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见证大法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步入大法修炼的,今年六十一岁,在修炼十一年过程中,我见证法轮大法超常神奇,饱尝大法给我家带来的福份,感受到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一、信师信法显神奇

修炼前,我体弱多病,每年需要大量的医药费,活的很艰难,修炼一个月,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无药而愈。脾气暴躁的性格变得遇事冷静了,真正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和身心健康的快乐,全家人无不感谢师父!

二零零一年,家里刚装修完房子,因饭厅天棚电线短路着火,早晨五点多,家人都没起来。我看见火苗从装修的扣棚中窜出来,吓得我一声尖叫,老伴跑出来,把天棚塑料扣板打开,六米长的扣板中,火连成一片,家人吓呆了。这时我想起师父,请师父帮帮我们吧。一会儿火自灭了,我告诉家人,是师父把火熄灭的,要不是师父的帮助,损失不堪设想,家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零四年春天,我孙女出生了,脸部下巴上带一块长十公分宽十五公分的红色皮肤,医生说这是胎记,得带终身,儿子儿媳很发愁,我告诉家人,孩子投胎来咱家不会带终身的,我每天对着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渐渐的红皮肤淡了,逐渐红色皮肤变成正常皮肤,家人都很高兴,亲眼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二零零八年元旦,我和老伴、女儿、女婿、外孙女晚上5点从我母亲家出来坐出租车,刚走出五百米,从对面开过来一辆黑色轿车急拐弯。眼看一瞬间要出大事,我高喊一声:“法轮大法好!”我坐的出租车把黑色轿车前面的车门撞進一个大坑,“当”的一声,出租车前面的玻璃被我女婿的脑门给撞碎了,脑门撞破一点皮,女儿胳膊被撞到车门的把手上,只是疼,我什么事都没有,我喊“法轮大法好!”司机也听到了。

此时司机吓的浑身发抖的看着我,我告诉他,我们不会讹你,他坚持打车送我们去医院,我说没事。我们回家后,司机不放心,怕老伴和女婿过后出麻烦,非让去医院检查,老伴和女婿去了医院,检查骨头没事。大夫说,需要服药治疗,家人说不用开药,当时医院也有不少出车祸的人在场,医生对在场的人说,这家人真好,给钱都不要。你看那人连皮都没破,还要车主六千多元钱的医疗费。

要换个常人家,后果不知有多可怕,很可能是车毁人亡。在道德下滑的今天,我的家人虽然不修炼,但遇事能为别人着想,能做个好人,是大法对人心的归正,是因为支持大法,相信大法好!真是谁信谁得,信多少得多少。

二、找出根本执着

一次,我带着孙女赶坐公交车,走平地突然摔个大跟头,把孩子压在我的身下,孩子没摔坏,也没哭,可我脸部跄掉一块皮,孙女问我咋摔的?同修也心疼的说,向内找找自己,这一跤使我猛醒。我是该反思自己修炼以来心性提高不上去、自己修不好的主要原因是忙做事,没以修为主,总想做大法事,抱着一种常人的思想观念,觉的以法为大,以整体为重,为大法付出了。其实是以常人心做大法的工作,象常人为大法做好事一样。

要从根上挖出来。这些年是在人中修,而没有真正的在法中修。所以心性提高不上去,遇到矛盾不向内找,还爱看别人的毛病,不管对方能不能接受的了,看到同修心性上不来,就着急,这种状态干扰我很长时间。带着各种执著,反映的都是人的思想观念,而旧势力就利用它起干扰破坏作用,用各种方式迫害你。

看到同修背《转法轮》十几遍了,可自己一遍也背不下来,心里很着急,同修告诉学法时一句多读几遍,我觉得这个学法的方法很好,我挤时间每天必须坚持学法两个小时,自己学确实不如集体学的效果好,我除参加我们小组集体学法外,还参加别的小组集体学法,把学法放在首位,把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放在第一位,把常人的生活溶于法中,这才是师父所要的,基点做到溶于法中修,就能保持强大的正念,救度更多的众生。

三、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主动做真相的同修越来越多。几年过去了,可我传送资料还是等、靠、要,依赖心严重,几十人用的真相资料依靠同修供给,应该自己承担的推给了同修,给做资料的同修增加了很多压力。

同修忙的学不上法,心性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看到同修被迫害,电脑、打印机损失,我很痛心。向内找出事的原因,主要责任在我这儿,没有用慈悲心去关心同修,同修跟我说过学不上法,可我听了当耳边风,我没有及时的减轻同修的压力,依然等、靠、要,致使导致同修被抓。

这惨痛的教训使我清醒,不能再依赖做资料的同修了,自己把做传单和小册子部份承担过来,从同修手中接过一台惠普一体机,我的家庭资料点开始运作了,这过程确实是修心的过程。不干不知道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当迈出这一步时,困难随着而来,每到敏感日或邪恶绑架资料点同修,我的怕心就起来,就把机器藏起来,通过和同修切磋,有师在,有法在,邪恶什么也不是。只有保持正念,学好法,心性到位,师父就保护我们。

随之而来,各地要光碟的人也多了,当时《九评》、《告诉未来》光盘在我们周边很少,零七年我拿到一台一托三刻录机,在同修的帮助下,先学会正确使用,逐渐的学会做光盘镜像,调刻录质量,作出来第一张《告诉未来》第一集,自己先看一遍,觉得很好。就这样一连刻十几套,检查完给同修,同修看后都认为可以传送给外地,使我更坚定的做好刻录光盘的工作。

