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集体学法 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把我修炼的心路历程汇报一下,其实修炼当中一切干扰和魔难,都是心性深处有为私为我的东西,当我挖去利益之心的根时,就想,金钱为什么能让我得而喜之,失而忧之,金钱虽然是养命之源,但是养命之余的金钱应该属于贪求,贪求要失德,再用贪求来的金钱去享受还要失德,修炼人不守德如何能长功呢?何止是金钱,名、利、色、情,都是为肉身享用,享受而用的,如果真能把这些看淡放下,那才是真正的放下生死,修炼、精進,提高也就不难了。

一、初考与过关

1、家庭关。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中共邪党的各种谎言宣传,再加上乱抓人,乱关人和残酷的迫害,我的妻子象疯了一样的阻挠我继续修炼下去,不但她阻挠,而且还联合我的父亲、母亲、二女婿,一起逼迫我写“三书”,当时真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在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艰难,也要选择继续修炼下去。拿定主意后的一个晚上,我很平和的对妻子说:“古话说,‘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我是下定了决心继续修炼大法了,如果你认为这一决定会牵连到你的人身安全和利益的损失,你可以选择离婚或者分家,家产的分配由你决定。”就这坚定的一念,就过了家庭关,过去之后,就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再后来我妻子还退了团队,并且还帮助我给亲朋好友劝三退。圆容好家庭,也为后来组建学法小组打下了基础。

2、拒写“三书”。在那时每个大法弟子都由本单位的干部承包,并且与他们的奖金和利益挂钩,还有警察蹲坑、跟踪,经常骚扰,出门办事常受限制,说是怕進京上访,也经常对家人恐吓施压,一起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我单位的干部一天要打好几次电话骚扰我,有一次他在电话中很抱怨的说:“你就写了‘三书’吧,因为你不写‘三书’,这大雪天我得为你跑来跑去的很辛苦。”我在电话中很生气的告诉他:“你是为了你的权力和金钱,为什么逼迫我放弃信仰,并用电话骚扰我,你要放弃权力和金钱,哪个上级还能找你呢?怎么能说怨我呢?别说那么好听的废话了。”

由于一直没写“三书”,我二女婿退伍后被“六一零”借用,有一天“六一零”的头子到我工作的场所,很客气的对我说:“你看你女婿在我们单位工作多清闲,你应该支持你女婿的工作吧,带个头把‘三书’写了吧。”当时我很生气的用手指着他说:“我给你写‘三书’,我还给你写八书呢,你们干的事是缺德又做损,早晚得天报,我不让他干这做损的活,他不听,你要不用他我先谢谢你。”这位“六一零”头子倒退了两步,一边摇手一边说:“你不写就算了,你喊什么,还修真善忍呢”。急忙就走开了,由于这坚定的一念,以后再也没人找我写“三书”了。但当时的态度很不慈善,也不符合大法的。

3、讲真相。我们大法学员的身份证都被“六一零”扣押了,我去“六一零”要了两次也没给我,回来后向内找为什么呢?是因为我应该去讲真相,那好吧,只要身份证在那儿,我就应该去讲真相。带着这一念去的时候,“六一零”主任很客气的接待了我,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来拿我的身份证,他说要出门呀?我说不出门,他马上告诉一个职员说你把某某的身份证找着,然后就和我拉起了家常话,这时身份证也找到了递给了我,我愣了一下,心想还没机会讲真相呢,这时“六一零”主任看我发愣就说你还有事吗?我说没事了,就走了。回来后由于没讲真相心里很不是滋味了,但是我却悟到了,应该赶快讲真相了。

二、参加学法小组实修自己

初考的几关都过去了,有了坚定修炼的决心,由于当时的环境实际上是断断续续的带修不修的状态,直到《九评共产党》发表,我连看了三遍后,我的身体就象得了重“感冒”一样,躺在床上全身没劲也动不了,也不想吃东西,三天过后全身轻松头脑也清醒了,从那天起一个带修不修的大法学员走向了一个实修自己的大法弟子。

1、组建集体学法小组

那是零五年的春天,我认真的读了师父所有的各地讲法,并且开始抄写《转法轮》,每天重视整点发正念(十二个整点以上),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协调人商量,在我家组建集体学法小组,在协调人的努力下,学法小组在零五年的夏秋之际几经周折和干扰最终坚持下来了。凡是能坚持集体学法的同修,都提高的特别快。就在一年以后,我看到了集体学法的好处多多。零七年的春天,我去了附近的地方,那儿有八、九个同修,和她们谈了集体学法的事情,在场的两位同修说:她们组建了几次,都没坚持下来,遇到干扰就散伙了,我问她俩,学法地点好解决吗?她俩说地点没问题。我又问她俩,你们认为集体学法好不好呢?那当然好啦,那你们俩人有没有信心和决心坚持下去呢?她俩都说有决心,只要我们三个人能坚持下去,学法小组可成了,剩下的事就是你们把学法的时间和地点通知下去,谁愿意来都可以,结果又有俩人来参加集体学法,这五人的学法小组又建成了。中间也受到干扰,但我们用正念对持,师父都帮我们化解了,这样我一天就能参加两次集体学法。

