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在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看了明慧网上很多同修的切磋文章,我也一直想把个人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可总是想到自己是新学员,一直在阻碍着自己,今天借第六届法会投稿之际,终于下定决心向师父汇报,写出我个人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病魔使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是二零零七年五月喜得大法的,得法后,我身上的结肠炎和坐骨神经痛不治而愈。得法前,为了治病,花了不少钱,受尽病痛的折磨也没把病治好。在去市医院检查病情的前一天,修炼的母亲告诉我,若遇到危险时记得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喊“李老师救我”便可逢凶化吉。虽然当时并不太相信,但我却记住了母亲的叮嘱。

在去市医院做肠镜检查的过程中,差点死在了检查台上,那呼天喊地的疼痛让我至今难忘。当时就感觉自己身体轻飘飘的飘了起来,大脑一片空白,但还有一点意念在想,哇,原来人就是这么死的。“我不能死,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有丈夫、儿子不能丢下,我要活着。”就在这种意志的驱使下,我在思想中喊着:“李老师,救救我,我要活着,我不想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的我整个人就渐渐清醒。

做完检查后,疼得我直不起腰。拖着虚弱的身子在弟弟的搀扶下,我回到母亲的家。那时想到随时有一天病魔都会夺去我的生命,我万分恐惧。我肚子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拽着母亲的手说:“妈,你别让我疼了,只要不让我疼了,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母亲看到我,心疼的含泪告诉我:“孩子,你要不想被病痛折磨,你就唯有同妈一样修炼大法。”母亲是修炼多年的老弟子,就拿了本《转法轮》给我,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转法轮》这本书,其实多年前我就知道。母亲多次拿给我看,我多次拿起多次放下,因为丈夫说过,你要是敢学大法,我一定同你离婚。由于当时害怕婚姻的破裂,就一直被阻隔在大法门外。这一次我豁出去了,只要我能不被病痛折磨,不管我失去什么,我都要健康的活着,我顾不了那么多了。而且这次看书就特别入心,再也丢不下了。

刚开始修炼,怕丈夫知道,不敢当着他的面看书学法炼功,只有当他上班去了,才敢偷偷的看一会。只要一听到门前的脚步声,就立即迅速把书藏好。虽然是偷着学法炼功,但师父也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时常我都能感受到法轮的旋转,身体变化也很明显。就这样在这种怕心的作用下,一直过了几个月。到二零零七年年底,丈夫隐约觉察到了,他问我是不是在炼法轮功。我犹豫了片刻没有作声,他又紧跟着问了一句。我想夫妻天天在一起,总不能这样瞒着过日子,便回答说:是。然后他大发雷霆,逼着我放弃。我同他说:我不会放弃。然后哭着向他讲述我走進来的过程与得法后的身体变化,可是他就是不听。

因为那时刚走進来不久,不知道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邪恶因素,只知道哭,导致他后来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然后就摔我的MP3,动手凶狠的打了我,打的我腿走路一瘸一拐的。他不再给我钱,坚决赶我走,千方百计的折磨着我。当我伤心哭的时候,他反而笑的特开心,当我正念强的时候,他只有生气沉默,原本性格温和的他变了,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坚决要与我离婚,面对这些,我不知所措,感觉天都快塌了一样,那时我犹豫了。他当时恶狠狠的抛出一句话:“大法与我之间,只能选其一,两者都选没有那么好的事。”

经过几番思索后,我坚决的选择了大法,大法那么好,我不会放弃的,虽然法理我还不太深知,但从我个人的身体变化上,能让我脱离病痛,我就万分感谢师父。带着一颗坚定修大法的心,我离开了他,去了同修姐姐那里,在她那里谋了一份工作,此后我才堂堂正正的走上了修炼的路。

二、在工作环境中学好法

在同姐姐一起学法炼功的那段日子里,我明白了很多法理,知道了刚入门时那种有求而学法的心是不对的,大法弟子应做到“要无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学法>),除上班时间外,我都把心思用在学法上,从《转法轮》到《精進要旨》、《洪吟》,再到师父的新经文、各地讲法等,我一遍一遍如饥似渴的看。

在此期间丈夫闹得很凶,吵着要离婚,他不管怎样叫嚣,我就按照师父的法理来要求自己,不予理会,我的婚姻是神定的,你说的不算,我坚决不离。他叫嚣了一段时间后,看我这边没动静,也就不再提了。

