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 由于受明慧网同修打电话文章的启发,我买了IC卡,在没课的时候,就到路边的IC电话机上打电话讲真相。起初是给常人打,后来看到每日明慧中大陆综合消息里面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的残酷迫害,我应该出来制止迫害,告诉打人的凶手不能迫害法轮功,而且有很多可以打的电话号码。

刚开始,我只敢跟居委会打。记的我打的第一个电话,对方是个不明真相的人,骂了我许多难听的话。晚上,我躺在床上,不能回想那些难听的脏话,一想就难受的想哭。我问自己还要坚持吗?我内心最深处有个声音——是的,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不接受,让我放弃救度众生的勇气!……后来怕心渐渐少了,我决定给六一零和公安局还有劳教所打电话。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在这次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体会书面交流的盛会上,我想谈一下我在个人修炼与正法时期一些简短的体会,与同修共同交流。

我是一名在大法中成长的弟子,从九岁得法,至今已有十二年了。虽然得法时年纪很小,但在常人生活中形成的一些不好的观念对我的修炼也造成了许多困难。一路走来,磕磕碰碰,每每遭受痛苦,我都明白是消除业力,去除人心。有时咬咬牙挺了过去,有时人心过重,没有做好,但我心底一直坚信自己是修炼人,是大法弟子,也是大法的力量给予了我坚持,将没过好关时内心的懊恼、悔恨转变成从新做好的勇气,将做的好时内心感受到的鼓励变成更加精進的动力。所以,我会在大法中继续走下去,真修自己,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幸福的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

自从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邪恶的攻击、诬陷,世人受到很大的迷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有机会时,我会跟周围的同学老师谈到大法的真相。他们中有些不理会,不太接受。起初,我感受到了挫折,当我继续跟其他人讲大法真相时,我发现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听的,只是要找到恰当的切入点,不要让人感到压力和突兀。

比如,有一个老师跟我们上课时说到她去国外旅游的经历,说看到许多大法弟子发传单。但从她的语气中,我感到她对大法不理解。当时是最后一节课,下课后,我等同学走的差不多了,就跟这位老师交谈起来,我说,老师,你去过国外真好,看到了许多我们看不到的事情。接着就進入了大法真相的话题。而且一路我们走到了食堂,我也利用吃饭的时间跟老师说了大法正在遭受的迫害。虽然这位老师没能完全明白真相,但她听真相时在分析,在理解,也在接受。

其实,起初我很紧张,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跟老师交流,但我知道一定要去讲,明知道她误解了大法,我怎么能无动于衷呢?不能让这位老师错过了解大法真相的机会。当我真去做了之后发现也没有想象中的困难,我们是怀着善意告诉人们事情的真相、大法的美好,而不是说教或者强制的让人接受。没有了常人的顾虑,那我们就去做,我们在做最正的事,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我有一个很难突破的障碍,就是跟陌生人讲真相。我平时说话比较少,特别是在人多或者是陌生的环境。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很多在这方面都做的很好,我想我一定得突破,救人还分什么熟与不熟呢?许多陌生人也是大法的有缘人啊!我查找内心不敢的根源,发现自己是因为害怕被人拒绝,强烈的好面子与不愿被人说的人心。我暗暗下决心,有机会一定开口讲。

一次等了好长时间的公共汽车,我发现旁边有个女士也在等同一班车。我想起前几天,妈妈说到她在车站跟人讲真相的事,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跟这名女士聊起来,说在学校同学们都说大陆没有人权民主,她很赞同,于是我就告诉她《九评》引发了海内外的退党大潮。我劝她退,她只是笑了笑,后来谈了些别的,得知她姓戴。分手前我想还是得让她退啊,我说,退了吧,就叫小戴姐姐。她想了一下,说,退吧,你帮我退。那一瞬间,我好感动,全身热乎乎的,这是我劝退的第一个陌生人!分手时,她远远的叫住了我,说:“希望以后我们还能见面。”我说:“会的,一定会的!”我看到她先是吃惊再是期盼的眼神,感觉到了世人在人间等待的到底是什么。我也明白了只要抱着讲真相的心,师父会把有缘人引到我们跟前,是师父在我鼓励救人啊!如果我们被自己后天观念束缚住,有缘人就会被我们错过。