2、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师父就在身边

我第一次发真相资料,是和一位同修到山区发放的。那天我俩天刚刚黑就出发了,骑自行车要行五十多里的山路,发放到最后一个村屯的时候,我就累的不行了,同修看我太累了,就说你休息一会儿,我自己去发放,只见同修很轻松的把最后一个村屯发放完了,当我们俩骑自行车回到家时,天已经放亮了。从那日以后,我就开始参加了本地发放真相资料的项目了。

有一次我们四个同修,骑自行车行四十多里山路,要发放三个村屯,村屯都很分散,当走到分岔路口的时候,我就决定他们三个去那个近的大村屯,我自己去那两个远的村屯。因为我从小就在山区长大,又熟识山路。就这样我骑自行车到那个最远的村屯时,我看了一下手表共走了二个小时,等这两个村屯都发放完往回走时,就觉的自行车象有人推的一样,顺利的到家一看手表,回来的时间是一个半小时,而且回来时还发放了两个村屯的真相资料,怎么可能用一个半小时呢,这时我明白了是师父加持我,此时我的眼泪流出来了,师父就在我身边,这时还不到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时间。发放真相资料也要整体配合好,有一次没配合好,造成互相找人,并产生相互埋怨,从那以后每次发放资料前,都要切磋几分钟,如何发放,然后到哪会合,谁有什么好方法,这样效果特别好。但每次切磋时同修都说你做决定就行了,有一次使我很感动,有位年轻的同修说:“大叔,这个村屯我很熟悉,由我安排。”只见他很熟练而轻松的分配好,并且指明会合的地点,我们很顺利的发放完这个村屯。

有一次我和同修骑自行车要走很远的山路,有一百五十里之多,从中午十二点出发到晚上十二点半才到家,山路虽然艰难,但我们俩救人之心慈悲而真诚,所以在发放真相资料时狗都不叫,这是师父和正神在呵护着我们。还有一次同修对我说,他在往一家大门里放《九评》时,转身要走的时候,《九评》被扔了出来,同修回去捡的时候,有一中年男子叼着烟走过来说:你别拿走啊,他不看我看,并且很关心的说以后再出来稍微晚一点,现在都没睡觉呢。看来只要我们去救度众生,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会白做,同修们都走出来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3、集中发正念出现奇迹

同修们有一次到边远山区去发放真相资料,是打常人的车去的,在发放真相资料时,有不明真相的人把车牌号记下来报“六一零”了,“六一零”就把出租车和司机扣押了,逼问是谁打的车,你只要说出一个人就放人放车,这个司机就说出了一位同修的姓名,这件事情当地“六一零”又向上级“六一零”上报了,上级“六一零”也来了二人,当时风声很紧,这位同修本来有条件出去避避风头,但同修没走,坚持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我们学法小组也配合的很好,当时协调人通知最好二十四小时整点都发正念,这样发正念很辛苦,因为晚上整点之间只有四十五分钟,也就是说最多能睡上四十分钟的觉。据我知道坚持二十个整点以上发正念的至少有五个同修,我发了三天,几乎都坚持下来了。这一整体配合出现了奇迹,听说第三天那个上级“六一零”的二人就走了,当时来势很凶猛,如今自消自灭,直至如今也不知表面的详细原因,但是同修都明白,是整体发正念的威力。

4、修心断欲实修自己

实修自己也是很重要一方面,在看淡名利的同时,也断去色欲,去食欲。有一天有人问我说,你不吃肉不吃鱼,那在素食当中你爱吃什么呢?我想了想说:“爱吃豆腐吧。”说完这话后买豆腐吃的时候就觉的很难吃,我说卖豆腐的人掺假了,可家里的人说没有造假,第二天我又买了另外一个人的豆腐,吃起来仍然觉的很难吃,这时我突然明白了,是师父在去我爱吃豆腐的心呢。在感激师父的同时,不知不觉的也起了欢喜心,显示心。

三、参加揭露当地邪恶项目也是修心的过程

彻底的揭露当地邪恶。在零四年同修们做过,但后来其中一人被非法判刑,此事就中断了,所以拖到零七年春天,协调人与我和另一同修商量,问我能否承担起揭露当地邪恶的项目中来,就这样我一个年近花甲的农民,就又拿起了告别近四十年的笔。说起此事也有一段故事,我本来眼睛花的比较厉害,得戴三百度的花镜,有一次去外地一位同修家晚上一起学法时,我去兜里拿花镜,而那位同修却大声的说了一句:一个真正修大法的人怎么还用带那个东西呢?我听了之后就没带花镜和他们学习了一晚上法,我深深的悟到是师父借着同修的嘴,帮我把花镜拿下去了,从此以后就告别了老花镜,为我今后的写作带来很大的方便。每当想起这些都眼含热泪,只有精進实修来回报师恩。

