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梅县蔡山镇数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导)

一、徐贵珍被迫害纪实

徐贵珍,女,现年四十九岁,家住黄梅县蔡山镇兰桥村四组。在一九九八年她听村里人讲修炼法轮大法可以祛病健身,家庭安顺,就请来《转法轮》,仔细阅读,又学会法轮功五套功法,真的受益无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后,她想:这么好的大法居然蒙受如此不白之冤,我要到北京上访,澄清事实。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徐贵珍到北京去上访,被本村村民恶意举报,蔡山镇派出所恶警何亚军(副所长)到北京,找到她与另二十余名大法学员,恶警何亚军用伪善的手段欺骗她说自己是到北京出差,并对她和另十九名蔡山镇大法学员说:你们回去,蔡山镇派出所不会找麻烦。蔡山镇二十名大法学员听信恶警的谎言,坐火车一路被恶警何亚军押送回来。刚到江西省九江市火车站,就被蔡山镇派出所一群恶警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
蔡山镇派出所恶警非法审讯时,很多大法学员遭到毒打和恶警们下流谩骂,并强制她们出绑架她们的出租车车费。非法审讯时,恶警殷晓峰(音)把徐贵珍的头往铁门上撞,撞得她头晕目眩、眼冒金星,并用下流的语言谩骂她。随后恶警殷晓峰又用警棍狠毒的抽打她的全身,她的身体被打的大面积青紫。

迫害一夜后,第二天恶警们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二拘留所迫害。迫害期间蔡山镇派出所恶警吴登奇(音)到黄梅县第二拘留所非法提审,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她未妥协,迫害十五天后,蔡山镇派出所恶警把她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逼她踩大法师父像,她未踩。此次迫害蔡山镇派出所敲诈一千元,黄梅县第二拘留所敲诈三百元,家人探望花费五十余元。

二零零二年六月,蔡山镇派出所恶警把徐贵珍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一戴眼镜的恶警用手毒打她头部,她的头被打的晕眩。另一名恶警把她身上穿的炼功裤从右裤脚撕开到裤裆,她对恶警说:“你们撕我裤子干嘛?我的裤子碍你们什么事吗?”恶警说:“你就不应该穿这裤子。”迫害一夜,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二拘留所继续迫害。蔡山镇派出所恶警到黄梅县第二拘留所非法提审,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她未妥协。此次迫害十五天,黄梅县第二拘留所敲诈三百元,家人探望花费五十余元。

二、向凤娥被迫害纪实

向凤娥,女,现年四十四岁,家住黄梅县蔡山镇兰桥村六组。未学大法前,她经常和婆婆生气,心情郁闷,总想有一个不生气的办法。一天她听村里女孩说学法轮功能不生气,还能锻炼身体。她说等她棉花捡完后再学。棉花捡完后,她真的来学法轮功了。看完《转法轮》,她才明白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从此后她与人为善,真诚待人,处处忍让,和婆婆再也不生气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氏流氓集团在中国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后,她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人身自由权、信仰自由权,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进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炼功者洗刷不白之冤。她步行到武穴市火车站,在蕲春火车站被恶警绑架,恶警逼她与另几名大法学员下火车后,劫持到蕲春派出所,蔡山镇派出所恶警吴登齐(任所长)指使几名恶警把她与另几名大法学员从蕲春派出所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指导员陶登九(音)、熊雄(同)等五名恶警同时围上来毒打她,恶警陶登九用手电筒打她的太阳穴,另几名恶警对她拳打脚踢,把她打倒在地后,恶警们用脚在她身体上踩。打了一个小时,她被打的全身大面积青紫,旁边的人吓得发抖。在派出所折磨二十四小时才把她放回家。

