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劳教所的酷刑摧残和奴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导)下面是一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诉述九台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

一、杨兴理被恶徒用针满身扎

法轮功学员杨兴理被绑架到这里,被分到封闭大队,被强制写“五书”的主要过程:首先让他坐板,晚上,护舍对他拳打脚踢、踹他,最后看他不为之所动,就用缝衣针,使劲往他身上扎,满身扎,很痛苦的。

在杨兴理不顺从强加的不公平对待和无理的伤害时,在大队干部的怂恿、唆使下“普教”管事的人对杨兴理多次殴打,最厉害的有三次,而起因是“普教”管事的人总打骂法轮功学员和别的“普教”,杨兴理多次向大队反应,“护廊”、“护舍”的知道后怀恨在心,找机会报复。

大队干部虽然嘴上说会处理的,但是实际上根本不管,还肆意放纵犯人打人的行为。多次毒打迫害给杨兴理本人造成了严重伤害。

二、沈为良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沈为良,他在被大队施于压力,谎言欺骗下要了减期四十天,前提条件是必须写“五书”。不长时间,沈为良精神出现异常,疯疯颠颠的,大队不仅没对他合理看护,还指令两个“普教”强制看管他,还用语言刺激他,甚至不听他们的话还大打出手进行殴打。当他动时,恶徒们还用绳子或手铐把他绑起来、铐起来,借口是认为他炼功。本来他就是精神压力太大了,才出现不正常的行为,这对他恢复正常一点好处都没有,只能起相反作用。

有的法轮功学员向“大队”反应“普教”对他的伤害,大队不当回事,还找借口说怕他出事才把他绑上。两名“普教”在大队的指使下还照样用粗暴的行为对待他,使沈为良精神更加异常,行为上吃卫生纸,甚至泡好的方便面,倒入了刚尿在尿瓶里的尿,掺在一起一块吃。当时,我们好几名法轮功学员看到后,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难受与痛苦,而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了,我在心里想是什么样的精神压力与摧残,才能使他的行为会是这样呢?谁能说清楚呢?

有一天沈为良不吃饭,大队还给他强行插管灌食,折磨他。后来有法轮功学员跟他谈话、交流几回后,渐渐的他心里的包袱放下了,精神才逐渐正常。

三、李文军遭受的摧残

大法弟子李文军,为了抵制当地公安机关对他的绑架、非法拘留、劳教的迫害,在拘留所绝食二十天,被强行送入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入所后,他坚持信仰法轮功,认为这是对他无理强加的迫害,自己没有罪,以绝食抗议迫害。大队经过所里同意,对他强行插管灌食,他的身体极其消瘦,嘴、喉、气管、胃,及其它内脏都造成了巨大伤害,经常出血,长时间躺着,腰和臀部破皮,淌脓水。

恶徒们灌食时用很长的胶皮管,从鼻孔里往胃里插、顺,灌的食物是玉米面加多盐,后期加点豆奶粉,再不就是劳教所的医务人员给强行注射药物。后来,大队多次向所里反应,所里看实在不行了,住所检察官也来看过,最后决定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所里派车送他回家了。

李文军在极其难以忍受的痛苦中,坚持反迫害长达九个多月,他所承受的痛苦与辛酸无法想象,难以诉说。

四、超强度的奴役迫害

再一个就是超强度的奴役迫害。我在封闭大队被关了十个多月,每天几乎都是起早贪黑的干活,从早晨五点十分到车间干活,六点三十分开始吃早饭,七点到车间干活直到十一点二十分吃中午饭,饭后十二点到车间干活至十六点三十分吃晚饭,晚饭后五点至七点三十分还到车间干活,有时晚八点才收工,时间长达十二小时零四十分钟,有时长达十三小时。周六和周日不休息。

干的活有好多种:给模型船厂组装船;做像册、影集;给鸟厂做鸟、蝴蝶;给印刷厂做纸拎兜、账本夹子、台历、挂历;做人寿保险盒等。这些活几乎都是累眼睛、胳膊、腰、腿、屁股,每个人都给定了数量,要必须完成。特别是上面规定车间不让在楼上生产,封闭大队就搬到二楼右侧当车间,大约时间是十月份,干活时间还是很长,劳动强度又加大了。大队干部还总以活急,商家着忙要为由,加班加点干,给管事的记录的护廊、护舍施压给好处,以此来给大队整体学员施压,不断的加大劳动量,如:做账本夹子时从开始400个不长时间就长到500个,干这活时一干一忙活一身汗,一天下来累得浑身都疼,睡一宿觉都缓不过来。

五月份一大队空心砖要人,我被分到一大队呆了几天就出工了,砖厂虽然干活的时间相对封闭大队短,大约八个多小时,可是劳动强度大,活又脏又累,说实话砖厂哪个环节的活都不轻松,装砖、拉水泥、卸砖、摆砖头、扫现场等等。最苦最累就是装车组,大砖大约40多斤,小砖大约30多斤,一装一身汗,又是夏天烈日当空,汗水接连不断的往下流,用手巾擦都擦不过来。担心中暑,买来了白糖、醋,每天温度高时,给大家配一些糖醋水。

在这样的温度下干活,劳动强度又大,身体的付出可想而知,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了的。法轮功学员孙占国装砖,装了一会儿,他就没有力气了,他干不了这活,就过去跟张大队商量。张大队说:“等卸车组的人走以后,就把他换下来,让他去卸车,并且让他再装几天砖。”他强忍着装车,装的又慢,每天装的砖又多,不快装又装不完,同时天又热,装车的一组五人(两个普教,三个法轮功学员),两个普教多干活心里不平衡,还骂骂咧咧的。

法轮功学员苑景和,在左半身麻木不怎么好使的情况下,还强制他装车。他在装车时,摔了跟头,他如实向大队反应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大队认为他是假装的,还强制他继续装车。一次收工后,到劳教所诊所看了看,又向所里申请出了外诊,医生却说他没那么严重,没事,大队就让他继续出工,到工地张大队让他光摞板,后来砖厂曲厂长跟张大队说了情,才给他换了活。

再一个活就是拉水泥,活又脏又累,劳动强度也大,每天生产的大、小砖的数量都在增长,相对来讲水泥用的也多,拉水泥车还有危险性,胳膊、双臂都得有劲,还得会使劲,因为装完水泥车前面沉,需要用双手抬住,劲又不能太大,劲大了车就后挑,又是上下坡。一天下来,弄的满身水泥,只要露在外面的皮肤,沾上水泥就洗不掉。还有摆砖头,这活表面瞅着挺轻巧,实际上摆一天砖头下来,腰酸腿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