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家人不要轻言放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我是一名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刚得法时候的激动心情至今回忆起来还是那么美好、难忘。是那种在外面漂泊多年的人突然知道了家的方向在哪里,热泪盈眶的感受。是师父一下子把我从无底的深渊里拔了出来,从此我告别了曾经在生活、工作上的痛苦烦恼。那一刻,我明白了,我就是来得法的。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在家里的修炼环境遭到破坏,我丈夫完全被中共邪党的邪恶宣传蒙蔽了,不让我再继续修炼。可我修炼大法的心从未动摇过。那时候我已经内退在家,平常除了做家务,就是学法炼功,而这只能在他上班时间内做。尤其在我遭到了中共邪党的迫害后,受中共扭曲的思想的影响他更加仇恨大法和师父。每当他辱骂大法和师父的时候,我难过的心情无法形容。当时我有了和他离婚的念头,可冷静思考后,如果这样做了,就是被邪恶钻了空子,让中共邪党的关于大法弟子自私、无视家庭的谣言有了借口。所以,我一忍再忍,努力的想向他说明迫害的真相,可是他完全不听、不看真相材料,反而一提起来仍旧对我破口大骂,而且很多大法书和真相资料被他看到后都统统撕毁了。

在这种内外恶劣的环境中,九年来我依然坚持修炼。那几年法理明白的也不是很多,我只知道是自己没有修好才使我一直处在这样一种恶劣的环境中。就这样一直到了二零零八年,一个同修告诉我,她丈夫为了逼迫她放弃修炼大法,曾经把刀架到她的脖子上,她正念正行,无所畏惧,不断发正念清除他身后的乱鬼,最终使她丈夫逐渐改变了观念。我深深反省了自己,想到对丈夫只是一种怨恨而没有怀有修炼人该有的慈悲心。我没有做到师父说的“有熔化钢铁的慈悲”(《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首先应当把他当作一个众生怀着慈悲心去救度他。

我开始发正念,铲除操纵他仇恨大法和师父的一切邪恶生命物质。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他变得不再象以前那样邪恶了。随后,我逐渐的向他讲述大法的神奇和大法在救人的事实,其中包括他疼爱的女儿在大学期间小病不断,后来我得到师父的点化,让她得法,以及得法后消业的前后过程。他听后没有表态,但也没有象以前一样大骂。

他人生的一大转折出现在二零零八年秋天。当时他拉了两天肚子,我们都没有在意。第二天,他出现严重头晕,汗如雨下的现象,以至于几乎上不了楼。由于以前没有出现过这种症状,我感觉比较严重。他打了两天点滴也没有作用,浑身无力。后来到医务室化验血色素非常低,医生让我们速去大医院進行彻底检查。看到他面无血色,前所未有虚弱的样子,我的心很平静,作为一个在大法中修炼多年的人,我深刻明白这场病意味着一个对大法犯过罪的人要开始偿还他所犯下的一切沉重罪孽。

后来在大医院同样得到了一个危急的血液化验结果,医院要求他当天立刻住院。看到他六神无主,惶恐不安而又虚弱的样子,我深深感受到一个曾经狂言“天不怕地不怕”的常人在那一刻对死亡的巨大恐惧和对生命深深的眷恋。他周围的两个熟人都安慰他没有事,不要急着住院,因此他听后也暂时安下心,没有急着去住院。其实他的病已经很严重了,不但严重贫血而且肝脏部位肿了起来。在此过程中,我始终没有动心。

回到家后,我平静的对他说:“你学大法吧,放下你的一切偏见和抵触,只要信大法,师父就会救你。”我开始给他读《转法轮》,他很虚弱,也很难受,听不下去。于是我把录有师父讲法的mp3交给他,让他躺在床上静静的听。渴望得救的心使他没有拒绝。

后来我对他说:“你要想得救,就要先向师父道歉和认罪,并且声明退出中共邪党。认了错,退出中共邪党,所有你对大法犯下的罪就是因为受邪党的谣言蒙蔽,罪是属于邪党而不是你”。此时他信了我所说的,加上同修来我家对他讲明退党的原因和重要性,他又主动写了退党声明。

在周末的两天里,他看了神韵晚会、天音等光碟,明白了大法遭恶党迫害的真相,内心受到深深的震撼。到了周日,他就可以下楼,头晕的症状大大减轻。周一就照常上班了,后来又接着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很快恢复了健康。从此,他每天也开始自觉读法、炼功。

此时,面对丈夫重大的转变,我没有太多欣喜,内心一直被师父洪大的慈悲感染着,一个对师父和大法犯下沉重罪孽的人,在他即将失去生命去偿还一切的时刻,师父仍然慈悲再一次给他得救的机会并在两天内救回了他的命,而且让他走入了大法修炼之门,还有什么比师恩浩荡师恩重更能形容我的心情呢?

我想,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缺少的就是对众生的慈悲心,以前在这方面重视不够。师父对一个常人的洪大慈悲使我深深明白了,要对众生保持一颗慈悲心,用这颗心去讲真相,去使他们得救。“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觉得,同修们在对类似我丈夫的家人讲真相的过程中,用修炼人的慈悲心去做,不要轻言放弃,尽最大能力使他们了解真相从而被大法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