几天后,蔡山镇派出所恶警吴登奇(任所长)伙同蔡山镇综合治理办公室干部李纪良(音)、政法委胡统一(音)在蔡山镇派出所办洗脑班,把她与另二十余名大法学员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逼她们在派出所挑泥巴填派出所院子并逼迫她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迫害二十多天,大法学员们集体绝食抵制迫害,恶警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一月,黄梅县公安局骆恶警(任局长)伙同蔡山镇兰桥村村长费玉中(音)到她家骚扰,看到她家有大法书籍,骆恶警打电话到蔡山镇派出所,陶登九、殷晓锋二恶警开警车到她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一到派出所,恶警殷晓锋把她吊铐在窗子上后,下流的用手在她胸部摸。非法审讯后,恶警们连夜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二拘留所迫害。在黄梅县第二拘留迫害期间,黄梅县公安局刘科长非法提审她,刘科长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她说:“还炼,断头也炼,枪毙也炼。”恶警刘科长用拳头狠毒的打她的后背。此次迫害十五天,黄梅县第二拘留所敲诈三百元,家人探望花费五十余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大法学员向凤娥再次到北京去上访。被蔡山镇派出所恶警何亚军骗回蔡山镇。蔡山镇派出所恶警非法审讯时,很多大法学员遭到毒打和恶警们下流谩骂,并强制她们出绑架她们的出租车车费。非法审讯时,恶警殷晓峰(音)用警棍毒打她,当夜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她在黄梅县第一看守所监号里炼功,恶警费井水唆使刑事犯把她拖出监号,刑事犯手拿一米多长的竹片抽打她的屁股,她的屁股被打的大面积青紫。她绝食反迫害,恶警费井水唆使刑事犯把她呈“大”字型绑在木梯上,(刑事犯绑她的过程中,她的上衣撕开,刑事犯用下流手段在她上身乱摸)刑事犯用力按住她的头,恶警费井水用汤匙撬开她的嘴,灌浓盐水。她的丈夫也和她到北京证实大法,和她同时被蔡山镇派出所劫持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家里庄稼无人问津,经济收入损失几千元。此次迫害六十天,黄梅县第一看守所敲诈一千八百元。

二零零三年六月,蔡山镇派出所恶警何亚军(任副所长)伙同兰桥村村干部陈亚华等三名恶警晚上十点左右到她家,非法抄家后把她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黄梅县国保大队四名恶警非法审讯她,两名恶警用书狠毒的抽打她的脸,她的脸被打肿,嘴被打的血都溅到墙上去,胸前的衣服也淌了很多血。恶警怕暴露他们毒打逼供,把她叫到卫生间,想脱她的衣服,她高喊“耍流氓”恶警才住手,把她放回家。

回家四天后,蔡山镇派出所梅建华等四名恶警又到她家,很多村民都来观看。李恶警用手掐她十四岁孩子的脖子,村民都愤怒的对恶警们说:“不能打孩子,还有王法吗!”李恶警才住手。恶警们把她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非法审讯后,劫持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蔡山镇派出所敲诈九百元,黄梅县第一看守所敲诈五百元。

三、郭仙花被迫害纪实

郭仙花,女,现年六十四岁,家住黄梅县蔡山镇兰桥村六组。未学大法前,她经常手部麻木,身体多处有病,经常在庙里烧香拜佛,祈求佛爷保佑,身体不适也未见好转。在一九九八年听村里人说法轮功能治好她的病,又是修佛大法,她就请回《转法轮》和学会法轮功五套功法,《转法轮》里讲的大法“真、善、忍”教会她做人的道理,每天她都坚持炼功,她的身体很快康复。

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她步行到武穴市火车站,在蕲春火车站被恶警绑架,恶警逼她与另几名大法学员下火车后,劫持到蕲春派出所,蔡山镇派出所恶警吴登齐(任所长)指使几名恶警把她与另几名大法学员从蕲春派出所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非法审讯后在蔡山镇派出所迫害一夜,才把她放回家。此后,蔡山镇派出所恶警吴登齐伙同村干部费入中逼迫蔡山镇二十名大法学员每天早上六点钟到蔡山镇派出所挑泥土填派出所院子,中午不许回家吃饭,晚上六点钟才能回家,恶警还经常非法审讯二十名大法学员,郭仙花也在其中被迫害,迫害十五天时,大法学员们集体绝食抵制迫害,恶警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大法学员郭仙花再次到北京去证实大法。在北京被蔡山镇派出所恶警何亚军(副所长)骗回蔡山镇。蔡山镇派出所恶警非法审讯时,很多大法学员遭到毒打和恶警们下流谩骂,并强制她们出绑架她们的出租车车费。

