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结尘世缘 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

一、信师信法显奇迹

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得法。得法前,我是个病秧子,身体经常虚弱无力,每天用药顶着,脸上长满了红豆豆,有时还抽烟,喝酒。得法后,我的身体发生了质的变化,脸上白里透红,皮肤变的细嫩,走路生风,别人问我,你身体这样好,咋治的,我就说:炼法轮大法炼的。记得三十二岁那年,在梦中梦见东边天上飞来一尊大佛,我在院子中间站着,飞到我头斜上方慈祥的看着我,然后飞到天上还看着我,当时我不知是怎么回事。得法后,看师尊法像,才知道那就是师尊。

当我第一次去辅导站的时候,就感到小腹咕噜噜的响,同修说:你真有缘,师父在给你下法轮呢。我说真的这么神奇呀!当晚去炼功点炼功,六、七个人在炼静功,两手拉开,我清楚的感觉我的左手被一只手擎了一下。炼完静功后,我问同修:“你们谁碰我了?”“也没碰你呀?”“啊!”悟到是师尊法身给我纠正动作。没过几天,师尊几次的给我净化身体。就感觉五官的里里外外,脖子左右前后,后脑勺里外,身体各个部位都有无数的法轮在旋转,那种感觉从未有过,身体的净化,思想的升华,我觉得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得到万古不遇的大法。

此后,我更加努力的学法,背法,《精進要旨》,《洪吟》,《转法轮》第一讲都能背下来。有时间还看其他大法书。从中我懂的了许许多多的法理,正在我修炼从感性逐渐向理性升华的时候,邪恶的迫害开始了。

当时也知道电视台说的都是谎话,但不知怎样去做,就想你不让我集体炼,那我就在家炼,我依然在坚持着。就想我应该去進京护法,但由于怕心和家人的阻扰未能去上,现在想起来真是愧对师尊。四个月后,梦中梦见自己头顶抱轮姿式飞起来了,整个身体金灿灿的,心态平静,表情祥和,根本没有一丝人的杂念,那种美妙,殊胜的感觉至今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用语言是表达不出来的。这是师尊再一次鼓励我这不争气的弟子。

二、心性的提高

二零零一年新年,家庭的迫害向我时时袭来,丈夫及家人由于怕心不让我炼功,并把我的几本大法书和磁带全部丢掉,我就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有时,不管有人没人,丈夫就发疯似的劈头盖脸的打我。一天,他当婆婆的面打了我一个嘴巴,当时,我捂着眼睛,好长时间,没说一句话。婆婆说:“真不善劲”,意思我没骂他一句,没还一下手。我时刻用炼功的标准要求自己。有时,丈夫就说:你不就是法轮功吗?来斗斗吧!我说:我不会和你斗的。还有时打完了我,他就说:我就怕你忍不住。当时学法不深,被操控他的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总之不管怎样,我总是笑呵呵的,没有怨言。

直到有一天晚上两点,丈夫突然瞪大眼睛放着凶光,两只手掐我的脖子,我用力的挣脱。脖子已经抓出几道深深的手印,流着血,我啥也没说。第二天一亮,我就去了娘家。父母知道此事去和他父母说理,他父母还不说理,我失望了。就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号,我们办理了离婚手续,我的离婚也是和常人不同的,我们是和解的。孩子归我,给了我五百元钱的外债,还交村上六百块钱。还说,他不能给孩子生活费,我说行。就这样,我签了字,拿着离婚证书领着孩子回到娘家。

我想一个常人是不会这样的。因为我在他家生活了十三年,这种结局太屈了,很多人都这么说,可我不觉得屈。因我能不受干扰的修炼,就没和他争财产,但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现在虽然没恢复结婚手续,我也不记恨,去年,女儿出嫁我决定孩子从他父亲家出嫁,他父亲同意了,也很高兴,就这样,我和他把女儿,高高兴兴送到女儿的婆婆家。女儿回来串门问我,头一次串门去谁家,我说还是去你父亲家吧!我也去了,我给他和新上门的女婿讲真相,也三退了。

三、讲真相多多救度众生

一天,我和母亲去超市买菜,突然一只手和我抓住同一根菜,抬头一看,都笑了。原来是一老年同修,其实一切都是师尊安排的,这个同修风雨不顾的六年为我们送真相资料,这样我得到了许多以前没有的真相资料,我逐渐的走出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了,但还是因怕心做的很少,心态不纯净,去年夏天一次同修介绍我结识了一位同修,受这位同修的影响帮助,切磋,我开始真正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了。

