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走在正法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甘肃大法弟子,修炼转眼已是十二年了,修炼体会和大家分享如下:

一、得法

一九九七年四月,我回娘家探望双亲,母亲笑眯眯的推荐给我法轮大法,当时情面难却,听了母亲给我放的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师父的声音刚响起,我就感到无比的亲切。听了几分钟,心中就涌起了一个声音:这就是我这一辈子要找的。随后在九天里我如饥似渴的听完了师父的济南讲法,听到第三讲全身一身轻,过去身体不好的症状统统消失了,打小身体就病歪歪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没病的感觉,心中真是雀跃欣喜,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一九九八年,我在当地找到了炼功点,每天下了班,我就去炼功点学法,身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那时候,感觉每天都突飞猛進的提升,真的是日新月异、脱胎换骨啊!后来大伙看我有学历,挺积极,就推选我任辅导员。我谨记师尊说的“不是工作是修炼”,在辅导工作中出现的任何问题,我都先找自己,是自己哪颗心有问题,我们辅导点的工作就是实修,没有常人的名利,大家每天来学法,比学比修,提高的非常快,而我在辅导工作中又有了许多“偏得”。

那是一段生命中美好的时光,我在师父法光沐浴下获得了新生。

二、以法为师 一步步走出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压来,一时间新闻广播黑云压城,单位领导多次找我谈话,同事也用异样的眼神看我,家人也捏一把汗的样子。电视上对师父造谣我一眼就识破了,但心中迷惑,这么好的法怎么会说不好呢?心中恍恍惚惚的,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有一天,我想我每一次过关,都是这部大法给我指导走过来的,我还是看看书吧,我拿起《转法轮》,随意一翻,二百零八页,“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我豁然明白,现在不就是在惑乱当中吗?于是我坚定下来,每天还是在家炼功学法,在方方面面做好,证实大法好。

即使这样坚定下来,总觉的还是不对劲,那个时候在家里看《转法轮》,书上就象蒙了一层雾一样,什么也看不到了。背后的佛道神为什么不理我了呢?心中明白的一面也明白要走出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但两次走到火车站,都又回去了,心中放不下情。我和丈夫是大学同学,婚前婚后感情都很好,是别人眼中羡慕的一对。情丝缠绕跳不出来。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位外地同修来我们那里交流,一席话说的我惭愧的无地自容,我流着眼泪说,明天我就出发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当天我写了一份证实大法好的辞职信,悄悄放在单位,然后我就和这位同修一起踏上了去北京的路。路上还去了其它一些我知道的周边城市,和当地同修作了交流。我一个人到了北京,走上了天安门,证实法,被北京警察骗着交给了当地的警察。回到当地,我被关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公安又是骗又是吓,家中人又是哭又是哄,我经不住,写了不上北京的“保证书”,关了一个月后,回到了家中。回到家中,辗转反侧,不能成寐,学法中,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于是我到公安那里,给了他们一个“严正声明”,告诉他们那个保证是你们逼我写的,现在我宣布作废。然后我就觉的自己象是光明了。

那个时候,居委会在我家门前设了一个麻将桌,就是监视我,我也明白。于是我在同修的介绍下到了一个资料点,在那里每天就是印资料。大法弟子慢慢都在觉悟,都知道要讲清真相,于是我在资料点每天都要干八~九小时。工作特殊,我就和丈夫、朋友都断了往来,而且当时感觉压力特大,无形的压力有时都有要窒息我的那种感觉,而自己又不知道破除。

后来,二零零二年年初,我又想去北京,然后交代了这个资料点的工作后,我和另一同修又来到了北京,此时的北京风声鹤唳,到处是公安、特务,我带着那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情走上了天安门。天安门上此起彼伏的大法弟子的“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的呼喊声。我也在那种情势的带动下,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大法好”的横幅,我边跑边喊着“大法好!”。后来被公安推到了警车上。

当时因为去的弟子比较多,北京关押的地方爆满,于是就用大轿车给我分流到东北锦州看守所。在那里,我们绝食,他们就灌食,目地就是为了叫我们说出我们是哪里来的,再不说就吊铐。当时我心中被悲情弥漫着,怎么也出不了慈悲。尽管想着窒息邪恶,但还是没有闯出去。被遣送回当地,我被非法劳教一年。

劳教所里,那种劳动强度很大,他们还安排吸毒的犯人看管我们。我想:我怎么能被你看住呢?于是我就想尽办法窒息邪恶。师父讲过:环境是你们开创出来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啊。于是我在那个艰苦的环境中,牢记着以法为师,每天都在心里背经文,因为背过的经文也不多,所以就一遍又一遍的反复背,而且我还想,邪恶就是钻我们的漏洞,我一定要时时刻刻向内找,不要叫邪恶迫害,以防迫害中承受不了,给法带来不必要的损失。那个魔窟里度日如年,但我心中有法,在师父的呵护下走了过来。

有一天,晚上背着背着法我就睡着了,半夜里忽然醒来,十分的清醒,于是我叫醒监护去上厕所,那天晚上天上的星星格外明朗,我仰望星空,默默的说:普天下的佛道神,能使我提高的是这部法,不是谁的什么安排,如果没有这部法,谁的什么安排都是枉然。我到这里是证实大法好的,不是来承受什么考验的。如果是我的业力我坦然承受,不是,你们谁安排的都不算。那一刻的正念真的力可劈山,后来一年快到了,我就由家人接出来了。