因我住在孩子家,邪党迫害法轮功,家人一直为我担心害怕,所以我做真相从不让孩子知道,一次孩子上班时间回来被她发现了,说咱家住单位家属区,你做资料声音这么大让邻居发现举报,咱们家全完了。我告诉她们,我做的事是为了救人,是最神圣的,一定注意安全。

随着正法的深入,要光盘的同修不断增多,需求光盘的数量也不断的增加,晚上和周日我都刻不了,心里想自己要能单住就好了,不就能自己说了算了。在师父的精心帮助下,我住上了属于我自己的房子。我又换一台一托六的刻录机,电脑、打印机同修也帮我搬来了,做真相,集体学法都很方便,谢谢恩师的苦心安排。

神韵晚会是慈悲的师父以文艺形式救度众生而主导的世界一流的高水平艺演,有着丰富的内涵和深远的意境。是对变异文化的归正,是清除恶党的邪灵附体。

神韵艺术团的同修用心在文艺艺演上唤醒世人的一面。面对这样纯善、纯美的晚会,做好晚会的光盘是助师正法的一个重要环节和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同修都主动的从人力、财力、物力方面积极配合,用纯净的心态制作出更多、更美的神韵光盘,让更多众生都能得救。

在制作过程中,由购耗材到刻录、喷盘面、打印纸袋、糊纸袋、检验、包装、传送到发放,每个环节都用心做好。检查好、包装好,常人接到光碟说做的这么精致,回家好好看看,看完转告我们说:“法轮功根本不象电视说的那样,看完心特舒服。”还退了团。

反馈回来的消息多数人认为晚会太好了。一名文艺界老演员接过光碟说:“我不听它共产党的,我看法轮功的,共产党一贯说谎,有脑袋的人都不信它。”

“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在师父的呵护中,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家的小花也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绽放了。

四、责任

二零零五年,孙女、外孙女都需要我带,老伴退休不给开支。母亲双目失明得我照顾,这双层压力,我意识到是旧势力想利用这种无形的形式迫害我,想拖垮我,我心里又急又难受,我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坚持发正念,清理我空间场和另外空间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乱法烂鬼操控邪恶生命对我的干扰。

看到国外同修为了减少大陆同修的迫害,冬天坐在冰天雪地上发正念,顾不上吃饭、睡觉。几年来坚持用电话讲真相,为证实大法、救人付出的比我们付出的多的多。大陆有很多同修为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失去生命。很多同修在狱中受着酷刑折磨。

我走师父安排的路,有师在、有法在,再难也要走过去,我和老伴商量,我说咱别忘了,从我修炼大法以来,家里事事顺,我的身体无病一身轻,怎么干活都不累,是师父给我净化好的,是大法给的,我们到啥时候,都不能忘恩负义,家里的事再大也大不过大法。希望你支持我。白天,你帮我看外孙女,我带孙女,晚上我去母亲那儿陪护她,家里活我挤时间多干,老伴只说你总出去,可不能再出事了。我说你放心吧,有师父呵护,不会出现危险的。

需要协调和传送资料、讲真相、劝三退,我都背着孙女,同修看我背孩子做大法工作,一次给我拿两千元钱,让我做打出租车的车费,能节省出的时间学法。看我忙,同修有帮我带孩子的,帮着陪护我母亲的,这无私的帮助,只有修大法的人才能做到。我把两千元钱送给了资料点。有时孩子闹病,我出不去,同修几天看不到我,就说你一来,我就精進。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是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集体切磋。我先后帮助同修组合成六个集体学法小组,为能让后走出来的同修尽快跟上正法進程,我把同修请到家小范围的交流切磋。

同修有困难,需要什么,都愿找我,只要是大法修炼的事,我都热心的帮助解决。帮外地来的同修引進学法组集体学法,为了安全起见,学法组人多就分两个组。

能参加学法组学法,同修经常一起切磋,比学比修,心性提高的比较快,现在六个学法小组二十多位同修都能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

一次在城里打工的新同修找到我说,一年前他家乡资料点同修被绑架后,他们就断了真相来源,看不到师父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在正法洪势关键时刻,是师父不落下一个真修弟子,让同修来找我,让我去帮助协调。我和同修先后三次去乡下,想帮他们建立资料点,但是还不成熟。

看到有的同修因曾去北京证实法被抓進拘留所,违心的配合了邪恶的要求,现在从新走回来,还没发表严正声明。大家在一起交流切磋中,都悟到了慈悲的恩师一等再等没修好的弟子,同修激动的流下热泪,当时表态写严正声明。看到同修家的院子里、墙上、门上、帐子上、水果上都开了优昙婆罗花,是师父鼓励弟子走好修炼路,尽快的成熟起来。

我每周六早六点多准时出发,带上《明慧周刊》和真相材料,倒三次公交车,行程四十里,与此同时农村同修骑车往这边走四十多里的路,和我接头,每次都是同修先到,在那儿等我。

那片同修能精進的按着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有两名同修写了严正声明,每周都递上三退名单,多时能退几十人。连续给资料点拿钱,有的同修参加了集体学法,都能跟上正法進程。

一位同修看我家里家外忙,主动骑摩托把资料送到乡下,往返需要三个小时,此同修白天还要卖货维持生活,同时讲真相、劝三退。

每个同修都很忙,忙是证实法的需要,是圆容整体的需要,是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需要。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讲:“不管最后怎么面对正法、面对自己,做不好真是有责任哪。”

我深知按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和同修相比,差距很大,各种执著心、干事心、显示心、争斗心、名、利、情固守着不放,我必须站在法的基点上修去它,在一思一念上用大法归正自己,从根本上把修炼环境当作实修自己的环境,遇事向内找,多学法,在心性的提高上下功夫。协调工作中做正、走正,以身作则,师父说:“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