姐姐是修炼多年的老弟子,她有时候出去发资料时也会带上我,第一次出去真是怕心太重,见到狗叫腿都在发抖,不管在心里怎样反复念着正法口诀,都难以使紧张的心平静下来,后来随着出去的次数渐渐增多,怕心也就渐渐的少了。每次出去,我都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我是来救人的,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就这样不断的鼓励自己,以此来增强自己的正念。因为有师尊的呵护,我们每次出去也都算比较顺利。

后来我和姐姐都转换了工作,在同一老板的两家公司上班。到新的工作岗位刚刚安顿下来,便知道丈夫有了外遇。当时对我的打击简直太大了,我知道这又是旧势力在干扰,它们不想让我有一个安稳学法的工作环境,想利用此事来拖垮我。虽然法理也明白,可还是未能做到心不动。昏天暗地的哭了几天,后来走路腿都发软,人也甚是憔悴,好象整个人都垮了似的。我对自己说,这种状态决对不是真我,我不能再这样下去,我一定要从魔难中冲出去。

我擦干眼泪穿上工装,踏上了工作岗位。虽然时常在上班时,眼泪仍会涌出眼眶,但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把对他的情放下,既然选择了修炼这条路,这些都应该放下。当这些不好的念头往外翻时,我就抑制,那不是我。恢复正常学法后,渐渐这件事也就淡薄不再痛苦了。

三、在邪恶的环境中证实法

在新的工作环境上班,我就和姐姐都利用工作之便讲真相,虽然我讲的不好,但我也要下定决心突破自己,即使当时他听了真相没有三退,也为他三退奠定了基础。

后来我和姐姐被恶人诬告,当天都在上班之际被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抄家。在派出所里,我和姐姐被隔开,虽然看不到她,但我却能听到姐姐同他们讲真相的声音,被他们搜走的有电子书、MP3,姐让他们听,让他们看,不管他们有没有退,但却震慑着邪恶。

因为恶警当时从我房间没有搜出任何大法书籍,在那样的环境里,我生出了人的侥幸心理,我没有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但我却始终以第三者的角色向他们讲述着大法的美好。当时在思想中不停的说:“师尊,弟子这样做是对是错?”我不停的发正念,告诉自己师父就在我身边,谁也别想来动我。

恶警做了笔录后,当天晚上就把我和姐姐一起关在了一间又脏且蚊子满屋飞的小屋里,由两个恶警看着,不让我们说话。我们不配合他们,依然同姐姐讲述着我在这里的整个过程,姐听后对我说:“你同我当年一样犯下了同样的错误,在这样的环境下,也不能完全说你是错的,我们是大法弟子,怎么可以脱离开法呢?”是的,我们是大法弟子,不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就不承认是师父的弟子了吗?我知道自己错了,决定明天再为自己补上一课。

第二天上午,当他们又来找我谈话时,我异常平静,正念十足的告诉他们,我是修法轮大法的,然后就向他们讲述着得法后身心的受益与健康,并从新做了笔录,最后几句说的是:“我感谢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去做一个好人,政府应立即停止对大法及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然后我拿起笔录,堂堂正正的签上了我的名字,才松了口气。我认为我签的是一份让邪恶惧怕又能证实大法的永恒记录。

师父,弟子错了,弟子终于补回了这一课,弟子只有这样做才配是您的弟子,才没有辜负您的慈悲救度。当天晚上,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公司便来人接我回去。姐姐至今在那里遭受迫害。

回来后,恶警还时不时的找理由来找我谈话,但每次我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摆脱他们的骚扰。有时也想过离开这里,离开他们的视线,有时一见恶警与警车,心里就发慌,我开始向内找,深挖自己的根,是由一个“怕”字而起,有师在有法在,我究竟怕什么呢?怕被迫害?如果是带着这样一颗怕心,走到哪里都一样,我是修炼人,我不能走旧势力给我安排的流离失所的路,我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堂堂正正的修炼路,于是我下定决心,仍然要留在此地。我依然保证每天学法炼功。随着静静学法的不断深入,怕心也逐渐小了,他们也就没有干扰我了。

回顾自己在短短两年修炼路上的点点滴滴,从修炼前对病魔的惧怕,到修炼后深感健康的喜悦;从开始怕丈夫,到最后自己摆脱家庭的干扰;从见到狗就怕,到自己也能单独讲真相;等等过程中,一路上因有师父的呵护,让我从柔弱中坚强起来,虽然我还有很多心未去,但今后我一定要做好自己应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再一次对师父表示深深的感谢。

不足之外,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