非法审讯时恶警陈继元(音)用警棍狠毒的对她全身抽打,打的她全身大面积青紫。恶警汪干林(音)问郭仙花是谁叫她去北京,她对恶警说:“说什么说,我在北京买好车票自己回家,又没找你麻烦,你还抓人。”恶警汪干林用书在她嘴上狠毒的打十余下,把她的嘴唇打肿,牙齿被打活动了,痛很长时间。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二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后,蔡山镇派出所恶警把她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逼她踩大法师父像她躺在地上不踩。第三天蔡山镇派出所伙同大队干部再次用强制手段逼她踩了,恶警们才罢休。此次迫害黄梅县第二拘留所敲诈三百元,蔡山镇派出所敲诈一千元,家人探望花费一百余元。

四、田凤娥被迫害纪实

田凤娥,女,现年五十岁,家住黄梅县蔡山镇兰桥村三组。未学大法前,她经常在庙里烧香拜佛,也未得到修道的真经。另外她还患有严重的气管炎、头晕等症,也想在庙里求佛保佑病好。但是结果都让她失望。一九九八年二月十五日,她喜得法轮大法,请来《转法轮》虔诚的阅读后,才知道这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修佛大法,她又学炼法轮功五套法,往日身体的病症也都康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邪党集团在中国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后,她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人身自由权、信仰自由权到北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澄清冤情。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她步行到武穴市火车站,在蕲春火车站被恶警绑架,恶警逼她与另几名大法学员下火车后,劫持到蕲春派出所,蔡山镇派出所恶警吴登齐(任所长)指使几名恶警把她与另几名大法学员从蕲春派出所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一到蔡山镇派出所,恶警便用恶毒、下流的语言谩骂她们,非法搜身后,一恶警(名不详)用警棍狠毒的抽打她的全身,打的她全身大面积青紫,在蔡山镇派出所迫害一夜后,才放她回家。

此后,蔡山镇派出所恶警吴登齐伙同村干部费入中逼迫蔡山镇二十名大法学员每天早上六点钟到蔡山镇派出所挑泥土填派出所院子,中午不许回家吃饭,晚上六点钟才能回家,恶警还经常非法审讯二十名大法学员,田凤娥也在其中被迫害,迫害十五天时,大法学员们集体绝食抵制迫害,恶警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大法学员田凤娥再次到北京去证实大法。她看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到处是武警和警察,还有很多大法学员拉横幅、炼功,拉横幅、炼功的大法学员遭到武警和警察的毒打并拖上警车被绑架。她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天安门广场恶警绑架到天安门广场附近的派出所,非法审讯后把她放了。后碰到蔡山镇派出所恶警何亚军(副所长),被骗回蔡山镇。蔡山镇派出所恶警非法审讯时,很多大法学员遭到毒打和恶警们下流谩骂,并强制她们出绑架她们的出租车车费。非法审讯过程中恶警殷晓峰用警棍在她的手背、全身狠毒的抽打。田凤娥对恶警笑,恶警殷晓峰把警棍打掉地上才罢手。蔡山镇派出所恶警还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等物品。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迫害两个半月。黄梅县第一看守所敲诈一千五百元,蔡山镇派出所敲诈一千元,家人探望花费二百余元。

二零零一年,蔡山镇派出所恶警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后,有一名恶警说脱掉她衣服,她对恶警说:“你们脱女人的衣服,不是流氓吗?”恶警陶登九(音)用五寸宽的长木板狠毒的拦腰打她几下,把木板打碎了。非法审讯后,把她关进派出所号子迫害一夜,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她在黄梅县第一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被恶警费井水唆使刑事犯把她拖出监号,把她呈”大“字型绑在木梯上,恶警费井水说绝食十一天的盐要她一顿吃下去,随后拿一碗很浓的盐水逼她喝。她在监号里背大法,恶警费井水唆使刑事犯把她拖出监号,刑事犯用粗木棍狠毒的全身抽打她,她身体上多处被打破皮。此次迫害四个半月,黄梅县第一看守所敲诈二千元,家人探望花费二百元。

