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答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一九九七年开始炼功,但却没有得法,因为那时的我是只炼功不学法,炼功我就去,学法我就走,为的是锻炼祛病健身。一次看他们讨论时,还背地里笑话他们,心想:看她也象是个知识份子,怎么提这么可笑的问题,那不是迷信吗?我就是这样一个悟性极差的人,但后来我遇到一件奇事(出于安全,这里省略了),从此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学法炼功后,身体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顽疾消除,无病一身轻,脚下生风,学法炼功时身体都感觉特别舒服。不久开了天目,看到另外空间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图案、花草树木等,图案那个细腻,色彩那个纯正、柔和,真是太漂亮了。因为知道了人生的真谛,道德也大大提高了,回想起以前在人生迷茫中做的那些事,正如同修在文章中所说的那样,都想撞墙、扇耳光。身体的变化、道德的回升,天目中看到的另外空间的景象等等,这些给我信师信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只是这些,《转法轮》中讲的很多东西,在修炼过程中我都感受过。一句话,师父讲的全是真的,太真实了,千真万确。这篇文章我不打算讲身体的感受,若要讲的话,真是几天也说不完,我只是向师父汇报一下“七•二零”以后,我是如何洪法的。由于觉的自己做的不是太好,所以迟迟没有写出来。

“七•二零”以后,有些人不炼了,我无法理解,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说不炼就不炼了呢?谁要问我法轮功怎么样,我的回答总是肯定的:好,太好了。无论对谁,人多人少,什么场合,我都是一样。一次与同事们在一起吃饭时,说起了法轮功,我滔滔不绝的跟他们讲起来,一男士说:要炼法轮功的都象你这样就行了。我说:这有什么,说的都是真话,有什么可怕的。“七•二零”以后不久,我拿到了几份资料,看后不是太满意,我就将自认为说服力很强的文章剪下来,贴满A4型纸的双面,准备复印,到哪去复印呢?只好回原单位去,我说复印点东西,他们同意了,当我正要复印时,一看几间屋子一个人也没有了,原来是到吃饭时间了。我抓紧机会赶紧复印,开始有点紧张,有几张印倒了,我赶紧调整过来。我印了大约几十张,纸也快没了,便赶快收拾东西关机下楼了,刚出门时,看见远处食堂那边一个同事吃完饭过来了,我立即转身出了大门,要是慢点就碰上了,真是太巧了。回家后,我给各个省的政府部门邮寄了,其余按照名片地址发到了各省、市个人手里。为了不被怀疑,我都是到各大邮局分几次发出去的。

后来,资料点出问题,拿不到资料,就贴不干胶。我多数是贴到显眼的地方,如:银行取款机上(后来装上了电子眼就没再贴了)、大的宾馆、商场、学校等及漂亮的柱子上、广告上,等等。有一次大约上午九点至十点钟,我准备在大学门口左边的广告栏上贴不干胶,刚将塑料纸撕掉,正准备贴时,看到广告栏上很乱,就打算改贴到右边的广告栏上去。于是就将不干胶随手扔到了自行车筐里,因为不干胶的塑料纸已撕掉,没法再装兜里,可是当我来到右边广告栏准备贴时,却发现不干胶不见了。就这二十来米远的几步路,怎么就不见了呢?我只好沿路往回找,找了两遍也没找到。当时学校门口来往人很少,难道这么巧从车筐里掉出来就被人带走了,怎么就那么容易从车筐里掉出来呢?无奈,只好骑车往回走。当我刚骑上车没走几步,就看到一辆有公安标志的小车停在一辆小面包车后面,几个警察正趴在车旁边窥视着我。我一下就明白了,于是我带着胜利者的表情骑车走了,他们一直看着我离开。我拐到另一条街上时,发现裤兜里还有两张不干胶,就贴到了电线杆上了。我当时怎么就没想起来呢?如果当时贴上了,后果可想而知。想起来真有些后怕。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觉的奇怪,太巧了。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师父在看护着。后来在发资料过程中,这样的巧事也常常出现,大法弟子有师父看管着,真是太幸福了。

后来,大约二零零四年以后,资料就多起来了。开始我将资料发到自行车筐里,但后来一次在街上排队买东西,我有意识的往后站,趁别人不注意,就把资料放到他们车筐里。一会儿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士买完东西出来后,将我给她筐里的资料重重的甩在了地上,不一会儿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士也将资料甩到了地上,排队的人都回头看,严重的刺伤了我。打这以后,我再也不往车筐里放资料了,而是直接放各户的报箱里,往多少小区发过资料,数不清了。越难進的小区,我想这小区我必须進去,因为别人都说我象老师、象干部,我们小区有个人对我说:我看就数你最洋气了。我觉的大概这也算个优势吧。的确,我去大学放资料,总是直接進去,站岗的可能把我当老师了。我要想去的小区,还没有進不去的呢。有一次一个新入住、看上去很洋气的小区,我去了两次也没進去,说什么也不行,必须给业主通电话才行。后来一次我骑车就直接冲進去了,走了很远听到门卫在喊,我头也不回拐弯就走了,等我在里面转来转去发完资料出来时,门卫正等在那里。我慢慢推着车子往外走,心里很坦然,他们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就让我走了。