在写揭露文章也受到方方面面的干扰,五千多字的文章反复重写十几次,从零七年的夏天写到秋天,发表时又出现各种干扰,直到冬天总算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但是也有支持和帮助我的同修,有了同修的配合,师父的加持,所以写的比较成功。邻近的一个地区,受迫害的情况也一直没曝光,受协调人的委托,在零八年的春天,用了六天的时间又把这一地区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发表到明慧网上了。

从此以后我也就成为写作项目中的一员了,也经常往明慧投一投稿,也写了许多劝善信,我也就不知不觉的成为当地协调人之一了,这时我的骄傲心,欢喜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在扩大着,自己却仍然不知。

四、在外地协调教训深刻

零八年的春天,外地同修甲来到A地,A地的《九评》都基本没大面积的发放,同修甲就协调了周边比较精進的十几位同修,日夜赶制《九评》,轮班吃饭,轮班休息,每天赶制一千本《九评》,赶制完后把A地基本发放了一遍《九评》,又通过交流切磋,A地的同修看到了学法的重要,整体配合的威力,因此A地的三位同修和甲同修商量,让我到A地去组建学法小组,就这样我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来到了A地。前面我谈了,在实修方面我有所提高,也悟到一点法理,就感觉自己修的不错了,什么欢喜心,显示心,凭经验做事和证实自己的心在不断的增大,所以在不了解A地的具体情况下,不知A地同修的心结是什么,用一个向外看的人心夸夸其谈,常用师父的法理来要求别人,来压制别人,就是这些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结果在零八年七月底,A地先后三位同修被非法抓捕关押,最后被非法判刑,另一名年轻女同修被“病魔”夺走生命。这一重大损失给A地区救度众生带来极大困难和影响,从此A地区同修心理障碍加大,对我也是重大的打击,这是惨痛的教训。其实这一切艰难也好,邪恶也好,批评和指责也好,赞扬也好,如果一个信师信法的真修弟子,应该严格的用大法来衡量这一切,踏踏实实的向内找,那么所表现出来的这一切就都是我们提高的最好机会,否则旧势力就会钻空子。

我从A地回到本地后,与本地协调人商量如何挽回A地的局面,最后决定仍由我协调,我地发放资料项目的人把A地没发放《九评》的地方补上,然后又把A地全面的发放一遍真相资料,由于我们几个都不是A地同修,所以对A地形不熟悉,而且A地又是山区,我们只能用地图来确定村屯的方位,从以上的情况来看各地的协调人的责任是重大的,但是提高自己和精進的机会也是最多的。

五、协调人要修出大慈悲心来

协调人,就是协助帮助同修共同提高,做不好时就要调整调整自己把它做好,可是协调人受指责、批评或者是真受委屈了,就愤愤不平了,那也就没法协调别人了。因为我家是学法点,有些资料、经文、周刊都由我转发,有一段时期发《转法轮》,其中就有三个同修在先后不同的时间警告我说,发放东西要注意些,不能谁要什么就给什么,我认为提的很有道理,应该注意,可是过了几天,又有第四个人提了同样的警告,并且说有的同修为了不改字,就花钱请新书,你得注意这些情况。这时心里就有点愤愤不平了,对同修说:“你发现给谁的书是错的呢?”同修说:没发现只是提个醒告诉一下。我说:到你这已经有四个人给我提醒了。

回家后正好有一位同修在我家,我就把此事和同修说了一遍,同修也愤愤不平的说:你说同修怎么都这样呢,别人都忙不过来,而他们总对那些做事的人指手画脚的指责。听了同修的话心里很舒服,正在得意之中,心中一转念对同修说:是什么心能让我愤愤不平呢?同修也明白了说:是呀,愤愤不平肯定是不对的,那就向内找吧。发现是求名心,是让同修承认多付出的心,那个第四位提醒我的同修也来向我道歉说,我不应该随便说同修,其实是对同修不信任的心,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不足,说明我们共同提高了。

修炼的人怎么能有气呢,有气就是人心,有气就有病,有气就是私心,有私心就得挖出来,这样才能修出大慈悲心来。曾经听同修讲一个故事:有一位同修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警察各种酷刑的迫害,此同修没有怨恨警察之心,就是慈悲的给警察讲真相,同修的慈悲之心一下天目开了,当警察举手打他的时候,他慈悲的大喊一声:你赶快住手。警察住手了,他把天目看到的告诉警察说,你在打我时是一步步的向地狱走去,如果这一下打下来,你就進了地狱的门了,再救你可就难了。就这慈悲的真情话语,警察跪下了说:你们大法弟子太伟大了,在这样挨打的情况下,不但不恨我还慈悲的救我,今后再打大法弟子,我就不是人,你们都是好人。这位警察得救了,是同修的慈悲救了他,是大法救了他,如果我们协调人能常用这慈悲心来对待同修,用这慈悲心来救度世人,那一定能圆容好整体,能更多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