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在人生的岔道口,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每个人都会面临这样的选择。先秦战国时有杨朱临路而泣的典故,杨朱走到十字路口就犯难,不知何去何从而哭泣。也就是一旦迈错一步,等到发现时也许已在千里之外。这个典故告诉我们:选择的重要。

六十年前,很多中国人都面临着这样的选择:留在大陆,进入共产党内,还是远离共产党,选择自由。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决定,也选择了不同的未来。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北京已被中共的军队包围,国民党用飞机空运出陷在北京的专家学者。胡适作为国际名人知名学者,排在第一批。但是他的儿子胡思杜不愿意随父母南行,他说:“我又没有做什么有害共产党的事,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胡适对他说很有名的一段话:“美国人来了,有面包也有自由;苏联人来了,有面包没有自由;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胡思杜固执己见,胡适夫妇没法,留下一箱细软,乘飞机离开。后来,胡适在美国各地讲学,一九五八年后任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享年七十二岁。


中:胡适;左:长子胡祖望;右:次子胡思杜。

北京被中共占领后,胡思杜急切地想要融入新的社会,想要被中共政权肯定。于是他主动上交了胡适留下的一箱财物,并顺应要求,努力改造自己的思想,表现十分积极。后来他还写了一份思想报告《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表示与胡适划清界线。胡适知道后则认为思杜是迫不得已的,“我们早知道,共产主义国家里,没有言论的自由;现在我们更知道,连沉默的自由,那里也没有。”胡思杜以为与胡适划清界线,就可以摆脱共产党株连九族的迫害,投入进社会主义社会了。但是在后来轰轰烈烈的批判胡适运动中,胡思杜根本无法摆脱“汉奸”“走狗”“卖国贼”的儿子的身份。一九五七年,中共号召“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胡思杜天真地认为贡献的机会来了,就积极主动地提建议,没想到这是引蛇出洞,他被打成了“右派”。他因承受不了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精神崩溃,最后留下一封满纸辛酸的遗书,自杀身亡,这一年他三十六岁。

在那个年代,很多专家学者都满怀着热情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他们爱中国,受邪党的宣传欺骗也爱社会主义,准备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而等待他们的是运动、斗争、凌辱和杀戮。老舍应周恩来邀请回国,在一九六六年他受到野蛮批斗,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他头上,人格上的侮辱和身体的摧残都降到他身上,挂上“现行反革命”的牌子,遭到“红卫兵”残酷殴打,他平静地选择了死亡,自沉于北京新街口外的太平湖中;陆洪恩是从国外归来报效祖国的著名音乐家、上海交响乐团指挥。他在精神失常的状态下还因言获罪,最后在自己的祖国被杀害。

六十年后的今天,每一个中国人再一次面临着选择,是退邪党还是继续参与邪党,这是一个问题。这也许还是决定一个生命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中共邪党在窃取政权后的六十年里,一直靠谎言欺骗,用暴力统治,据统计至少有八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它的罪恶已经恶贯满盈、人神共愤,现在已经到了清算它的罪孽的时刻。天灭中共,是天意是天象,人只有顺天意而为才能得到神明的庇护,幸福安康;如果逆天意而行,轻则面临危险危机,重则性命难保。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纵观历史,我们看到:选择中共,就选择了黑暗、凌辱、惨死;选择脱离中共,就选择了光明、尊严和美好。今天我们终于认识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六千多万人已经选择退党,一个简单的决定,可以使你摆脱邪恶的魔爪,可以使你得到心灵的解脱,可以使你得到上天的庇护,何乐而不为呢?应该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