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阜平县王东海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2008年奥运前,河北阜平县邪党县委人员逼迫平阳镇政府派人进村监视大法弟子,起初吃喝都在村干部家,后来干脆在大法弟子家吃喝,逼大法学员每天报到,无休止的骚扰。

平阳镇大法弟子王东海,男,五十多岁,一九九八年八月份有缘修炼大法,在修炼前一种病(颈椎病)疼痛难忍,生活不能自理,妻子儿女为他的病四处求医,各种方法都用遍了:针灸、中药、西药、封闭、巫婆等等,都无济于事。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王东海经人介绍走入大法修炼,在修炼一段时间后,他就能参加正常的劳动,在修炼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一片药未吃,一针未打,身体就恢复了正常。王东海非常感谢师父和大法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恶党大法进行了恶毒的,铺天盖地的打压,从这以后全国地的大法弟子们为了给大法讨个公道,都陆续不断的到北京证实大法,和平上访。王东海翻来覆去的想:我身体好了全是大法给的,大法受到侮蔑,所以我也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他在二零零零年八月份和七名同修一起到北京证实大法为大法讨个公道,他们刚到天安门,正要上城楼就被恶警绑架,他走脱,其他七人被劫持到涿州洗脑班进行迫害。

王东海回家后,阜平县公安局伙同平阳镇派出所恶警要绑架他,他被迫流离失所。期间,平阳镇派出所恶警、平阳镇党委书记多次带人倒他家非法搜捕,由于多次找不到人,所以把他女儿的户口迁出证抄走,以此吓唬家人,女儿也因此上不成大学,恶警后又欺骗家人说你们让他回家吧,交三千元钱办个“转化证”就完事了。他的妻子相信了恶人的谎言,于是给了恶人三千元。之后家人四处找他,找回后,家人又找来亲戚劝他,说如果你不进洗脑班,就会耽误了女儿的前程。

洗脑班设在平阳镇铁岭村,副镇长高敏贵是组长,此人很邪恶,天天逼大法学员写检查写保证,放污蔑大法的录像,在夜里睡觉还派人监视着学员。

王东海被强制在洗脑班的第四天,他女儿去平阳派出所要被他们抄走的户口迁出证明,恶警不给,以此逼王东海写保证书,王东海为了让女儿上学动了人心,写了所谓的保证。这期间恶人还逼迫每人交七百元生活费,妻子因怕他继续受迫害就交了钱。本来洗脑班八天结束,就在第七天,恶警开着警车来到洗脑班,谎称是让王东海去城里核实一下问题,实际是将他劫持到看守所逼供。

在王东海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为了营救他,请恶警马保忠、秦杰吃饭花费近千元,在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又被恶警掠夺现金五千元,王东海才得以回家。

回家后,恶党人员及恶警还是不断到他家骚扰,每当敏感日就会到他家非法搜查,其中抄走身份证,VCD一台,至今未还。有一次恶警李建民带领四人到他家非法搜查,翻箱倒柜,所有屋子都搜遍,连儿子媳妇的屋子都不放过,最后搜到一个日记本,说上面有大法师父的诗,耿用建要绑架走王东海,王东海走脱。

2007年中秋那天,恶警李建明伙同阜平县广播电视局,称秉承丰行县委书记的旨意,对全村大法弟子家进行非法搜查电视接收器(大锅),进行了打砸抢,有几户的当下被砸,有一户由于围观人员不散开,大锅才没被砸毁。

在恶党十七大期间,恶警李建明多次到王东海家搜捕王东海,并多次通知大队干部对他家严加监视,说只要见到他就报告。

2008年奥运前,恶党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邪党人员企图把村中的大法弟子集中起来弄到洗脑班,后洗脑班流产了,县委邪党人员硬是让平阳政府派人进村监视大法弟子,无休止的骚扰。

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当大法真相大显时,那些为名利而迫害大法弟子者,将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