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修炼越快乐 越修炼越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我的丈夫得法了。自此,他从一个抽烟、喝酒、浑身是病的人突然变了,变成了一个烟不抽,酒不喝,身体健康,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这让我十分的惊讶!见他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出门,我以为他有了外遇。一天早上五点半,我光着脚丫跟踪他,心想,如果我逮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就开排他。跟来跟去,跟到了一个地方,看到那里有很多人在炼功。我也就跟在后面比划。辅导员走过来问我:“你跟谁来的?”我就指着丈夫说:“他!”大家同声批评他,“大伙都在洪法,你连自己的媳妇都不告诉。”

回家后他对我说:“有本事你就双盘半小时,我就带你到炼功点。”我心想,这算什么啊,我能行!我立即双盘,叫他看好了时间。半小时一过,他点头了。

从此我走上修炼的道路。那是一九九七年七月。

师父点化我们成立资料点

二零零五年,我市有十个同修被抓,资料点被破坏。有一天丈夫炼头前抱轮时看到一本《转法轮》。当时,大家都没有书读,书都被邪恶搜去了。我们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们,应该成立资料点了。我暗暗的想,即使有再大的风浪,再险恶的路途,我们都能闯过去。就这样,我们的家庭资料点着手建立,从开始什么设备都没有,什么技术也不懂,到现在能做各类大法的书和各种真相资料。

有一次,某县同修需要一千本《九评共产党》去救人,我们夫妻俩不吃不喝不睡连夜赶做。当这一千本完成的时候,尽管我俩都累得不行了,可心里却特别的高兴。师父说:“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

一到敏感日,或者是其它的资料点被破坏,我就会紧张。怕心一起来,简直就是六神无主。我想到了师父的话:“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救度众生是我们神圣的使命,我宁愿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想到这,紧缩的心立刻平和了下来,手中捧着才做好的《转法轮》,心中特别的祥和。

最神奇的是有一回,同修要资料要的特别急,邪恶干扰破坏又十分猖獗,到晚上两点多了,我就打瞌睡了,太困了,还得坚持做啊,迷迷糊糊的就把纸放错了,放成了背面,可印出来后我一看,没错,是正品,不可思议!当时我就清醒了,明白了师父时刻都在我们的身边,帮着,看着,呵护着,由此我对大法有了更深的理解。

有一回,一个保安打电话来说:“你们家的东西,赶快收起来,一个同修遭迫害供出了你,说她的资料是你给的。”我赶快叫车来把所有的东西拉到异地,并告诉弟弟不要动这些东西。等我走后,弟弟翻开了,看到原来是复印机、打印机、电脑、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纸刀、激光机等等。他马上打电话给我二姐,告诉她看到的东西。我二姐非常害怕,已经是夜间十二点多钟了还跑到我家来。二姐说:“这些东西太危险了,我把它烧掉。”我说:“二姐,我得大法,我们全家受益,老婆婆得肝癌,现在因信大法,好了。我们夫妻二人闹离婚,因为修大法,和睦了。大法给予我的太多太多了。”二姐听后,改变了态度说:“好,那我给你转移一个地方。”听了二姐的话,我流泪了,从心底感激她。姐姐选择了大法,就是选择了未来。

做大法的任何事情,遇到关和难,只要坚信大法,放下生死,是绝对安全的。过了二十多天,我又把这些设备搬了回来,继续做我们该做的,直至今天。

正念强,虎口拔牙显神威

我们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钱购买的耗材绝对不能被邪恶抢去。二零零八年六月的一天,我接到一个求援电话,说某某某同修的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绑架,一屋子的设备和耗材被邪恶拉走了,装了好几大汽车。大家十分焦急,那里已被邪警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一片恐怖。同修在电话中还说,邪恶拉走的是一间屋子的设备和耗材,另一间屋里还有设备和耗材,恶警还没有发现。我说:“大法资源,绝对不能让邪恶抢走。请大家为我们发正念。”于是我们趁着吃晚饭的时候,开去一辆大汽车,在邪警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将一大屋子的设备和耗材抢救出来。

其实,那时候我的思想念头是非常复杂的:被邪恶发现了该怎么办?这真是虎口拔牙啊!况且这辆汽车是我们借来的。不过当我想到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在人中吃了无数的苦,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我们无法想象的魔难,那么,在这紧急的关头,即便邪恶嚣张、疯狂,难道我们不应该为师父争口气吗?这时我浑身一热,师父啊!我们一定要救出大法的设备和耗材,请师父加持!就这样,一屋子的设备和耗材全被我们搬空,并安全的拉走了。这件事体现出了我们地区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的力量,这件事也表明,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能铲除旧势力企图对我们進行的干扰和迫害,我们否定了邪恶设下的圈套,我们跟随着师父,在人世间显现出了大法的神威,证实着大法。

师父叫我们做的事一定是最强大的

我原来对师父要求我们发正念一事不重视,常常忽略了,忘了,拖延了,等等。有一件事情让我从新理解和认识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我深刻体会到师父让我们做的是最好的、最正的。师父说:“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管你怎么想,我叫你做的事一定是最强大的。”(《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们要放下个人的一切,真正去圆容大法。做到不打折扣。

去年十二月,一个同修在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被迫害了四年后回来了。我们去接,因为她拒绝“转化”,所以“六一零”、国安、公安让警车去拉她。我看到邪警让她按手印,她说:“你们绑架我,还强迫我来按手印,我不按。”她坚决不按,邪警先是又说又笑使用软的一手诱骗她,说如何对不起她,同修不从,他们就露出凶相,动手动脚,拉她上车,她就喊:“警察打大法弟子啦!”那一刻,真的是惊天动地。邪恶松了手,但仍坚持叫她上警车。这时一辆出租车过来,她和另一个同修上了出租车走脱了。我们剩下的两个人被邪警紧紧的盯住不放,我们也绝不上他们的车。

这时,我俩到一个饭馆吃东西,邪恶叫来本地“六一零”。公安调来了三车的警察,马路上黑压压的一大片。这时我才真正的理解到师父所说的:“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对邪恶的势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恶人不要抱任何幻想。”(《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一个警察進饭馆来说:“你们俩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的?”这时我俩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邪警消失,不准他再迫害大法弟子。”当时我想:我千万不能出事,我家是资料点,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影响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从而影响正法的進程,因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而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邪恶算什么,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俩一边发正念一边走進对面的卫生间,等我们出来的时候,那么神速,马路上空荡荡的,邪恶已经无影无踪了,我们脱险了。

从此之后,发正念我再也不敢懒散了。修炼是严肃的,我一定要做到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现在非常重视发正念,并努力做好三件事。

这几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摔摔打打的走过来,我们越修越快乐,越修越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