我做了三年的保洁工作,由于工资低,曾几次申请辞职,可总是找不上人,主管不放我走,而我又不能硬走。师尊说: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就这样无论干什么活我都用修炼人的心态对待,刚开始我啥也不敢做,后来在交谈中认识了一位看卫生间的同修,后来我就和她配合着用真相币讲真相,全是用手写的,当时没有印章,可内容是很丰富的,有证实法的,有劝三退的,劝看《九评》的,还有退党电话号码等等……。每次写的都是工工整整的字。我俩天天做。让每张纸币发挥更神圣的效力,并让真相币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的传下去,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并请师尊加持。此后我天天在超市花真相币,一天花掉十五六张,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做着。

有时候衣兜里经常拿上真相小册子和真相光盘,在超市里方便时就放在货架上,发正念让有缘人得到,并请师尊加持。有一次我躲过了一个监控镜头刚放完资料,抬头一看正好头上有一个监控镜头,我立即发正念让它看不见,我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超市。的确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师尊看我有这颗心,就借用我的手来做,从中树立自己的威德。

有一年腊月二十八,公司有人来检查卫生,还有商场某老总会来,天又下了小雪,所以商场员工都下班了,我们还在工作,工作完了,我们楼区几名保洁员有拿纸箱的,有背兜子的(过年买的年货),我也和往常一样背着兜子准备回家。刚到楼梯口,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楼管在楼梯口说:你们几个马上到门前,翻兜子检查。检查完了,过来把活给干完了再走。其他人嘴里嘀咕着,而我当时脑袋翁的一声,这是从来没有的事,跑是不可能了,怎么办呢?因为我兜子里中午取的《九评》和真相小册子,一旦被发现这还了得。我当时没有暴露身份,我经常一个人在商场的各个通道做资料,他们根本不知道谁做的。

在这突如其来的瞬间我想起了发正念,发出强大的正念:让他看不到,念正法口诀,并请师尊加持。我坚信奇迹一定会在我身上出现的。我反复的发着正念走到门口,保安说:把兜子都拿过来,挨个检查,其他人一个个的检查完了。到我这,我说:能有啥呀?就准备往大堆里放,保安说:你的还没看呢?我就把兜子拿到他眼前,当时灯光很亮,我就从兜子里一样一样掏出来,有围巾、手套掏完了我说没了吧,能有啥?底下就是用黑袋装的资料,保安还瞪着眼睛看着。我忙说,哎呀!我钱包落楼上了,里面有五百元钱呢?其他人有的说:那你快上楼看看。有的说:灯都闭了。这时候,钱包“叭嗒”掉在地上了。其实这是师尊巧妙安排。保安看着我,指着钱包说:你的钱包,快收起来,真丢了,我还负不起责任呢?我说没事的,与此同时,我立刻把兜子放到大堆里,用大衣盖上,其他人都笑着,而我一分钟没停的发着正念。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顺利走出商场。这次我深深的体悟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只有信师信法,一切无所不能。

今年夏天的一天我和两个同修冒着炎热的天气,衣兜里各自装着六、七十张写真相不干胶,走了三个小时粘遍了一片城市楼道的楼口,回来时脚都走出了大泡,但我们都不觉得累,因为我们做的都是最伟大救人的事,最神圣的事。

有一次,外地同修与我和一个同修配合,借旅游的机会共劝退了十多个人,虽然花点钱。但心里非常高兴。我还和同修给做传销的讲真相。当时她们还认为我们要搞(传销),非常高兴的向我俩介绍传销怎么做的,后来我俩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她们都聚精会神的听着,最后她们说:我退。我家人你也帮忙退了,我说必须的让本人同意,本人不同意不算数,他们说谢谢你们!我说要谢谢,就谢谢我师尊吧!我也祝福你们有个好的未来!这次我们共退了十二人,我真心的为他们祝福!

我还和我母亲同修经常晚上出去发资料,回来后,父亲带修不修的,破口大骂,说我是惹祸的根苗,还要把我撵出家门,而且还说一些很难听的话,我说走可以,我告诉你,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助师正法是我的洪誓大愿。任何人都阻拦不了我,我认准的路我会坚定的走下去的。经过几次周折,发正念清理操控父亲另外空间一切邪恶因素。现在他也帮着发真相资料了,我们全家也组建一个学法小组,整体升华,真正的向内找,紧跟师尊正法進程。

我一个人也经常到城市居民楼发真相资料,发完一个楼道骑车就走,等再过一个星期或半个月再挨这发,就这样过几个月的时间,就发遍城市的各个角落,同时有机会就粘不干胶,还寄真相信,而且我还学会能用手机发短信,用各种方式多救人,多救人。同时学法更不能忽视的,我是循环着学师尊的全部讲法,我看同修们在交流中都叫学会电脑,都来上明慧网。我想也要减轻资料点的负担,我也想买一个电脑自己也开一朵小花。

当然,我和师尊讲的做三件事救人相差很远,我会加倍努力、多学法、学好法,精進实修。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有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