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律师及在开庭前后讲真相的过程

关于营救简阳同修的一些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从今年三月十七日,简阳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以后,大法弟子围绕营救同修、救度众生,做了许多讲真相的事。虽然最终恶党法院颠倒黑白,非法判了大法弟子重刑,但大法弟子是决不承认的。现就过程中有关请律师的情况做一些简单交流,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绑架事件出现后,首先是一位家属为被非法拘捕的大法弟子请了一名当地的律师。这位律师虽然心里有明白的一面,但受邪党的毒害较深,不愿(不敢)听大法真相,也不承诺作无罪辩护,而是叫当事大法弟子走“认罪、悔罪、轻判”的歪路。

后来同修协助其他家属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分别请来了北京、河北、河南的三位明白真相的律师。另一位大法弟子家属由于怕心不愿请律师。

此次律师对大法弟子做了全面的无罪辩护。原本准备为当事大法弟子做“有罪、悔罪、轻判”辩护的当地律师,由于受大法弟子正念的感染和其他三位正义律师正气的鼓励,临场丢掉了对邪恶的恐惧,也为大法弟子做了无罪辩护。

大法弟子在法庭上也利用一切机会,讲述大法的美好和自己修炼后的身心受益,都不承认修炼和讲真相违反了什么法律。当他们无一例外的揭露了恶警(尤其是在二娥湖洗脑班李森等恶人)对他们的酷刑迫害后,审判长都说,在那样的情况下形成的证据不予采信。

十二月八日的非法开庭,大法弟子家属及社会民众都来了不少。对有些没来的常人家属,大法弟子又打电话叫他们快来法庭见见亲人、参加旁听。

非法庭审从上午十一点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半左右,虽然现场有便衣在公开或不公开的录像、拍照,但没有人将他们放在眼里,律师还质问审判长,是些什么人在随意照相。在大法弟子的正念和律师的正气下,审判长和公诉人显得底气不足。当下午短暂休庭时,在场大法弟子表现有些松懈,有人小声说话,没有集中精力继续发正念,(而此时非法审判人员正在所谓“合议”)有同修提醒后才注意。但就过程中讲真相的效果来看,还是很好的。

这次请律师,事先对律师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一事比较低调。这样做律师面临的干扰、压力就会少一些,对邪恶也不会“打草惊蛇”,更多大法弟子及家属与民众能顺利進入法庭听真相。平时有的人对大法弟子讲的真相,认为都是大法弟子的“一面之词”,不以为然,这下律师都这样说,而且是在法庭上,对他们的触动就不一样了。尤其是一些大法弟子的亲属,当听到律师在法庭上公开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时,他们对大法弟子的理解和支持就会增多,对邪党的恐惧感就在减少。

在非法开庭时间确定之后,同修向简阳当地民众发送了大量的公告短信,采用的方式是多人、多地点、多部手机、多张号卡同时发,大约有数万条。主要是告诉大家:“简阳法院将于几月几日对几位修炼大法的好人非法开庭,将有来自北京等地的著名律师为她们做精彩辩护。律师们会怎么说呢?欢迎前来法庭参加旁听。”这是这么多年来当地第一次有律师为大法弟子做辩护,怎么辩护,这里不具体说,激发民众的好奇心。开庭前的晚上,同修们将西班牙诉江和营救大法弟子的不干胶一夜之间贴满了全城,连法院门口都贴上了。另外就是大法弟子高强度的发正念。

非法庭审结束后,当地邪恶可能会松懈一下,在他们眼里一个“大案要案”终于“尘埃落定”了。但对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来说,一点也不能松懈。利用简阳当前的热点巷议,把律师的无罪辩护作为讲真相的契机,广传真相,才刚刚开始。这个时候就可大张旗鼓的通过短信、电话、书信、粘贴、小册子等方式将律师的无罪辩护告诉民众,否则,前面做的一切就会大打折扣。

在此提醒一下今后还需请律师的同修,在请律师的过程中,一是要把真相讲透,让律师真正明白真相;二是不要仅仅局限于几个知名律师,发现新的正义律师,或者是鼓励更多律师加入到正义之列,也是我们需要做的。在报道中是否使用律师的真实全名,应该征得律师的同意,律师的安全也是我们需要注意的。律师说,办案人员最怕大法弟子讲真相,他们根本不敢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律师,许多地方也不敢签字留名。律师还说,凡是真相讲的好的地方,他们受到的干扰就少。

同修们:精進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