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市劳教所野蛮奴役被关押者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邯郸市劳教所特教大队现非法关押大法学员张金如、田信昌、李水庭、李中海、张练军、马保国、张清朝、马修元、张区山、白莲何、李秋明、何世国、靳殿隆等。

参与迫害的有普教刘亚哲、陈晨,24小时监视,不许谈法轮功问题,不许随便走动,打水时、上厕所时他们常跟着。帮教郑保卫、刘天增,队长恶警葛庆习,王志明,曾毅伟现在和他们逼迫做转化工作。

每天早上6点起床后洗漱,开始奴役劳动--订花圈,一直到晚上九点半点名,中午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早上吃两个小馒头一块咸菜一瓢稀粥;中午一瓢白菜汤两个馒头有时菜里还有树叶、虫子;下午两个馒头一瓢稀粥。在大厅里干活,在大厅里打饭吃,原料味道呛人,学员吃不饱,忍饥挨饿,普犯一听说加饭,抢着跑去,晚一点的没有加上,加菜有的抢舀瓢,有的抢馒头。

4、5月,鸡泽大法学员李敬军由于长期奴役劳动,营养不良,患白血病,面部脱像,四肢无力,每天上卫生队回来后还要粘花,最后保外就医。衡水深县大法学员靳殿隆,60岁,长时间地粘花,血压220,两眼熬得通红,有时还要加班到十点左右,每天服用降压片维持生命。

衡水大法学员宋纪普,5月初调特教队逼迫他转化,以前在一大队,做花圈拉丝,长时间地奴役劳动,睡觉很少,夜晚还要值班,车间里空中塑料沫满是,吸入肺部,造成严重的尘肺病,一周后肺部高烧不退,住院治疗未好,保外就医。大法学员马修元被非法强制加期6个月,每天长时间订花圈,早则到夜间12点,最晚干到凌晨3点钟。

鸡泽大法学员安青海,37岁左右,5月份生产任务剧增,班长尚林恐吓,恐吓,精神压力过大,原料反光刺眼,散发化学毒素,长时间地劳作,双眼看不清,几乎失明,队长只问情况,一直没给治疗。

大法学员张润生,邯钢工人,31岁,4月份,生产任务增加,在班长尚林的恐吓高压下情绪沮丧,精神失常,说话颠三倒四,理智不清,每天尿铺,有大法学员陈文景看护,照料日常生活。后来保外就医。

大法学员耿三欢,残疾,今年夏天他洗痰盂,遭到张学刚的殴打;08年夏天,晚上雷电交加,耿三欢散坐在地上,普教黄章年(音同)看见后,一阵毒打,许多人麻木不仁,使打人凶手逍遥法外。

大法学员张区山,在3月份,帮教尤玉芳以吃饭时唱邪党歌曲,报数,声音不洪亮为由,报告恶警葛庆习,晚上,葛庆习带打人凶手王满屯、张建强、邢登科等人在5楼,毒打张区山,上厕所蹲下扶着墙才能站起来,脱衣服后,后背满是通红,肋骨疼痛难忍,有骨折现象。

邢台县大法学员张秋根,三月份早上起床,嘴鼻子歪斜,半身麻木去医院检查,回来后上卫生队打针拿药,向医生说出病情,遭到恶警的阻止,每天还要做限量任务,他的病得不到痊愈。梁福祥,大法学员武安人,今年春天,一天晚上,心脏病又突发,疼痛难忍,没有药物治疗,向值班人员求救没人搭理。

大法学员何世国,遭到长期罚站,打耳光,手,腿,肩膀,被恶警葛庆习、恶人张学刚打得青紫,上下床非常吃力。大法学员张宏图,70岁左右,长时间罚站,遭到左涛、高金利、高飞的侮辱,他多次讲真相被左涛打耳光,脚踢。大法学员张孟国,在四班不听帮教高金柱的对大法的诽谤之言,遭到其毒打,一颗牙被打掉。08年夏天,大法学员聂秉正,在楼上,遭恶警左涛毒打,双耳穿孔,听不清对方的说话声音。

7、8月份,酷热难忍,劳教人员刘俊宝、李国军、李彦刚、邢恒生等人从早上大厅开门,一直干到第二天9点点名报数,满身臭汗味,没有人愿挨近他们。近半个月的苦役,刘俊宝顶不住了,住在大厅的角落,戴着口罩,坐在铺上患有严重的肺病,最后连吃饭的力气快没了,保外就医出去了。

5至9月份,教育处长李颇勇强制灌输诽谤言论。副处长沈迎军,长期参与对大法学员的强制洗脑。劳教所干警好克扣大法学员的工资、洗衣粉、肥皂,致使有的学员长期不洗衣服,不洗澡,手上染上红、绿、蓝各种颜色的化工毒素,有的只用水冲洗,有的也没时间洗漱,就拿馒头吃饭。

直接参与迫害的恶人还有高金利、左涛、贾英斌,以及教育处崔文燕、王丽霞、王明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