二零零五年,蔡山镇派出所恶警伙同村干部费国海把她绑架到蔡山镇李英乡洗脑班迫害,她走脱。

五、费月堂被迫害纪实

费月堂,男,现年六十岁,家住黄梅县蔡山镇兰桥村一组。他从事油漆职业,患有严重的职业病:吐痰、吐脓、吐血。还伴有头痛、肩周炎、腰椎病、关节炎、胃病、手指神经萎缩等症。手拿盘子、筷子象电打一样难受。他的妻子以前经常往庙里跑,也没跑出什么名堂,他很反感。一九九六年他在湖北省武汉市打工回家,听儿子对他说:“妈不到庙里去了,现在炼法轮功呢。”他早就不想妻子到庙里去,听儿子讲后很高兴。妻子对他说:“你也来炼法轮功,和我做个伴。”当晚他就和妻子一起到功友家学炼法轮功。很快他的身体就康复了,真的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滋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共邪党在天津迫害大法学员,他决定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人身自由权、信仰自由权、上访权、申诉辩护权进京上访,七月十多日,他和二十名大法学员合租一辆客车到武汉市坐火车到北京上访。在黄梅县高速路口被黄梅县公安局恶警拦截后,和他一行二十名大法学员都被绑架到黄梅县胡世柏派出所,蔡山镇派出所恶警吴登奇(任所长)等几名恶警赶到胡世柏派出所,把他和二十名大法学员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非法审讯,第二天把他放了。此后他和二十名大法学员每天早上六点钟到蔡山镇派出所挑泥土填派出所院子,中午不许回家吃饭,晚上六点钟才能回家,恶警还经常非法审讯二十名大法学员。当时他还从事油漆工作,他在派出所挑泥土时正是年底,很多结婚办喜事等着要家具,家具厂的老板一时找不着娴熟的油漆员工。就到派出所求情放他。蔡山镇派出所不但没有放他,还要打家具厂的老板。无奈他白天在派出所挑泥土,晚上回家还要做油漆。迫害二十多天,大法学员们集体绝食抵制迫害,恶警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他再次到北京去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他亲眼目睹接二连三的有大法学员拉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和武警便蜂拥而上,拳打脚踢,用脚狠毒的在被打倒的大法学员身上踩。警察和武警把女大法学员的头发用力揪住往警车上拖。看到这种情景,他自言自语: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应该是和平美好的,怎么都是警察和武警执法者在打人呢?之后他也被恶警拳打脚踢的毒打。他的眼睛被打的勉强睁开,眼圈青紫,脸也被打肿了。

被恶警何亚军骗回后,恶警们连夜把他劫持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在黄梅县第一看守所开始几天,刑事犯每天都毒打他。

费月堂在黄梅县第一看守所迫害两个多月时,蔡山镇中学开万人批斗大会,他被蔡山镇派出所从黄梅县第一看守所绑架到蔡山镇中学批斗大会批斗。批斗后,恶警逼他写三书,他未妥协。此次迫害蔡山镇派出所敲诈二千元,黄梅县第一看守所敲诈一千五百元,家人探望花费二百余元。

此后,蔡山镇派出所恶警经常骚扰。

六、李月娥被迫害纪实

李月娥,女,现年六十七岁,家住黄梅县蔡山镇兰桥村一组。做童养媳的她从小就干很多的活,过度的劳累导致她身体患有很多疾病。病魔缠身使她终日郁郁寡欢。儿媳妇对她说:“听说好多人炼法轮功把病都炼好了,炼法轮功又不要钱,不妨你也炼你试试。”她就学炼起来,果然没过多久,她的身体真的健康了,从那以后,她逢人便讲法轮功太好了,李大师太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在中国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后,她到功友家炼功,被恶人举报,蔡山镇派出所恶警把她绑架到蔡山镇派出所,吴登奇、何亚军、陶登九等几名恶警非法审讯她。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二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在黄梅县第二拘留所迫害期间,她每天被逼劳动。此次迫害黄梅县第二拘留所敲诈三百元,家人探望花费五十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