修炼真的是严肃的。出来后,丈夫在外面有了外遇,当时真的还是情很重,就包括证实法,我的争斗心、喜好心都在起作用,遇到这个大难就更别说了,我彻底沦为了一个常人和丈夫理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个时候每天也在看书,可是一时清醒,一时糊涂的,走的是跌跌撞撞的,最后没有能挽回局面,我和丈夫离了婚。

那颗在监狱中就受到摧残的心在婚姻的打击下,就更显的力不从心了,可没有生活来源了,必须要自己找工作了。二零零三年经亲戚介绍,找了一份工作,一天要工作十个小时,还没有休息日,工资也很低。我心中疑惑: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为什么却要这样穷困潦倒的生活呢?于是我坐下来,盘上腿,发出坚如磐石的一念,我一定要让宇宙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理在我身上展现出来。发出这一念的第二天,家人就介绍给我一个应聘的机会,后来在这个工作岗位上我用自己的成绩证实了大法好,但也滋生出了许多的干事心、争斗心、名利心而自己并不察觉。

二零零八年三月,邪党借开奥运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我从公安局里跑了出来,慌张中还跌了一跤,跌断了一根肋骨。之后,听过我讲真相的朋友收留了我,我在她那里安心养好了伤。又有另外一位“七•二零”之后得法的朋友给我在异地安排了工作,于是我就在异地工作,证实大法,讲清真相。

而且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对以前的修炼状态做了彻底的反思,将情、事业心、证实自我的心都一一修去,目前状态很好,每天我都出去讲真相,而且这段时间又和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一样,没有谁那样挡着你不让你看到法理,每每捧起书,都是不停的展现着正法的内涵,我又有那种法中脱胎换骨、日新月异的感觉。在证实法中我又重获新生。

三、走在正法路上

应该说我在正法路上是掉队了的,二零零三年从狱中出来后,虽说没有“转化”,但有了怕心,对师父正法的涵义也理解的不透彻,当时就觉的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是要证实大法好,于是在工作单位我全力以赴干好工作,那个时候工作特忙,家里人也总是找我倾诉家中的是是非非,总是感觉安排完这些事,我就没有什么时间静心学法,炼功也不能每天都能保证。其实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邪恶把我的时间都被常人事占据,叫我身心疲惫。而且那个时候我还特迷信我的一位领导,认为他挺正,有事爱找他商量。尽管那段时间,我还在干着发资料讲真相的事,但总感觉是在做事。

二零零八年年初被迫害后,我猛然醒悟,自己的名利情,事业心都在证实法下掩盖着,而这些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把我救度众生、发正念的时间都给占了。我们的使命是救度众生,不是在人间当劳模,怎么能对那些事情看的那么重呢,我们是主角,那么看重常人干什么?是师父慈悲我,在我二零零八年离开家乡后,师父安排一位同修在我身边帮我纠正了这些问题,让我逐渐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不断的看淡名利情,不断的看淡常人的事,我现在越来越感受到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顶天独尊的伟大的生命。

为了讲真相有材料,每一期《明慧周报》我都看,尤其是《解体党文化》、《侃侃而谈》我觉的对讲真相很有帮助。有了素材,讲起真相来左右逢源的,常人还很喜欢听。

一般拉上家常后,就以第三者的角度来讲真相,告诉别人我刚从香港回来,所见所闻,和人说我加拿大同学是咋样生活的,通过对比,讲邪党的邪性。然后再讲三退,有犹豫的,我就说,“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为什么,谁不想平安,可是和天斗天能保你不,和地斗,地能保你不?其实我们总以为别的国家的人笨,其实你想啊,产生马克思恩格斯的德国人家咋不实行共产主义,俄国实行那么多年彻底抛弃,这些年经济快速腾飞,不是人家傻啊;国内宣传国外哪哪都不好,我们国家如何好,可咋没见一个外国人争先恐后偷渡到中国来,只听说有人偷渡到国外去,我们的宣传啊,假的!现在国外最大的华人网站大纪元登的一千六百万人退出,这都是聪明人啊,快退吧,我都退了。”

有些人说出些受党文化影响的想法,我就顺着他的执著往下说,说“以前我也是你这样的认识,可是出国一趟我就变了。”“法轮功可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的啊,那可好呢,真善忍好啊;那中共在国外是被抛弃的啊!”

有时没有机会讲,我就要了对方的手机号或其他联系方式,通过明慧网给海外同修发过去,由海外同修再给他们讲。

平时我身上总带着真相资料,走哪就在合适的地方留下,遇见有缘人就给他们。破网软件我用220MB的小光碟刻录好,并且附上说明文章也刻录在上面,有机会就推荐给常人,一般就是以第三方身份讲真相,人们都会说,你咋懂那么多啊,我就说,兼听则明啊,接着就推荐破网软件给他们。

十月一日,我去一个小区发真相光碟,挺大的上坡我的自行车骑的一点不累还飞快,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呢,谢谢师尊!在今后的救度众生的大道上,弟子一定会清醒理智智慧用正念做好师尊叮嘱的三件事,用正念走好最后的路。邪恶一定会被除尽,正法必成!

再次向伟大的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