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新生 孤寡妇人坚持信仰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大法弟子赵凤珍,下岗工人,孤寡一人。中共对法轮功十年迫害中, 赵凤珍屡遭迫害,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三次,勒索现金近4000元,恶警入室抢劫5次,非法骚扰多次。

赵凤珍,女,现年58岁,河北保定市阜平县人,下岗工人,无家无业,现寄住在阜平县城关镇白河村娘家弟弟家。由于生活的不幸,孩子的夭折,丈夫的离异,使她的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不幸的人生,给她造成了一身的病,精神恍惚,生活几乎不能自理。生活的孤独、无望,使她对人生心灰意冷,她对世界上的任何事都产生了厌倦,没有了兴趣。她幻想到一个偏僻、与世隔绝的地方去隐居,但又不知去哪里。她时常对天发誓:苍天啊,怎么对我这么不公,我何时才能走出这痛苦人生!••••••

喜得大法

正当她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求生无望,求死不能,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的时候,她的命运改变了。

95年秋后的一天,一位法轮功学员送给了她一本《转法轮》。她打开书,看到书上师父的照片,感觉到师父是那样的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她激动的双手捧起宝书,一口气读完,顿时打开了她的心结,认识到:人生苦难的因缘关系:今生受的苦难,都是由前世造成的。要想脱离苦海,消灾祛难,必须修炼

看着师父的讲法,她的泪水刷刷的流下来,这就是她多年寻觅的修炼之道,返本归真之路。从此以后,她就走入了大法修炼,学法炼功。

每天早晨,她都到炼功点上去炼功,身体得到了净化,无病一身轻,心神愉快,脸上带来了喜悦,大法使她在绝望中看到了光明。她勇猛精進,看书,学法。她悟到:这本书不但教人向善,道德回升……。

大法蒙难 去北京证实法

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利用国家机器对修心向善、追求道德升华、健康人生的大法修炼者进行了疯狂残忍的迫害。一夜之间,中国大陆乌云笼罩,邪恶横行。以阜平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马宝忠和纪检书记周秋来为首的公安不法之徒,在全县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大量抓捕。他们抓人、抄家、抢劫、毁书,红色恐怖笼罩全县。

当时赵凤珍心里非常难受,她想:这么好的功法,不让学,不让炼,我坚决不答应,不管邪恶多么猖狂,我绝不放弃。修炼环境破坏了,她就在家炼。每当她翻开《转法轮》看到师父的法像时,心里就想:师父救了我,我绝不忘恩负义,一定要炼下去,谁也阻止不了我,我的生命要为大法而存在。当时政保股股长马宝忠指示各片负责人交书时,她说:书是我请来的,是我的私有财产,我不交。不管邪恶怎么嚣张,她硬是把大法书保存了下来。

大法蒙难,师父受诬陷。作为师父的弟子绝不能袖手旁观,于是她产生了去北京证实法的念头,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2001年阴历6月份,她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当时阜平县车站被公安警察监视,她们绕道山西通往北京,去了天安门,她们把证实法的标语放在了广场上。

孤寡妇人被关看守所 敲诈勒索弟弟近4000元

2001年阴历6月份,赵凤珍从北京回来后,阜平县又有七名大法弟子到北京证实法,被恶警马宝忠、周秋来绑架了回来。接着邪恶又对全县大法弟子进行了大抓捕,(赵凤珍是下岗工人,没有生活来源,她找了一份临时工作,在本地一个厂子上班,时间不到两个月。)

政保股股长马宝忠、周秋来指使公安局三个恶警窜到赵凤珍所在地进行抢劫,把她的住处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她的大法书和大法资料,并把她绑架到公安局,关在一间屋子里,恶警马宝忠、秦杰非法提审她,提审完了,把她铐在床上,铐了一下午。晚上恶警秦杰把她拉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起来。当时看守所关押着6位大法弟子,恶警们叫嚷:某某某,和江泽民沾亲,找找出去了,你们快找门子,找靠山。……他们说的找门子、找靠山,就是暗示给他们送钱。

恶警马宝忠,周秋来在外边软硬兼施,恐吓大法弟子的家属,这些大法弟子的家属被马宝忠,周秋来等一群恶警敲诈勒索钱财后,大法弟子陆续回家了,最后只剩下赵凤珍一个人。恶警们又把她关到拘留所,后来抓了一批又一批,他们的目的主要是勒索钱,只要给了钱就放人,要不就劳教。

