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体学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们是九六年喜得大法的。在洪大的宇宙大法沐浴下,在伟大慈悲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三年,由满身业力一无所知的常人,脱胎换骨成为大法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感谢师尊的救度和教诲!把十几年的修炼心得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集体学法奠定了个人修炼的基础

九六年五月我市由几名参加过师父讲法学习班的同修开始洪法,不久很多人相继走入大法中。由初期十几人到上百人,很快从城市发展到乡镇,最后多到几千人。随着炼功点遍布城市每个角落,学法小组也应运而生。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人数不断增多,开始是四、五个人,发展到二十多人,其中老人居多。他们一般文化低,记忆力差,但学法劲头足,热情高。

同修甲,年近七十岁了,没念过书,但她在小组一天不落,硬是一个字一句话的跟着学。回家向丈夫和孩子们请教,不到半年就可以一段一段的独立念了。现在她不仅能通读师父讲法,还能看《明慧周刊》和各种大法资料了。由于她刻苦学法、炼功,师父为她净化了身体,现在身体看上去白白净净的,象五十多岁的人;心性提高的很快,脾气也好了许多,家里人看到了她的巨大变化,都感到大法的神奇,结果一家十三口人都走入大法行列,一时传为佳话。

同修乙得法前是尿毒症,被医院判了“死刑”。经过一段学法和炼功,尿毒症症状完全消失,她修炼大法的信心更加坚定了。二零零五年,她和几个同修到了乡镇发真相材料被构陷,恶警把她们抓到拘留所迫害,她正念闯出。回来后更坚定了修炼,还在家成立了学法小组。二零零九年,“六一零”恶警又一次闯入她家,她面对威胁正念即出,善劝恶警少做恶,善恶有报是天理,一方面使儿媳走脱,及时通知同修免遭一场迫害。

通过集体学法,使大家对大法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明白了不少法理,在修炼“真、善、忍”的路上不断提高,在比学比修路上,不断精進。

集体学法坚定了我们修炼之路

“七二零”后在邪党的铺天盖地的打压下,学法小组一度被迫停下了,转为个人自学。这时大多数同修不被邪恶谎言所迷惑,坚信师父,自学大法不中断,坚修大法不动摇,这都是这几年集体学法的结果。有的到省政府上访,有的去北京天安门给师父和大法讨回清白,其中有人被邪恶绑架送回当地;有的在家里坚持发真相材料;也有少数人害怕了,动摇了。个别人走入了其它法门。师父在《精進要旨》〈大曝光〉一文中讲到:“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这时我们决定恢复集体学法。在小组上反复通读《转法轮》和师父在各个时期的讲法。使我们更加认清正法形势和大法弟子的使命,现在已不仅仅是个人层次的提高,更主要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同修丙:年近七十,心中始终装着大法,她本着师父咋说我就咋做的原则,学法、修心、努力做好“三件事”。为劝回掉队的同修、为了救人,她多次登门不辞辛苦,有时被拒之门外也不灰心。心纯念正,不惧邪恶,曾四次被抓,出来后仍然参加集体学法,做“三件事”。

同修丁:退休前是机关干部,因怕心重,加之受党文化毒害太深,一度不敢修炼了。小组同修不歧视、不放弃,耐心帮助他,解开他怕运动挨整的心结,他终于从新回到修炼的路上。还主动承担取送大法资料的任务,并和老伴(同修)办起了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六年,我市出现一些邪悟的人。其中一人曾是辅导站负责人,后来被抓進劳教所迫害一年多,出来后跟不上正法進程,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悟了,认为自己比别人高了,不用学《转法轮》了,圆满了。我们小组没有放弃他,主动登门接触,多次请到家中交流、切磋,帮他找到误区,送他师父一年来的讲法,使他解开心结,终于明白自己错了,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二零零五年本地邪恶迫害加剧,形势严峻,我市几个大资料点相继被破坏,资料点同修被抓,一时资料来源被切断。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一文中讲:“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在这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我们不能被邪恶吓倒,不能再消极的等、靠、要。也要为资料点长期做资料的同修着想一下,也要在资料点遍地开花法中的一朵。我们没有被困难吓倒,没有钱,大家凑,不懂技术,从头学。有的同修说:“钱,只有用在大法上,才能体现它的真正价值。只要心中装着法,有师父的加持,没有过不去的关,学不会的东西。我们买回电脑、打印机、复印机,请懂技术的同修教,很快掌握了上网、下载、打印和复印等技术,保证了同修及时看到《明慧周刊》,还能做多种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事也没受影响,为了缩小目标,方便操作,我们以大化小成立了四个资料点,二、三个人一台机器,灵活机动,成为遍地开花中一朵绚丽的小花。有力的震慑邪恶,在救度众生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集体学法使我们更加成熟