还有一次我发资料,从一个胡同進去,里面有三栋楼,最后那栋楼旁边有一个小的传达室,外边坐着两个男的在聊天,我在最前面这栋楼发完资料后顺着胡同往前走,本可以去第二栋楼,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先发难去的,我就一直去了最后那栋楼,那两人聊天也没问我,我就直接拐弯去了第三个单元,门口有个修车的,发完出来,我又進了四单元,从楼上下来往一层报箱正放资料时,修车人突然進来,问我干什么的?我一点也不慌说:发点资料,他没有再说什么就又去修车了。我看发资料他们这不管,胆更大,毫无顾忌又進了第五个单元,这次发完资料后刚出单元门,看门的正等在那儿了,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士,气势汹汹的说:干什么的?看你这个单元窜那个单元窜,我早就注意你了。我说发点资料。他说:什么资料给我看看,伸手就往我车筐的塑料袋里掏,我说发完了,他一摸是没有了,就说:是法轮功资料吗?我说不是。他说:这么大年纪,干点什么不行干这个能挣几个钱。(他以为我是发广告资料)于是我骑车走了,刚走到第二栋楼时觉的不对,心想,我不能说假话给法轮功抹黑。我立即返回去,他说怎么又回来了?我说我来向你道歉的,对不起,我刚才对你说了假话,我发的是法轮功资料,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不说假话,然后,我滔滔不绝给他讲起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他说:你快走吧,派出所就在那儿。因我身上还带着很多资料,于是我就赶紧走了,到另一小区把资料发完回家了。

还有一次我去发资料,毫无目地的在马路上走,看见旁边有一胡同就進去了,胡同口有个传达室也没问,我進到里面一看只有一栋楼,共三个单元,报箱挺多,我停车准备发时,从楼上下来一老头,问我找谁?我说,我好象走错了,从旁边能去前边那栋楼吗?他说过不去,我装着不信的样子,到房后看了看,出来后他还没走,我说还真是过不去,就推车,慢慢的开锁想让他走,可他也磨磨蹭蹭不走。我索性就修起自行车来了,然后他就走了。于是我赶紧发资料,当发完最后一份资料一回头,一个高个子五十来岁男士站在单元门口直盯着我。我说:哎呀真是走错了。他说往报箱里放资料呢,还说走错了。我出来推车就走了,他没说什么也没阻拦。事后想起来就觉的好笑。

有段时间我想,我应该去公安系统的宿舍发资料,那儿去发的人可能少,我接连发了三个宿舍后,本想不能再去了,以免引起注意。当我沿街看到一个很小的胡同时,心想这小地方可能没人去,易遗漏,于是我就進去了,一看又是公安宿舍,心想,我这回真是给公安较上劲了。進去一看,里面还不算小,院里人也不多,偶尔有一、二个人進進出出的,我就顺着单元发,发到其中一个单元时,我刚進去听到有人说话声音很大,于是我就等了等,等了会儿没人,再仔细一听好象是三、四层上说话。于是我就赶快往报箱里放,大约有六、七个。当我发完资料刚走到单元门口时,一个老头正和斜对面的人大声说完话转身進了单元门,一進一出,太巧了。

一次我去北京机场接人,将资料放到机场的资料架上,多数是夹在原来的资料里面,共放了两个地方。放完后,我就去站口取行李的地方等客人了,在我不注意回头的时候,看见出站口离资料不远处,一个青年男子两眼直盯着我,我知道我被怀疑上了。但我一点也没害怕,只是不断的对自己说,绝对不能再回头,否则会心虚的。等了好一阵,客人出来,我们就打出租车走了。(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

我每次拿到资料后,自己都是先看一遍,认为有好的文章,就让同修多做些,我常针对不同的人群发出去了。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去发资料,同修说,看你发资料的样子,真有点觉者风范。我每次去发资料前,走在路上就发正念,彻底铲除我身体周围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彻底解体发资料(或讲真相)那儿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乱神、共产邪灵及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同时请师父加持,让我把资料发到有缘人手中。

使用真相币是一个洪法的非常好的方法,真感谢想出这个办法的同修。我在面对面讲真相时问他们知不知道三退的事,绝大部份都说知道,说钱币上有,一些高层的人也这样说,说明它的影响面相当大。开始花钱时每次1—2张,而且是藏着给人,现在是大把大把的给,而且还常告诉他们回去好好看看。一次一个同修对我说,他把真相币给一个买菜的小青年,他不要。我说,你对他说:你真傻,得到真相币有福报。后来同修告诉我他这样说了,对方就要了。

后来我去一个单位洪法,才发现不少人拿到资料不看,有的直接就扔垃圾箱里,有的交到居委会。所以近一年多来,特别是神韵光碟出来后,我大部份是面对面送,大部份接受,不接受的就不给了。有的还感谢,我会反复叮嘱他们:太好了,一定要看看,或者说:都是真实的故事,与你生命息息相关的事,一定要看,要重视。他们也常很有意思的说:知道了,一定看,有的男士也很严肃的说:一定看,一定看。

在做三退方面,与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总共劝退可能还不到二百人,这事说来也很神奇:一次我回老家劝退了二十多人,回来后炼功,双盘一下就从原来的三十分钟增加到四十五分钟;奥运前夕我被非法抄家(也是自找的,因为自己自以为是的毛病长期不改),抄到资料后我高兴,心想这么好的资料今天总算让你们看到了。抓捕出来后,双盘一下又从四十五分钟增加到了一个钟头,真是太神奇了。同时这次出来后,师父还让我天目看到了一副美丽的玻璃画,中间那朵花儿由深到浅慢慢的展现出来,太漂亮了。我流泪了,情不自禁的默喊着:师父、师父,您在哪里呀。其实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

我虽然在洪法中做出了一点成绩,但跟同修们比起来,还差的很远,与师父的要求也还差的很远。洪法讲真相,时紧时松,不够精進。今后一定要更加安排好时间,抓紧时间救人,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写到这我顺便说一句,明慧上同修文章中说发正念时间长很舒服,我这样做了,真的是感觉很舒服,发正念时间一长,好象整个空间场天清体透,邪恶被清理干净了,整个身体麻酥酥非常舒服。不是说发时间一长你就象炼功一样什么也不想,而仍然是想着一个“灭”字,头脑很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