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父的大法是万能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在我身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让我体悟到:大法弟子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什么样的关都能闯过。

二零零五年,大女儿带着五岁的孩子来过端午节。孩子到这,不進屋,老是要回家。我说,等我摘完菜,领你去摘草莓。十点来钟,我领他下楼。那里晒着被子,我一撩脚,進入水泥坑里,往前一过,就摔倒了。就听好象什么东西碎了一样,右胳膊甩出去很长。

当时,姑爷正上二层楼,听到响声,回头一看,是我摔倒了。那时右胳膊失去了知觉,拿不回来了,是用我左手托着拉回来的。姑爷把我抱起来,我又到园子里想开门,可手不管用了。当时,不疼,没知觉,可三个手指尖都黑了,一点知觉都没有。

我用左手托着右胳膊回到屋里,我用手一抓大臂,骨头“咯”的一声,好象骨头坏了。就在这时,三个手指尖不黑了,变成红色的了。有知觉了,开始疼了。胳膊变成紫黑色了,有的深、有的地方浅,开始肿了。大女儿埋怨孩子,都是你闹的,快发正念,让你姥姥好吧。孩子真上床发正念去了,一声也不吱了,也不闹了。

姑爷说咱们打车去医院吧,我说,不用,楼下有个人说,下边有个老太太会看,让她看看去,肩脱臼了,耷拉着找人端上。可到那一看,老太太说不能端,骨头碎了,赶紧去医院吧。

我没法回家了。中午快一点,丈夫才回来,埋怨我不该下楼,找点三七来给敷上了。疼是轻点,但整个右侧前半身都是黑紫色,两个膝盖也都破了,胳膊肿的和身体紧紧挨着。天又热,坐了一宿。

第二天,我把敷的三七洗掉了,那不是常人用的吗?修炼人能用常人的办法吗?

早八点多,孩子们都来了、非得让上医院照片子。我说去到行,咱有言在先、如果真是骨头碎了,也不住院,若不然就不去。

到医院一照,大臂劈开两半,腋窝横折,脱臼离开,掉下来了,小臂裂缝,肘骨碎乱。医生说住院,得把骨头锔上,再打石膏,我一听,就出来,打车回家了。外边有人说,还有这样的人呢?孩子们都争着拿钱,人还走了。孩子们一看我走了,把片子要出来了,留做个证据吧!

第三天,小女儿对像给带来三七叶子,让炒鸡蛋吃。我说不用了,我有万能的师父,什么都能安上,会好的,没事。姑爷说,照片都那样了,还不吃药。我顺口说,这都是假相,过几天就好了。

第五天就消肿了,但颜色还是黑紫色的,就用厚纸和布扎上了。

十几天,我的手就在下边活动了,也没挡住我听法炼功,发正念。不能做手势,都是到点心里发正念……。丈夫做饭我可以做指挥,两个月就能把饭送到嘴里了,一只手炼功。

一个月零四天时,小女儿结婚,人们看到我胳膊碎的片子,我好到那种程度,都说神了。有的说,骨头折了,容易长肉包上,脱臼得端上,你才六十多岁,如果残废了怎么办?我说不会的,都能好,人们都笑了。

半年后我的胳膊正常了,可以两手各提一壶水从二楼到园子浇地了,一切正常。这是人们亲眼见到的,都说你们师父真高明、真神。我周围有个女的,有病,南京、北京、沈阳各大医院都去看了也没好,她看过《转法轮》书,但没修,看到我的变化,决心开始修炼,没用药也好了。我家亲戚见到事实,“七·二零”以后不炼的,又从新看书、学法,坚决修下去。三十六人都三退了。丈夫的弟妹来我家时,我给她放师父讲法录音听,她说身上非常舒服,多年手腕疼痛,突然好了。她说娘家妈不小心坐个屁股墩,骨头折了,三个多月不能自理,可着急了。我告诉她,回去让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又给了她护身符。

零八年我回家时,她妈早就能自理了,非常感谢我告诉她的神奇话,我说别感谢我,你要感谢我们的师父,感谢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威力是无穷无尽,无边无际的。

老年同修们:千万要坚持做好三件事,多看《明慧周刊》呀,那是我们全球交流大会,什么方法都有,我们必须学好法、明白法理。只有明白法理,才能讲清真相

师父说:“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理解那全面就是方方面面。社会的人是多种多样的,我们也要用师父给我们开启的智慧,多种多样来对待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明慧周刊》上有很多修炼过程,有时稍微不注意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在病业上下手迫害,不要怕,只要诚心诚意信师信法,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的,这是千真万确的。我就是坚信师父是万能的、坚信大法,才度过难关的,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

个人的一点点认识,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