之处相互提醒,相互帮助。以前炼静功也偶尔盘过一个小时,慢慢怕疼,就盘半个小时了。对自己要求也太低了。集体炼功后,看到别人坚持,自己也想坚持。就这样坚持几次之后,也能盘一个小时了。只是最后十几分钟很难受,只要咬咬牙也就能过去。第五套功法师父没有要求我们必须做多长时间,让我们“能盘多长时间就盘多长时间”。其实这对我们要求更高,全看我们自己的忍耐力、吃苦能力。大道无形。孩子现在由奶奶照看,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做应该做的。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一步步走过来的。从不会到会;从不懂得怎么修到慢慢懂得了怎么修;从盘不上腿到能双盘一小时;从自私到宽容到慈悲;都是一个个的过程,点点滴滴。我告诉自己,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要象个修炼人。

以上是我的修炼过程与体会。层次实在有限。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