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电话讲真相中提升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得法已八年,记得当初会选择用电话讲真相,是因为它的便利性,以及五年前有一次去香港讲真相时,看到同团的一位同修被大陆众生围着,大家抢着到同修跟前听真相。同修的正念正行,一点怕心都没有的态度,触动我很深,但我知道那不是一日可及,是她长期打电话讲真相打下的基础。

刚打电话时因知自己怕心重,所以固定时间到同修家学习打电话。为了不让自己落下,又在家成立了集体打电话的基地,请同修共同参与和互相提醒:若其中有人起了怕心、安逸心时,其他人就一起否定干扰,鼓励在一起打电话。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台湾学员对中国大陆与香港的讲真相和其它地区华人社会讲真相的帮助,这是很主要的,师父绝对肯定你们做的这些事。特别是对中国大陆讲真相,这个事情做的力度很大,效果非常的好!这个我已经多次对台湾学员讲过了,这件事情做的是非常的好。”另外,在明慧网我还常看到大陆同修的反馈,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海外向中国大陆打电话起到的作用,减轻了他们的压力。认识到这个重要性,因此打电话讲真相也就成为我修炼中的一环。

在一次集体打电话时,我问对方退了没有?对方用欣喜激动的声音说:“退了!都退了!我们都在做呢!”我们意识到对方是同修,心里也相当高兴,但顾及对方安全,仅简短告知:“我们的心和你同在。”便结束了通话。透过这通电话,我们深刻的体会到,打电话能给大陆同修一股支持的力量,形成整体。尤其是向中国大陆公安讲真相,不只是救同修,也是救公安。公安若不再参与迫害同修,同修就可向更多人讲真相,那可救度的天体是多么的庞大啊!即使是一句“请释放法轮功学员某某某”或者电话铃响也都起着震慑的作用,让邪恶睡不着觉。之前曾发生台湾同修返乡探亲被绑架案,当我们打电话到公安单位,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同修回家时,就感受到接电话者对我们的关心感到压力。如今同修能回来,真是谢谢师父及同修整体的力量。

打迫害案例电话遇到的情况很多,虽然被骂、被挂电话的时候比较多,但他们愈骂,我愈感觉他们迷于人中的可怜。因为他们是旧势力安排下来迫害法的,也是受害者。其中,真是体会到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

有一次我找到了主迫害者,告诉他很多人都已后悔参与迫害,并且将功赎罪,之后还念了一篇“六一零”头目的自白给他听。那天我声音沙哑,又念的不顺,但我告诉他:“我虽然表达能力不好,但我尽量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他回应说:“你念的很好,我已明白,不要太辛苦了。”当下我除了高兴众生的明白外,更感动的是,我知道这不是我一通电话就能做到的,而是同修之前的努力及师父的加持。

讲真相的每通电话,都是我们修炼状态的体现。当你所说的一切,对方都反驳你时,你是慈悲以对?还是争斗心相待?当对方骂你时,你是怕心退缩?还是继续一通通的往下拨?参加集体打电话,当同修说你讲的好时,是否起了欢喜心?当同修说你不该这么说、那么说时,是否心里就有了矛盾?过程中每通电话都可检视自己。从中也常看到同修的提升,而这都是我精進的动力。尤其是新学员的参与,有的得法几个月、有的才上完九天班就来学打电话的,他们竟能感受到时间的紧迫,真叫我汗颜。看到他们讲真相时那颗救人及纯净的心,都让我触动及赞佩不已,也更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因为修炼久了容易懈怠与安逸,总感觉不能象刚得法时那样的喜悦与提升。状态不好时,甚至感觉是一种负担,为什么修的这么苦,等等人心出现。但是看到同修的精進,有了这个比学比修环境,更叫我不能落下。

大法弟子在与旧势力抢人、救人。每天三件事要做好就得平衡好时间,觉的不容易,但这也是修炼的一环,因此就会有起伏、跌跌撞撞的时候。过程中,也曾有师父的点悟,曾经梦见讲真相时众生告诉我:“你们做的很好。”我当下激动且哽咽的热泪盈眶,并且告诉他,谢谢鼓励,我会转达给所有的义工朋友。我体悟这是师父的鼓励。也曾梦见大淘汰,死了不少人,其中存活的一位小女孩跑到我跟前告诉我,她妈妈多好,但她妈妈死了,我无言以对。惊醒后,想到这是师父告诉我救人太慢。

讲真相贵在坚持,即使是简单的自动工具也存在这个问题。利用好时间及去安逸之心都是我目前得突破的部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