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由于家居的变迁,有一对老年同修一年多时间离开了学法小组。修炼放松了,学法坚持不好,“三件事”不主动做了,一时陷入常人状态,身体也出现了病业状态。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提醒和帮助下,找到了新同修,又组织了新学法小组。由于一段时间学法的放松,小组读法时,经常出现丢字、错字、不流畅,发正念精力不集中,姿式不准确,倒掌、犯困。同修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此学法小组集体观看师父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师父在讲法中多次提到学法的重要性,师父说:“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致澳洲法会》)。在切磋中,同修严肃的指出,你们这是对法、对师父的最大不敬,发正念倒掌,不仅仅是姿式的问题,是心性不到位,念力不集中强大,功打不出去,走形式,不管用,必须重视起来。从此以后每次学法,尽量做双盘,读法时精力集中;发正念时,互相提醒,发现问题及时纠正。这样提高了学法和发正念的质量。为了照顾白天上班的同修,又成立了晚上学法小组,有条件的同修白天、晚上都可参加。目前我们又开始背法,在背法中加深理解法的内涵。

集体学法促進了精進实修

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小组中同修有的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在邪恶打压中,放松了修炼,有时也看书,但不知道怎么去修,把精力放在个人买卖上,一心挣大钱,几年来家资丰厚了,但她却觉的这些与修炼对不上号,逐渐使自己降到常人中了。一次她看到师父在《也棒喝》中讲:“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无论什么借口,都是放不下的执著造成的。”“ 过去佛教中讲“棒喝”,那我就对那些不争气的、走到危险边缘的人也棒喝一下吧。”她震惊了,惊醒了。决心放弃世俗间的一切,毅然回到真修路上来,跟师父回家。她开始如饥似渴地学法,白天、晚上都参加小组学法,回家后除了吃饭、睡觉外,整天把时间用在学法上,把师父在各个时期所讲的法系统地学了一遍,补上被落下的“功课”。为了做好“三件事”,自己购置一套设备,学上网,做真相资料、《九评》和真相币等,还不分白天、黑夜去发放资料,劝“三退”。同时还扶持贫困山区的资料点,使那里大法工作能正常开展。

同修己:是少数民族,在讲真相、劝三退上做的很好,利用工作方便,主动讲真相,一年来她劝了数百人,是我组劝三退人数最多的一位。

同修庚、辛:两位得法比较早,一直默默无闻的为当地各个资料点提供技术、耗材等帮助。她们在邪恶迫害的严峻形势下,顶着各种压力,为四面八方求助的同修解决技术、耗材、资料等各种问题,协调各方面出现的矛盾。她们的精神使我们感动。

在小组的同修身上,我们看到了大法实修中闪光点,从中找出差距,向内找,做到了修炼路上的整体提高。

现在正法進程越来越接近尾声,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只靠每周看一期《明慧周刊》远远不够了,要能人人每天上网就好了。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指出:“不管是中国大陆也好,中国大陆以外也好,无论是哪个地区的,学员们都能够通过明慧网進行交流,使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能有这么一个窗口,互相之间能够及时的知道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情况,起到了间接的互相沟通作用。这很好。”由此我们看到正法形势对我们的新要求,经常上明慧网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

同修壬:多年一直负责十几人的明慧和资料的传递,一直肩负这份责任。在资料点“以大化小”阶段,在从没摸过电脑的情况下,自己硬是在很短时间内掌握了“从零建点”的一切技术,在独立操作当中也砺炼了自己的心性,解决了多年奔波传递的问题。在她的帮助下,她们那个小学法点的老年夫妻也独立“盛开一朵小花”。大家在组建各自资料点的过程中,真是找到很多人心,从中更加体会到在修炼中心性的提高,师父利用各种机会帮助弟子过关的苦心安排。现在我们都成为“标准化”的网民了,真正成为万朵丛中一朵朵小花。

回顾十三年的修炼历程,我们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集体学法的环境中,精進实修,修去很多人心,在修炼的路上,成熟起来。由衷的感谢师尊的生命再造之恩。弟子们决不辜负师父的苦度,勇猛精進,做一名不愧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