就连赵凤珍这么一个上无片瓦,下无落脚之地的孤寡妇人也不放过,恶警马宝忠 找到她弟弟,恐吓她,要钱,不给钱就不放人。弟弟看到姐姐无依无靠,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80多岁的老母亲在家整天哭着喊着要女儿。弟弟是农民,上有老,下有小,一人养活六口人,哪有钱,可是不交钱,恶警不放人。姐姐孤苦伶仃,由谁管呢?无奈,弟弟只好东借西借,借了3000元给了他们(不给任何收据)。恶警们拿到钱,还是不放人,过了好多天,弟弟急了,找到赵凤珍的单位领导,请求帮忙,单位领导很同情她:孤苦伶仃一个人,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单位领导找到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要求放人,政法委副书记“610”头子齐贵亮又向她弟弟要了500元,才答应放人。单位领导去接赵凤珍 ,到了看守所,副所长张占红又不让走,逼着要生活费,弟弟没钱,恶警张占红死活不放人,赵凤珍单位的厂长把自己身上仅有的150元给了他们,才把她从看守所接回了家。另外看守所还有弟弟给赵凤珍送去的钱剩余43元也没退还。正如百姓所说:共产党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

无故遭绑架非法送看守所关押迫害9个月

2003年过年期间,家家都欢天喜地,合家团圆,享受着大年的幸福愉快。赵凤珍一个孤寡老人,下岗无生活来源,年假期间,给单位看门,挣点钱,维持生活。然而就在正月18日,有城关派出所所长带领一帮恶警窜入她的住地,不由分说绑架了她,并把她铐在了床上。然后他们翻箱倒柜,屋里屋外翻江,抢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和大法资料,并把她劫持到公安局,交给了恶警马宝忠、周秋来。在公安局关押了一宿,第二天,把她又关进了看守所。

恶警们知道赵凤珍一个人,也榨不出什么钱,也不会有人再给他们送钱,就一直关押着她。关了一段时间,他们知道也榨不到什么钱了,新上任的国保大队长张进辉就把赵凤珍送保定劳教所。在审讯室,被迫害的身体虚弱的赵凤珍昏倒在地,浑身抽搐。副所长恶警张占红用脚踢她,掰她的眼,说她是装的。最后,保定劳教所拒收,恶警们又把她拉回了看守所。恶警张进辉还是不放人,他找到赵凤珍的姐夫,说是让他交1000元钱,就把赵凤珍放了,她姐夫借了1000元准备给他们送去,把赵凤珍接回来。

第二天,张进辉又说不行(意思嫌太少),姐夫再也凑不到钱了,赵凤珍就一直被关押着。后来政法委副书记“610”头子齐贵亮又给她办了“转化班”,每天派两三人来“转化”她,赵凤珍不“转化”,几天后,她被释放了,这次她被非法关押了9个月。

屡遭迫害 又送劳教所

2007年,7月31日,赵凤珍去某一大法弟子家串门,正赶上恶警张进辉带领一帮不法之徒抄家,赵凤珍和另一个大法弟子一同被绑架,恶警们把她两个一同抬上警车拉到了国保大队。恶警们把她两个单独关在屋子里,轮流提审。

第三天,恶警把赵凤珍抬上警车,直接送保定劳教所。一路上,赵凤珍喊着:“法轮大法好”。到了劳教所她被几个恶警从车上抬下来,当时她身体虚弱,病态严重,劳教所拒收,恶警张进辉还是不放她回家,又把她拉到保定第一监狱,和那里的值班人员不知说了些什么,又把她拉到 一个医院,说是给她检查身体。

恶警们把她从车上抬下来,几个警察扶着她透视、拍片、照相,然后又把她 抬上了车,拉回保定第一监狱,那里的人一看片子也拒收,这样她就又被拉回阜平县国保大队。

回到阜平县已经深夜12点多了,赵凤珍被折磨了一天的时间,晕头转向,神智不清,被抓三天来,没进一滴水,没吃一口饭,也不知道把她拉到了什么地方,昏昏沉沉。

一个将近60岁的孤寡老人,遭受如此的迫害,然而,人性全无的恶警张进辉把她从车上抬下来,又在她脸上重重的搧了她三巴掌,然后又把她的脚用铁镣子铐在一个铁椅子上,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把她放开,足足铐了12个多小时。放开后,她的脚已经没有了知觉,不能走路,不能站立。张进辉叫一个大法学员的丈夫把她搀着、扶着、一挪一挪的上了车,送回了家。这次赵凤珍又被非法关押迫害了4天。

民无宁日 骚扰不断

在十七大期间,一次赵凤珍去县城办事,由城关镇恶人郑玉龙带领城关派出所三名警察,还有村委会几个人私自闯入赵凤珍的住处,抢劫了她的大法书和大法资料。

在奥运期间 ,由城关镇恶人郑玉龙和派出所、村委会的人三番五次到她家骚扰,并恐吓、威胁赵凤珍的弟弟一家人,使他们不得安宁,整天生活在恐怖之中。

一个下岗工人,又是一个孤寡老妇人,无家无业,生活的不幸,使她绝望。喜得大法,使她有了生活的希望,获得了新的人生。然而这样一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老妇人,三次被关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13个月;下岗无业,无生活来源,却被敲诈勒索近4000元;无家无业,寄居他家,也被抄家抢劫5次;近60岁的老人,十年骚扰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