妈妈是同修,在家做资料,我在学校是住读,所以很少参与到真相资料的制作。由于没能制作真相资料,我有过一段时间的消沉。后来学习了师父《对澳洲学员的讲法》,觉的我不能再执著自己一定要做什么,应该找一些自己能做的事。

由于受明慧网同修打电话文章的启发,我买了IC卡,在没课的时候,就到路边的IC电话机上打电话讲真相。起初是给常人打,后来看到每日明慧中大陆综合消息里面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的残酷迫害,我应该出来制止迫害,告诉打人的凶手不能迫害法轮功,而且有很多可以打的电话号码。

刚开始,我只敢跟居委会打。记的我打的第一个电话,对方是个不明真相的人,骂了我许多难听的话。晚上,我躺在床上,不能回想那些难听的脏话,一想就难受的想哭。我问自己还要坚持吗?我内心最深处有个声音——是的,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不接受,让我放弃救度众生的勇气!我想到一位台湾七十多岁的老爷爷,给一名警察打真相电话,被对方挂断了七次,最后还是让那名警察记住了大法好。我下定决心,心里也不难受了,渐渐的睡着了。

白天有空时,继续打电话。会碰到不听的,敷衍的,但也会碰到有缘的。一次是名保安接的电话。我问他在他们小区发生的大法弟子被绑架的事情,告诉他大法好。他听我说,还问了许多关于大法和怎么修炼的问题,最后他说他也想学法轮功,问要不要交什么会费。我当时很吃惊。我说,大法修炼不收任何费用,你是个有缘人,将来一定会遇到大法弟子帮助你得法。你现在没有书,就真正的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你就在其中了。一时间,电话那头没有声音,我感受到他内心的震撼。最后我们互道谢谢,挂断了电话。我心里暖暖的,一个电话找到了一个有缘人。

后来怕心渐渐少了,我决定给六一零和公安局还有劳教所打电话。在这期间我深切的感受到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多么的严重!许多打人的恶人根本不听真相也不相信善恶因果报应,还“炫耀”他们打人、灌食的行为。我内心感到很沉重。有次打电话会打到明慧网报道迫害文章中的那名警察,他也描述了当时打人的场景。他说他打的那名大法弟子其实是他大学的学弟,当时在监狱那名大法弟子的母亲跪在地上求他儿子跟她回家,这名警察说他就不明白为什么老母亲悲痛的哭倒在地上,但那名弟子不作出承诺,所以他就打了大法弟子一个耳光。他说,他当时也哭了,他不理解大法弟子。

我当时有种无名的震惊,似乎那个场景就在我眼前,那么真切。我说:“你其实是个善良的人,只是不理解大法弟子,那名大法弟子难道是不想孝顺他的老母亲吗?难道看着母亲跪在地上不心痛吗?但是你知道他如果答应母亲的代价是什么吗——放弃信仰!大法弟子是做好人,怎么能放弃呢,那么轻易放弃信仰的也不是真正的好人了!问题不在这名学员,而是你们。”他说:“怎么会是我们呢?”我说:“你们应该放这个学员回家和他母亲团聚,才不至于发生这样让人心痛的一幕。”这名警察沉默了。最后我们互相道了谢谢。

挂断了电话,我心里有好多感慨,还有多少世人不明真相啊,还有多少善良的人参与了迫害却不自知。我们的责任不就是告诉他们真相,让他们善待大法吗,当一个人明白真相后会影响到其他的人,带来更好的影响。在打电话中,有的警察要我背《论语》听,有的留下他的手机号,希望我再联系他,世人明白的一面与善良给我许多鼓励与感动,我也深深的感激大法给了我智慧与勇气,还有师父慈悲的呵护,否则我根本无法证实大法,这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

今天,是投稿的最后一天,很早就打算写了,但觉的时间还很多就一直耽误了下来,直到今天才完成。晚上也梦到大家在一间教室里考试答卷,大家从考试一开始就认真的写,很快都交了卷,只有我一个人才刚动笔,大家鼓励我要我快点写。醒来后我真感觉不好意思和时间紧迫。通过这次写稿,让我回忆起了许多证实大法的美好经历,并且在过程中发现了很多不足,修去了很多人心,感受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幸运与幸福,提醒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千万不可懈怠,为了众生,为了自己,为了大法,勇猛精進。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