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仍陷在家庭磨难中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经过几年的艰难过关,才终于明白自己的问题是误在了对善的理解上。

在大法被迫害的初期,自己象其他海外同修一样,感到捍卫大法是第一重要的,可以放下一切的去到可能去的地方進行和平请愿,甚至都有回国的想法。那时候,证实大法的工作总是放在第一位,当天的工作决不会拖到第二天去做。由于当时学法不够扎实,在家庭过关中不尽人意。

后来在周围同修的提醒下,慢慢认识到自己应该做好家庭这部份,要做个贤妻良母(其实本来自己也是承担所有家务的,只是表现得不够善,爱唠叨和抱怨。)还要去工作。谁知,这一放开,家里的事和麻烦却没完没了的来了,自己每天忙忙碌碌,又要上班,又要购物做饭,洗衣收拾,管孩子,辅佐丈夫,任劳任怨的做着。到了晚上已经很疲惫了,就把证实大法的工作放在一边。谁知,这样付出的,换来的却是丈夫的老大不满意,甚至还经常责备你这不行那不行。

看到这样的结果真是伤心透了:为什么我这样的付出竟唤不出一丝的感激?难道是我做错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遇到一位早期曾在一起修炼过的同修,我把自己的苦闷讲给了她。她听完之后说:“你走偏了。原来的你,虽然有时心性关过不太好,但大方向是对的,就是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那时的你,是坚定的。你看看你现在,就光剩下做个贤妻良母了,为了什么?为了个常人中的好名儿?我们不是对家人不好,差不多就行啦,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哪。”听了她的这番话,我如梦中惊醒,是啊,多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可以这样糊涂了几年?

在过去的几年中,自己心里头是非常挣扎的。因为有些证实大法的工作自己本可以做得又快又好,但竟是一拖再拖,直拖到自己对自己都丧失了信心。我就是在这样一种万般无奈的状态下,浪费了好几年的大好时光。而几年过来,旧势力也就是这样无声无息的、阴险的几乎把一个修炼人的意志磨尽。它们利用了修炼人对法不明了的一面——把这种对常人没完没了的付出当作善,来变相的迫害大法弟子。

师父慈悲,让我有了与家人暂时分开的机会,又为我开创了与同修在一起多学法的环境,才使得我能有了一个好好反思自己的时间段。

我开始体悟:怎么样做才是真正的善?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就明确开示弟子:“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

读了这么多遍的法,直到今天才明白这层法理。家里人不修炼,他就得按照常人的路走,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他想要什么都是他自己决定的。我们是修炼人,在家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担负起了自己的责任就够了,我们是带着更大的使命、为了更多的众生而来的,而不是为了这一个人来的。当然,我们尽量去劝善,让他懂得修炼才是唯一改变人生道路的途径,如果他不听,那也不用动心,自己就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好自己应该做的,而没必要天天执著于一个常人的变化和评价。你越是执著于这些的时候,他就越不满足,越变得不好,最后还来所谓考验你一下,这不陷到没完没了的个人修炼中去了吗?天天光为这些去努力了,哪里还有正念?哪里还有为更多众生着想的心胸?其实这些麻烦都是因为自己法理不清招来的。

当我明白了这层法理坚定起来之后,对方就象断了线的风筝,苦苦哀求,求我对他的支撑,甚至工作中的一点小事都要让我来鼓励他。这时我才突然发现,我过去对他所做的一切,与其说是善,不如说是大不善。为什么?因为是我的大包大揽让他变得如此懦弱。我没有让一个男人坚强起来,我减少了他自己吃苦消业的机会,我没有给一个众生树立自己正念的机会,这是真正的善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